文学迷 > 龙8国际 > 太古神王 > 第二百七十四章 帝氏传人?
    神纹试炼之地事了之后,望州城的诸势力又恢复了以往的平静,那些非霸主级的势力又一次沦为了嫁衣,不仅如此,此次神纹试炼的危险程度越了以往的任何一次,在试炼之地当中,陨落了诸多强者,甚至,包括了霸主级势力的许多人。

    据那些生还的人所言,他们,还是在神纹试炼之地崩灭之后,才能够活着走出来,否则恐怕会一直被困死在试炼之地当中。

    丹王殿,无疑成为了诸人眼中的胜利者。

    因为,唯独丹王殿之天骄人物斩尘,他夺取了传闻中的天尊传承,被无数人所讨论着。

    斩尘,本已是天命榜上排名十一的强者,只差一位,便能够冲入前十之席位,此次获得传承之后,丹王殿对他更加的重视,许多人都在猜测,斩尘何时,准备冲击天命榜前十的位置,对于斩尘而言,排名一位之差,恐怕都是极为重要。

    前十,和十一,意义,截然不同。

    丹王殿中,斩尘却并未有兴奋之意,甚至,他此刻脸上的神情似显得有些悲伤。

    “斩尘,既已注定,莫要在伤感了,一切,皆会随风而去。”只见此刻,斩尘的师尊对着斩尘劝慰道。

    “然而,清月之死,是我无能,没能保护她。”斩尘伤感道,随即,他的眼眸之中,有着一道冰冷的剑道寒芒爆射而出,寒意凌冽:“清月之死,有一半责任,是那神纹大师,若非他,清月,绝不会死于阵道之中,此人,我必亲手诛之,血债血偿。”

    斩尘眼中的杀意丝毫不作假,那是他对秦问天的杀念,非常强烈的杀念,他本就要秦问天死。

    且不说秦问天目睹了他的秘密,就凭他曾在试炼之地的大殿之中给予他重创,将他轰出了大殿,最后,将传承古书弃之,赠予他们,秦问天,就该死。

    弃,秦问天放弃之物,他却丢了半条命,才抢夺到手,最终安然离去,回到了丹王殿。

    秦问天,焉能不死。

    “恩,你既有心,清月之仇,你亲自报,诛杀此子。”他的师尊平静说道,斩尘身为丹王殿天骄,报仇之事,自然无需他多心,斩尘,应当做好,也一定能做到。

    “师尊、师伯,我还有事,就先告辞了。”此刻,旁边的一位绝色女子淡淡的说了声,顿时斩尘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

    莫倾城,她在师叔洛河的培养下,一日千里,无论是修行还是炼丹之术,而且,师叔对莫倾城,丝毫不会吝啬那些珍贵的灵丹妙药让她服用,只要,有利于她的修行。

    “好,你先去吧,让斩尘送送你。”洛河轻轻的点头。

    “不用了,斩尘师兄还要修行,就不用耽误时间了。”莫倾城的声音依旧是那么的冷淡,拒人于千里之外,说罢,她对着洛河微微欠身,便独自离开了这边。

    跟在莫倾城身边的白菲深深的看了斩尘一眼,那美眸中,似乎暗藏着一缕情愫。

    斩尘,丹王殿天罡境以下最优秀的青年,他永远是那般的温文尔雅,平易近人。

    然而,白菲却知道,她和斩尘不可能,在她的眼中,斩尘师兄是那么的高高在上,高不可攀。

    昔日有清月,如今,又有莫倾城。

    白菲心中叹息了一声,脚步朝着莫倾城追去,不多时她便追了上去,看着那清冷绝美的背影,白菲美眸闪烁着,嘴唇动了动,想说什么,却终究什么都没有说。

    她知道,斩尘所说的神纹师,是秦问天。

    斩尘,他要诛杀秦问天。

    她如若告诉莫倾城,秦问天来到了望州城,还踏入了试炼之地,不知道她会有什么反应,然而,她选择了沉默。

    斩尘师兄如若杀死了秦问天,那么,他和莫倾城之间,将再没有一丝可能了吧?

    …………

    白鹿书院,阁楼之上,白鹿怡看着前方的池水,心中却微有一缕缕的担心。

    已经一个月时间过去了,秦问天,他还没有回来。

    她担心,秦问天遇到危险。

    “又在想那家伙呢。”就在这时候,一道低笑声从身后传来,白鹿怡目光缓缓转过,白了他的哥哥一眼,道:“说什么呢?”

    “还不承认,这些天,可是都没有去过白鹿洞了,而且,也未曾修行。”白鹿景看着自己的妹妹,笑道:“你哥哥消失个一年半载,恐怕你都不会这么担心吧。”

    “你实力这么厉害,能有什么事。”白鹿怡笑着道:“他的修为境界毕竟不高,虽说放弃了一卷传承古书,然而,如若真遇到了那些家伙,恐怕是绝不会放过他的。”

    “你对他就这么不自信?”白鹿景笑着道:“关心则乱。”

    “也对,那家伙手段那么多,想要杀死他,即便是那些人,恐怕也没那么容易。”白鹿怡露出一抹轻松的笑意,和秦问天相处的时间虽不长,而且他只有元府三重的境界,但是,那家伙总是有着特殊的感染力,让人感觉他的非凡,想要对付他,绝没有那么简单呢。

    斩尘、杨凡、赵烈等人,都是天骄人物,然而在争夺传承的时候,谁人不是被他轰出了大殿。

    “不过现在,我们白鹿书院有些麻烦了,来了个讨厌的家伙。”白鹿景颇为郁闷的说道,使得白鹿怡一愣,问道:“书院怎么了?”

    “你应该还记得长辈们说的,白鹿书院是从何处而来吧。”白鹿景道,顿时白鹿怡只感觉心头微颤了下。

    她当然知道,在试炼之地的时候,她还在和秦问天讨论过此事。

    秦问天,他手持苍王令,乃是苍王后人。

    “当然。”白鹿怡道。

    “苍王帝氏一脉,有后人来了,扬言,要接掌白鹿书院。”白鹿景开口说道,使得白鹿景的美眸陡然间一凝。

    苍王帝氏一脉,来人了?

    而且,要接掌白鹿书院?

    这怎么可能,那秦问天呢?

    秦问天,他可是拥有苍王令。

    而且,除了持有苍王令之人,还有谁人能够知道苍王‘隐’之一脉?

    白鹿怡突然感觉到,此事,绝没有那么简单。

    “何时来的?”白鹿怡问道。

    “就今日,而且,似乎他对我白鹿书院的情况打听得颇为清楚,连你都知道。”白鹿景脸上带着一丝无奈的笑容。

    对于苍王一脉,几千年的淡化,如同秦问天所猜测的那样,虽然他们依旧遵循着祖训,但就感情上而言,已经极淡了,尤其是这些年轻人谁没有性格,对所谓的苍王一脉根本没有太多的感觉。

    “知道我?”白鹿怡有些错愕。

    “那家伙嚣张的很,一来便说要让我白鹿书院从此听他的号令,他将会完全接掌白鹿书院,为了补偿白鹿书院,他会娶你为妻。”白鹿景自己说着都无语的笑了,本就对所谓苍王一脉身份无感的他,又见到这么荒谬的人,哪里能有什么好感,只感觉有些可笑。

    “我们去看看。”白鹿怡开口道,跟着白鹿景一起离开了这边,来到了白鹿书院的一处院落中,在这里,有不少人在,而为之人,竟然不是白鹿书院的长辈,而是一颇为年轻的青年,这青年身上披着金色的长袍,显得有几分华贵之意,他的脸上,带着淡淡的傲气。

    在青年的身后,还有一位老者,安静的站在那,仿佛不存在般,然而正因为此,反而显得此人非凡。

    看到白鹿怡走来,青年的目光打量着她,天使的面孔、魔鬼般火辣的身材,给人强烈的冲动,青年的眼睛陡然间亮了起来,笑道:“想必这便是小怡吧?”

    “小怡?”白鹿怡一阵愕然,看着青年有些无语。

    即便是秦问天和她的关系,都未这么称呼她。

    这青年和她第一次见面,却称她小怡。

    “阁下何人?”白鹿怡开口问道。

    “帝承,帝氏传承,苍王一3嫡系,帝氏后人。”青年的声音透着些许的骄傲之意。

    白鹿怡看着他问道:“可有苍王令在手?”

    此地庄园位居白鹿书院绝对中心区域,守护森严,唯有核心人物能够踏足,白鹿怡说话因此毫无顾忌,无需担心话语泄露出去,否则诸人也不会在这里。

    “苍王令暂时不在手中。”帝承回应道,倒是没有想到白鹿怡会如此直接询问苍王令。

    “既无苍王令,何谈帝氏传承。”白鹿怡冷冰冰的说道:“苍王令,才是苍王传承之人的象征。”

    白鹿怡见对方无法拿出苍王令,倒也松了口气,虽说她完全相信秦问天,但毕竟苍王一脉这秘密极少人知道,她还真有一丝的害怕,害怕青年能够拿出苍王令来,那就意味着秦问天可能骗了她。

    但是,帝承拿不出,这意味着,这传承人的身份,值得怀疑。

    “呵呵。”帝承笑了笑道:“苍王一脉传承至今,经历太多风雨,苍王令暂时在外还未找到,然则苍王一脉却不能继续沉寂了,我以帝氏后人的身份来此,便是希望白鹿书院遵从祖训,辅佐我,重振苍王一脉。”

    “你说你是,便是?”白鹿怡不客气的道:“苍王‘隐’之一脉隐匿多年,非持苍王令之人不能知晓,你如何知道白鹿书院的?”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