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其它小说 > 血妖姬 > 第1802章 萧声
    两女沿着官道往前走去,这次食物不成问题,方向不成问题,虽然公孙绿竹还需要拉着琴瑟色以防她路痴犯了乱跑,但除了这个并没有别的问题,倒是比先前轻松了不少。

    两女沿着官道一直走,两旁路边不论树木花草都愈来愈稀疏低矮,直到最后树木完全消失,路两旁只剩低矮灌木丛和有着星星点点野花的草地,稍远处,也终于出现了不一样的风景;

    “有人~!”公孙绿竹惊喜叫道,琴瑟色却是神色微顿,眯眼仔细看了看前方;

    前方稍远处,一大片被清理过,铺着木板的土地上,一座简陋的凉棚立在上面,凉棚内有七八张桌子,而在凉棚外面则是一口大锅,锅里热气腾腾的,远远的也看不出来是什么;

    而让公孙绿竹惊喜,让琴瑟色神色凝重的,却是那正守在大锅旁,一边注意着锅里,一边远远看着她们,穿着一身灰衣的老头;

    距离还有些远,并不能看清老头的容貌,不过那头花白头发倒是相当显眼;而即便并不能看清,老头那存在感相当强烈的眼神还是让琴瑟色警惕了起来。

    “注意一些,不要多言。”琴瑟色严肃道,公孙绿竹闻言懵了一下,一脸莫名的看向她;

    “什么啊?怎么了?”

    “你对陌生人一直这么心大么?”琴瑟色无语看她,公孙绿竹一噎,然后眨巴着眼睛看向路旁;

    “没有啊,我只是觉得,他没必要害我们啊……”公孙绿竹略带心虚的说道,琴瑟色无奈摇摇头;

    “若他没有什么心思,为何这般远就一直盯着我们?”

    “他看着来生意了?”公孙绿竹立即接口道;

    “你当里面坐着的那些人都是死的吗?”琴瑟色横了她一眼,然后摇了摇头;

    “算了,跟你掰扯不清;好了,不要在说这些了,你也别说话,我说就行,若是情况不对,我一暗示你我们就快跑~!”

    公孙绿竹虽然还有一些疑问,但是看到琴瑟色脸色不善,顿时就把疑问憋回了肚子里,然后看着琴瑟色大步往前走,立即自觉的追上去牵住她;

    两女一起往稍远处的凉棚走去,琴瑟色一直盯着那个老头,而老头见她们走过来,反倒收回了目光,倒是让琴瑟色不由诧异;

    公孙绿竹见状立即就想说那老头明显不是琴瑟色说的那种人,但是扭头一看琴瑟色严肃的神色,只立即闭紧了嘴;

    不说话就不说话··

    而随着走近凉棚,首先吸引了两女的就是一股浓郁的肉香,让她们下意识就看向凉棚前那口不停升腾着热气的大锅,并且本能的靠近过去探头看去;

    大锅里是将近七成满,颜色有些奇怪的粉红色肉汤,汤汁翻滚,却只有少量的白色肉块翻滚着,看上去格外的别扭;

    “您老,喝汤吗;上好的香肉炖的,尝尝?”而在两女好奇打量大锅内的时候,那之前退到一旁的灰衣老头却是凑了过来,殷勤说道;

    “··香肉,是什么肉啊?”而琴瑟色一瞪眼阻止了听闻可以尝尝,立即眼眸晶亮就准备张口应下的公孙绿竹,然后紧盯着老头开口问道;

    “香肉,自然就是香肉了,还会是什么?这位··,你尝尝不就知道了,这味儿可真是喝一次就能让你一生难忘~!”老头极力把香肉汤推荐给琴瑟色,不过琴瑟色却是神色愈冷;

    “一生难忘?倒也是,不过我挺好奇,你这香肉汤这么好,不知售价几何?”琴瑟色问道,说话时她一直盯着老头,只到看到在她问出售价几何后,老头瞬间扭曲了的脸,顿时笃定;

    “我看你二位也不像付的出钱的;就当我送你们的吧~!”老头大方说道,公孙绿竹听得眼睛都快成爱心形了,琴瑟色却是没吭声,只扭头看了一眼凉棚内的客人;

    凉棚内满目都是坐满桌的客人,却独独在中央留出一张空桌没人去坐;而最让琴瑟色在意的是,那些坐满了的客人都是男人,虽然他们都想在聊天喝汤,但实际上他们都在关注着她们,不,准确的说,他们的注意力都在公孙绿竹的身上~!

    “有这么好的事儿?”琴瑟色收回目光,看向老头,和他头顶的红名,微微咧嘴幽幽说道;

    “··哪有这么好的事儿,这不是看你们长途跋涉,弄的这般狼狈,不是心疼你们么~!”老头被琴瑟色的笑容惊到,再无法和她对视,目光刷的移到了公孙绿竹脸上,声音都和软了许多的说道;

    “那还真是谢谢您嘞~!”琴瑟色冷笑说道,而老头终于反应过来琴瑟色态度的不对,不由又把目光移到了她身上,神色莫名;

    “你真准备让我们喝汤么?”而见老头反应过来她的意思后,看着老头变了的脸色和那些男客人们投过来不善的眼神,琴瑟色却是手腕一动,那根玉萧已然滑进了她的手里;

    “哼,老不死的,即使你看出来了又如何?”而老头虽然不明白琴瑟色拿出一根玉萧干嘛,但既然琴瑟色都说白到这个地步,他也懒得再浪费口水,瞬间变了脸;

    “我是老不死的,你是什么?从棺材里挣扎出半截的?行了,既然你不愿意好好说话,那就别说了~!”

    琴瑟色不耐烦的说道,然后下一刻玉萧就凑到了嘴边,在原本都准备袭击过来的老头生生顿住,只看热闹一般的惊奇看着她,让琴瑟色不由多看了他两眼,然后垂眸,似笑非笑的吹起了玉萧。

    萧声绵绵,虽是未听过的曲子,但却给人一种心胸舒缓,恬静清雅的感觉,让人即使意识清醒,心神也不由沉淀安宁,那些该有的不该有的念头都随着萧声缓缓消散清空;

    呜——

    然而,舒缓并未持续太久,萧声突然变了,明明还是那般音色曲调,却蕴含着莫名的悲伤,无法触及,却真实的影响着人心的萧声,让人不禁红了眼眶,湿了眼角,悲伤的难以自抑~!

    不管是那个红名老头还是凉棚里一票的红名男客人,在这一刻都哭了,哭的悲伤痛心,哭的忘乎所以,哭的几乎忘记了琴瑟色她们的存在;

    “呜呜··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早知道这样我就不应该出来,不弄这么多香肉,不弄我的心呀,又好疼呀,呜呜呜···”就在面前的老头悲伤惨哭着,不过那话里的意思却让人对他的悲伤提不起一丝同情~!

    而老头这样,凉棚里那些哭的不能自己的一票红名男客人们情况也好不到哪儿去,虽然他们自己嚷嚷出来的事情并没有老头说的那些可恶,但也都不是什么好人,听的琴瑟色脸色愈来愈难看;

    就是一边被萧声无差别攻击的泪流满面的公孙绿竹,本就憋着不说话憋的脸涨红,结果愣是被那些男人哭嚎说出来的事情差点气死;

    那都是些什么人~!那都是些什么破事儿~!!

    而在公孙绿竹越来越憋不住的时候,一直吹着萧的琴瑟色却是突然抬脚踢了她一下,让公孙绿竹惊炸迅速回头看去,不想却看到了琴瑟色不好的脸色和她秒懂的眼神;

    要跑?为啥??

    不过,虽然看懂了琴瑟色的眼神是什么意思,但是公孙绿竹是满心疑惑的;

    明明占据上风,这些坏人都现行了为什么不把他们收拾了,干嘛就要走啊??

    公孙绿竹艰难的顶着一脸泪水的脸,愣是挤眉弄眼的让琴瑟色看明白了她的疑问;不过,对于公孙绿竹一溜串的不解和疑问,琴瑟色满头黑线之余,只朝她竖起眉毛,严肃认真的表达了她的愤怒和坚决;

    于是,虽然心里有一堆疑惑缠绕着,但公孙绿竹只看琴瑟色脸色就立即萎了,一边眼泪流的哗哗的,一边则走到琴瑟色身边伸手比划了一下,最后拉着她的肩膀,带着琴瑟色继续沿着官道往前走去;

    而离开时,琴瑟色的萧声依旧,并没有因为要离开而停下,只是随着她走远而缓缓的模糊远去,萧声对他们的影响也逐渐减弱;

    直到完全听不见时,凉棚处的男人们也全部惊醒了过来,然后下一刻,所有男人都齐刷刷的看向那煮汤的老头,神色非常的不好;

    “··诸,诸位这是怎的,这般看着小老儿?”老头在萧声停下时就回过神之前发生了什么,他自己说了什么,就有不好的预感,然后下一刻他的客人们齐齐的注视,让他立即就虚了,脸上也不由带出几分僵硬的磕巴开口;

    “怎的?某记得,你说这些香肉用乃是清白人家与我等毫无干系的,怎的我刚才听到你个遭瘟的竟然祸害过国内的?!”一大汉神色非常难看的说道,听得老头脸皮一阵抖动;

    “该死的,你都动过谁家的?!”

    “那锅里煮的是谁家的?!”

    ···

    男客人们群情激昂越说越愤怒,老头脸色煞白,半天说不出一个字来,愈发激怒了男客人们,情势弄的越来越糟~!

    “啊——”最后局面彻底的乱了,暴怒的男客人们收拾完老头,顿时又赤红着双目看向身旁那些还曾一起吃喝闲聊的朋友,顿时,另一番更加惨烈的混战开始了~!

    “咦?我好像听到惨叫声~!”而已经在官道上走出老远,基本看不到凉棚的时候,公孙绿竹却的突然疑惑回头看去,嘴里惊异的喃喃说道;

    “正常。”琴瑟色一边被公孙绿竹拉着走,一边仔细擦拭着手里的玉萧,听到她的话,眼皮都没有掀一下的说道;

    “欸~?你也听到啦?那是怎么回事??”琴瑟色的回答让公孙绿竹迅速眼眸晶亮的看着她问道,琴瑟色停下手里动作扭头看了她一眼,然后又回头看了一眼只剩模糊来路和路边稀疏灌木野草,却因为官道并非笔直,早已被那些植物遮挡住看不到的凉棚方向;

    “还能有什么,自然是坏人被收拾了呗;”琴瑟色收回目光说道,公孙绿竹大为惊异;

    “啊~?被收拾了??被谁收拾了?!难道那些人···”

    “所以说,恶人自有恶人磨啊;”琴瑟色撇了公孙绿竹一眼道;

    “啊~!是因为你的萧声吗?!那萧声不仅能让人想到各种难受的事儿,还能让人自相残杀啊~!真是好厉害啊~!!”公孙绿竹震惊的看着琴瑟色,然而她眸中放出的光彩,却是让琴瑟色看的熟悉;

    乐,是了,她原本还是抚琴侍女,七弦琴么?

    “真是,太厉害了~!我想学~!你能,能教我吗?”激动起来的公孙绿竹脱口而出,不过最后还是察觉到自己态度的不对劲,最后一句愣是卡壳了一下,然后坚挺着说完了。

    “··不行么··果然不行···那个,我只是太想学了,没有别的意思;那个··你能别这么看着我,我,我真错了,你就当我刚刚什么也没说~!”

    琴瑟色默默的看着原本还激动想学的公孙绿竹在她的注视下竟然迅速冷静退缩,不过几息间就完全熄灭了想跟她学的念头;

    让她不知是应该怪责她对爱好的不坚定,还是无奈于她自己的威慑力,明明只是平静的看着,怎么这姑娘愣是自己把自己吓的退散了···

    “走吧。”琴瑟色摇摇头说道,不管公孙绿竹是因为什么放弃的,琴瑟色也不想去深究,对乐这般容易放弃,即使喜欢也喜欢不到哪儿去,更何况,她能把公孙绿竹当成一个真人去交流,但是这并不代表她忘记了这是游戏。

    “哦··”琴瑟色的摇头,让公孙绿竹突然明悟过来了一点儿什么,然而她刚才利索的放弃,也无法张嘴再提什么,只情绪低落的应了一声,然后牵着琴瑟色往前走去,

    而因为公孙绿竹情绪低落,她也没什么心思说话,两人倒是一路无言的走了好一阵,直到看到了远处城池那高耸的城墙时候,公孙绿竹才又再次来了精神;

    “终于要到了~!!也不知那城里面如何··”公孙绿竹不停睁大眼试图看的更清楚一些,同时嘴里也不由自主的嘟囔起来;

    “城池里人更多,人心会更复杂,”不过,看着公孙绿竹那无比期待的蠢萌样子,琴瑟色只淡淡的给她泼了一桶冷水,让公孙绿竹的脸瞬间就垮了;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