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太古神王 > 第八十八章 少年铁血
    皇城的积雪越积越厚,秦问天站在阁楼望向外面,心中想着,这场雪,也不知何时能停。

    阁楼下面,有一道身影踏雪而来,仰着头,对着秦问天道:“问天,你要的消息,我帮你打探到了。”

    秦问天听到此话身体一跃,从阁楼跳跃而下,落在雪地之上。

    “杨叔,我父亲如何?”秦问天他正是让神兵阁帮忙打探秦川的消息。

    “几个月前宴会的消息传了出去,不少人对皇室的做法都颇有微词,秦府毕竟为忠臣之后,于是,楚天骄想要让秦川认罪。”杨沉对着秦问天说道:“你父亲自然不愿,于是皇室决定,两天后,将押解秦川游行皇城。”

    “我父一身铁血,断然不甘受此之辱。”秦问天神色遽然间锋利起来。

    “我也这么想,这对你父而言,太残酷,而且,秦瑶恐怕也坐不住,也许他们是想利用你父亲将秦瑶引出帝星学院,继而又以秦瑶威胁你父亲认罪,一石二鸟。”杨沉低声说道。

    秦问天深吸口气,楚天骄此人,行事太狠。

    他父亲秦川何等人物,恐怕宁死不愿受此等羞辱。

    “我知道了。”秦问天目光眺望空中飘着的雪花,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问天,这是神纹戒,可以储物,虽是最简单的神纹戒,但也能装不少东西,你收起来。”杨沉将一枚石戒递给秦问天道。

    秦问天将之接过,星辰之力注入其中,心中一惊,他竟能够感受到石戒中有内空间。

    “这东西,很珍贵吧。”秦问天对着杨沉道。

    “我神兵阁,只有一人能够炼制神纹戒,只因这种空间神纹本就珍贵,而且极难刻画。”杨沉含笑说道,虽没有正面回答,但秦问天焉能不明白其价值。

    “杨叔,我收下了。”秦问天对着杨沉一笑。

    “好好努力,十七岁便能刻制三阶神纹的奇才,我这辈子,第一次听说。”杨沉拍了拍秦问天的肩膀,含笑说道,随即离开了这边。

    秦问天心中清楚,神兵阁非常看好他,一名厉害的炼器师,可以拥有无尽财富。

    假若楚国诞生一位四阶炼器师,那将会引起一股可怕的轰动,诸多元府境的强者,都会有求而来。

    秦问天,无疑拥有这种潜力,若是有朝一日他能刻出四阶的神纹来,神兵阁,就能让炼器师辅助他炼制出四阶神兵。

    抬起脚步,秦问天朝着炼器殿的方向走去,准备为自己炼制神兵。

    …………

    皇城地面积雪已有半尺之厚,一座座巍峨建筑被白雪覆盖,整座城池仿佛笼罩在一片纯净的白色当中。

    空气之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寒意。

    然而即便如此,皇城宣武台之地,人群涌动,有着不少人冒着风雪来到了这里。

    听说,今天叶家率领的军卫,将从这里开始,押解秦川,游行皇城,以昭罪行。

    天雍城秦府秦川,秦武将军之后,他会在宣武台上认罪么?

    远处,有一行骑士渐行渐近,几百军士,押解着铁之囚牢,囚牢之中,有一人长凌乱,如同乞丐般。

    “秦府秦川。”诸人心中暗叹一声。

    那群军士将秦川押解到宣武台上,随即只见一人踏马来到秦川面前。

    “秦川,秦府都已起兵造反,你何不自招罪行,承认秦府早有预谋,并交代暗中所布棋子,也少受些苦。”只见那人对着秦川说道。

    秦川抬起头来,看着对方,眸中闪过一道蔑视之意。

    “白青松,你也有资格问我的话,滚。”秦川声音依旧中气十足,目光锐利,直视白青松。

    “你放肆。”旁边,一道清脆声响传来,赫然乃是白秋雪,只见她骑坐在战马之上,俯瞰秦川,目光冰凉。

    “白秋雪,你和你父亲,也只配做叶家的走狗,什么天赋异禀,第二星魂都迟迟无法凝聚,是否没有我儿问天的帮助,你根本凝聚不了三重天上的星魂,只能继续增强感应力。”秦川看着白秋雪讽刺一声:“当初我瞎了眼,怎么会答应那门亲事,你与问天相比,就好比乌鸦比鸾凤。”

    “放肆。”白秋雪面色难看至极,仿佛被说到痛处,她的确还没有凝聚第二星魂,不是不能,只是无法随心所欲选择三重天上的星魂,所以想要继续修炼,增强星辰感应力,没想到这事,黑堡中的秦川竟然知道。

    “今日押解,乃是叶、燕两家负责,你白家,也只能当马前卒,干些跑腿的事情了。”秦川虽身处险境,却似乎依旧坦然,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

    “闭嘴,秦问天,恐怕都已经是个死人了。”燕宇寒踏马而来,手指秦川,似有剑意吞吐。

    “既然他不肯认罪,押走,启程。”燕宇寒冷喝一声,顿时这行军士列好阵型,准备押解秦川游行皇城。

    两旁的路人看到这行押解军士前面的几人,竟都是青年子弟,包括燕家的燕宇寒、叶家叶展等人都在其中,这些大家族,已经在渐渐让他们年轻一代在外走动了,将来,这些青年,才会是家族的支柱。

    人群之中,只见一披着白袍,戴着斗笠的女子双拳紧握,赫然乃是秦瑶。

    不过在秦瑶身边,若欢轻轻的拉着她的手。

    “若欢姐。”秦瑶咬着牙喊道,内心挣扎。

    “你父亲,绝不会愿意再看到上次的局面。”若欢轻声说道。

    “但是,我父亲铁血男儿,怎堪这等侮辱。”秦瑶声音微有些颤抖,若欢也是叹息一声,道:“再看看吧,我听老师说,问天他还活着,但是不知道为何却没有回学院,我怕他今天会来。”

    她们谈话的同时,马蹄和车轮辗过地面的积雪,出现一道道痕迹。

    押解秦川的队伍,启程。

    然而走了几步,只见前方的人挥了挥手,顿时马车队伍又停了下来。

    人群目光朝着前方望去,雪地上,一身穿兽皮大衣、头戴斗笠的瘦削身影,不知何时站在了那里,悄无声息,给人的感觉仿佛他一直都在。

    燕宇寒目光遽然间如剑般锐利,直刺那身影,冰冷吐出一道声音:“秦问天!”

    他的话音落下,人群心头一惊,帝星学院,秦问天?

    秦瑶和若欢的目光朝着那边望去,美眸都凝了下,真的是问天。

    “这家伙,果然来了。”若欢叹了一声,还真是个少年,就知道冲动。

    然而这种冲动,却也让人感到温馨。

    秦问天将斗笠取下,扔在了雪地之上,他的目光没有看燕宇寒,没有看叶展和柳妍、没有看白青松和白秋雪,只是看向囚车方向。

    “傻孩子。”

    秦川见到秦问天的身影立于雪中,瘦削的身影却是那般的挺拔,这铁血男儿眼眶微有些湿润。

    好男儿并非无泪,只是未到情动时。

    这已经是秦问天第二次犯傻了,秦川的目光看向天空,望着那洒落的雪花,心中感叹这老天,既然给了他一个如此少年为子,却为何又要安排这种命运。

    “问天,既然活着,何苦再来。”秦川叹息一声。

    少年的眼眸中露出一抹微笑:“为人子,焉能不来。”

    “我已入险境,你既改变不了,何必还这么傻。”秦川叹息。

    “今生男儿一场,但求俯仰天地、无愧于心,既然孩儿已经知道,就不能不来。”秦问天依旧笑着,道:“至少,我在,不容许他人羞辱我父亲。”

    风雪中,少年的身影是那般的挺拔,他的话,铿锵有力,使得周围的人群都微有些动容。

    青春年少,胸有热血。

    “问天,说的好。”一道清脆的声音传出,秦瑶也将斗笠扔下,从人群中走了出来,和秦问天并肩而立。

    “姐,怎么这么傻。”秦问天看着秦瑶,手掌轻抚着她的脸颊。

    “你自己不也是么。”秦瑶回应道,随即两人的目光,都望向了那群骑兵。

    只见好几道骑兵踏马而出,手持长枪,神色锐利,隐有杀意闪烁。

    “拿下。”燕宇寒喝了一声,顿时这些骑兵化作一道飓风,朝着秦问天和秦瑶的方向奔驰。

    雪花飞溅,在空中飞舞,那些骑士身上的气息爆而出,竟都有轮脉境修为,可见这支押解军队乃是精锐。

    “姐,我来。”秦问天将秦瑶拉到他的身后,他自己的身影依旧挺拔的站在那,看着战马奔腾而来。

    少年的眼眸,这一刻比利剑还要锋利!

    ps:求推荐票,我就是这么执着,哼哼。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