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太古神王 > 第二百七十章 你可知,自己是谁
    金甲男子杀意强烈,一股可怕的锋利之气从他身上弥漫,只见他漫步而出,金色长枪再度暴击而出,可怕的金色闪电杀向秦问天,威力不知有多强。

    秦问天脚步连续踏出,神纹之光闪耀,一头青龙扶摇而上,朝着金色闪电而去,轰隆一声巨响,神纹爆裂。

    “我等九人,守护传承,实力皆为元府之极,大殿阵法,若传承争夺者武道杰出,且又有神纹辅佐,可击败我等,夺取传承,然则,你只有神纹造诣,却无武道实力,焉能不死。”

    金甲男子字字锐利,脚步一踏,每一步走出,都有一股锐气降临秦问天身上,秦问天只感觉身体都要被刺穿来。

    秦问天神色往后退去,却见此刻,呼啸风声滚滚而来,刹那间,好几道身影冲入大殿之中。

    赫然正是斩尘、杨凡、赵烈、欧峰等人,他们联手攻击,以最强力量破开了神纹之壁,随后立即奔赴大殿,见到秦问天几人并未得到传承,便心头微松了口气,看来,秦问天他们似乎并不好过呢。

    朱煞的双手依旧有着血迹,他扫向秦问天之时杀意极为凌厉。

    如今,已至此地,传承近在眼前,再无需秦问天。

    此子,可杀之。

    “秦大师,如今,你想如何死法?”朱煞冰冷说道。

    秦问天神色冷漠的盯着他,开口道:“莫非你们不想走出这片试炼之地?”

    朱煞神色一变,却见一位金甲男子开口说道:“你们既来,皆有资格争夺传承,击败我等,便能得天尊之物,之后,整个试炼之地将会崩灭,你们可轻易出去。”

    听到那金甲男子之言,朱煞眼中杀气更强,对着秦问天冷笑连连。

    然则斩尘、杨凡等人的目光,却是死死的盯着前方雕像手中的古书,甚至,没有心思杀秦问天了。

    天尊传承,若能得到,对他们而言无异于如虎添翼,从此之后,他们将成为家族门派的唯一天骄。

    诸主级势力,无论是宗门还是家族,一代代天才无数,他们如今正值元府巅峰,畏惧天命榜前列,乃是天骄人物,然而,在他们之前,也有人曾经是家族宗门天骄人物,如今跨入天罡之境,地位并不比他们差。

    甚至,在他们之后,依旧还会有天骄涌现。

    诸天骄,皆为家族宗门领袖候选人,他们唯有在这残酷的竞争中将其他人皆都比下去,方能脱颖而出,成为唯一,未来领袖。

    如今,天尊传承,无疑,将是巨大契机。

    只见斩尘手掌之中,出现一柄锋利无比的利剑,光芒闪耀,这乃是一柄三阶顶级神兵利器。

    杨凡手中,出现一双手臂铠甲,将双掌一起覆盖,同样是三阶顶级神兵。

    诸天骄身上,皆无四阶神兵,并非宗门没有。

    只是,他们是天骄人物,宗门以及家族未来的领袖候选人,宗门家族对他们的要求,将是最为严格的,不会让他们依赖强大的神兵,即便有,也是保命或者逃命用的,而非攻击性神兵利器。

    这样,或许他们在外历练会遇到危险,但唯有如此,才能压迫他们的潜力,逼出他们的未来,即便真的不敌,还是有保命手段的。

    只因为,他们是天骄。

    若有一天,他们在竞争中胜过其它宗门天骄,那么,家族或宗门将不再限制他们。

    金甲战士手中的长枪出清脆的声响,皆都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传承古书就在他们身后,有能力,就去拿。

    斩尘的身影瞬间朝着一金甲战士冲击而去,手中的剑豁然间斩出,刹那间,虚空出现璀璨剑雨,这剑雨竟在空中凝聚,化作无坚不摧的利剑,直刺金甲战士的脑袋。

    金甲战士神色中蕴藏锋芒,手中长枪连续颤动,刹那间,漫天金光浮现,只见他手掌连续颤抖,金光化作一片金色天幕,笼罩一切。

    枪出,破剑雨。

    杨凡等人同时杀伐而出,只见他的摘星掌法威力无穷,好似能够摘下天上的星辰月亮,再加上手中的恐怖神兵,手掌之中弥漫着恐怖毁灭之力,直接和金甲战士的长枪碰撞,出清脆声响。

    秦问天此刻却不好过,那金甲战士仿佛认定了他般,必要将他诛杀掉来,朱煞见杨凡已去抢夺古书,他的冷芒却扫向了秦问天,此子,当诛。

    朱煞手掌涌现强烈的星光,好似被星辰洗练了般,他的身体陡然间冲击而出,手掌轰出,刹那间,一道璀璨星辰掌印朝着秦问天暴击而出,秦问天神色铁青,前方还有一金甲战士对他进行攻击。

    “秦问天。”白鹿怡在大殿之旁面色苍白,脚步往前,却见朱煞抬手便轰出一掌,白鹿怡闷哼一声,鲜血吐出,直接摔出了大殿之外。

    以她的实力,甚至根本无法参与到这次的危机试炼当中。

    秦问天调集神纹之力,抵挡朱煞的摘星掌印,然而恐怖掌印依旧渗透而入,震得他气血翻滚,而在同时,金甲战士手中的长枪闪电般刺杀而来,秦问天瞳孔睁大。

    这一枪快到极致,威力无穷,他根本不可能挡住。

    “不……”白鹿怡看到这一幕面色苍白如纸,白鹿景也被一金甲战士拖住,根本没有办法支援秦问天。

    “噗嗤!”一道轻响声传出,长枪破体,刺入秦问天身上,直接将他身体刺穿,然而却刹那间拔出,可见其锋利程度,秦问天的身体却被震到大殿墙壁之上,轰隆一声巨响,只感觉脑袋一晕,心如死灰。

    “该死。”朱煞冷哼一声,再度朝着秦问天轰了一掌,白鹿怡身体冲来,挡了一击,轰隆一声巨响,她的身体狠狠的撞击在秦问天身上,大口的喷出鲜血。

    “小怡。”

    白鹿景面色苍白,怒吼一声,然而前方金甲战士的实力太过可怕,拖住他根本不容他分心,一柄金色长枪险些刺入他的心脏。

    九尊金甲战士,皆为元府之极。

    要得传承,何其之难。

    “哼。”朱煞看到这一幕冷笑了下,再往前走去,想要让白鹿怡和秦问天死透死绝,然而他的脚步豁然间僵在那里,只见旁边的金甲战士冰冷的寒芒射在他的身上,使得朱煞打了个冷颤。

    这些守护传承的金甲战士,可不仅是要杀秦问天一人,都想杀,留下最后有资格得到传承的人,没有资格的话,就全部死。

    金甲战士朝着朱煞动了攻击,朱煞只能应付,也来不及去看秦问天如何。

    只见白鹿怡面色苍白如纸,走到秦问天身边,看着那不断流出的血迹,白鹿怡将自己的衣衫撕了一角,随即捂在秦问天的伤口。

    “秦问天,你醒醒。”白鹿怡拍了拍秦问天的脸道:“你不能睡过去。”

    秦问天此刻意识模糊,被朱煞猛击,又受金甲战士毁灭一枪,体内生机仿佛都要被摧残毁灭,他的伤势之严重可想而知,只感觉昏昏沉沉,想要永远睡去。

    模糊的意识中,他却隐隐感觉到了有人在呼唤他。

    耳边的声音越来越小,这一刻,他仿佛陷入了绝对的安静之中。

    “要死了吗?我不甘心啊!”

    秦问天的心很痛,他还有太多的事情未了,他怎么能够死。

    但是,此刻的他,真的好像睡去,他很痛苦,很想不去想那一切。

    秦问天的体内,烛火依旧燃烧着,一缕缕金黄色的丝线缠绕在烛火周围。

    这烛火,像是心火,他的心识,仿佛就在烛火之中。

    这烛火,似乎想要暗淡,外界的呼唤,似乎越来越微弱,那些身影,越来越模糊。

    真的,要死了么!

    残酷的武道之路,充满危机,他一路艰险来到这里,却被金甲战士指责不配接受传承,没有资格,他很不甘心。

    为何,没有资格,只因为,他境界低微?

    烛火,依旧燃烧着,血脉的力量围绕着烛火,那恐怖的气息仿佛都要渐渐衰弱。

    然而此刻,火光中,秦问天仿佛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那身影越走越近,渐渐变得清晰了起来。

    “黑伯。”

    秦问天的心,仿佛还会颤抖。

    “问天。”仿佛,有一道声音,在心间响起。

    “你,不能死。”

    又有声音,在心间回荡。

    “我,不能死。”秦问天的心中涌现强烈的执念,他怎么能死?

    黑伯去了哪里,倾城在丹王殿可还好,帝义还在九玄宫,苍王一脉未曾崛起,他,怎能死。

    烛火,仿佛亮了起来,那金黄色的丝线,渐渐融入到烛火之中,越来越亮,刹那间,秦问天的心,仿佛也被点亮来。

    “吼!”另外一股血脉咆哮了起来,充斥着无尽的可怕之意,这股血脉力量仿佛来自太古,出了愤怒的吼声。

    更让秦问天震撼的是,体内,那汇聚而生的血脉,仿佛化作了一头太古的巨兽,俯瞰天地。

    烛火之中,好似有秦问天的影子,他抬头,看着这太古的身影,只感觉深受震撼。

    他体内的血脉,为何如此强大?

    而且,这太古的血脉,依旧畏惧那诞生的烛火。

    “你,可知,自己是谁?”

    心中,想起了一道声音,他秦问天,拥有这等血脉,他,是谁?

    金甲男子说,他,不配传承?

    那么,他更要看看,这天尊传承,有何资格称,他,不配传承。

    烛火,更亮,咆哮的血脉,更强,他的伤势,在愈合。

    心火不灭,人恒生!

    缠绕于烛火旁的金色丝线,遽然间化作了一道闪电,直冲秦问天的眉心,刹那间,秦问天眉心仿佛在动,在那里,好似有第三只眼睛,要睁开!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