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其它小说 > 血妖姬 > 第1620章 腐毒
    对于这具身体来历的猜测,不止是流墨墨自己猜测是不是犯人,冷漠女直接就把她归类到了犯人的行列了~!

    当然,介于流墨墨失忆,再加上现在毁容,已经看不出原本容貌,无法推测出她是女人国的还是男人国的,所以这一点冷漠女倒是没有深究;

    当然,没有深究的缘由,也是流墨墨不管过去是什么,现在就只能是药奴了;

    哦,药奴,按照冷漠女的说法,都是中了腐毒后活下来的女人;无一例外,药奴都是全身毁容,毛发不生的丑八怪。

    而腐毒,是腐烂森林特有的,会随机从各种植物,或者地下喷射出来的特殊毒液;

    腐毒的腐蚀毒性极强,即使只是被溅了一点点,把那块肉直接削了也没用,腐毒一旦沾上就甩不脱~!

    而中毒当场,男性是中招必死,女性死亡率是八成,若好命解毒,死亡率也是五成,当然,毁容是无法避免的。

    而能解腐毒的只有腐烂森林中,一种叫烂肉的食肉腐烂植物的根;

    烂肉很难寻找,因为它只生长在腐烂的沼泽烂泥中,外表就好像一滩腐烂成黑色的烂肉,而且还有着剧毒;

    烂肉本身不能触碰,不过有一种金花油是它的克星,只要在手上抹上就可以无视它的毒,从而采集到它;

    烂肉只有根有用,它的根不大,只有婴儿拳头大,剥开根的黑色外壳,里面是粉红色的肉质物质,捣烂后会渗出浅绿色的汁液;

    而那汁液一旦出现,就会随着时间颜色,逐渐变深;而颜色越深解毒的效果越不好,而一旦成为黑色,就成了腐毒。

    所以,要解腐毒需要每天去采摘一颗烂肉,当场处理了就要迅速入口,根据伤势,需要连续一个月乃至三个月的时间;

    当然,若是伤势太重,超过三个月的时间都不能痊愈,那即使是药奴能轻易弄到烂肉,也不会再去救治了,太浪费时间。

    对于这一点,冷漠女对流墨墨在一个月的时间里就恢复表示相当满意;

    而除了腐毒,冷漠女还详细给她说了一下这里的情况;

    这里是腐烂森林,外面是界河,分割女人国和男人国的界线;靠内是熔岩谷,只有腐烂男爵才能通过;

    腐烂森林中到处是毒,是腐烂男爵的领地,哦,腐烂男爵就是在吊脚楼二楼的灰发男;

    腐烂男爵是腐烂森林的主人,而在男爵之下,有大量的奴隶为他工作;

    第一等是女奴,就是专门的暖床工具,不过数量很少,因为死亡率太高,还需要长相,大部分是从遣奴和力奴中挑选出来的;

    第二等是遣奴,是专门与外界联系的,男多女少,忠诚度高,武力值不错,死亡率五成,因为需要穿行熔岩谷,死亡的基本都是在那儿折的;

    第三等是药奴,就是那些中腐毒后活下来的女人,全身毁容,毛发不生,专门伺候男爵的药埔,死亡率三成,因为药埔中各种植物,有毒的吃肉的应有尽有,在干活儿的时候莫名其妙中毒死了或者被吃了是常事;

    第四等是力奴,就是上山的时候,流墨墨看到的那些光着上身,黑皮肤的壮硕男女;力奴是被男爵改造过的,他们只能不停干活,一旦停下就会死去;

    第五等是昆奴,是专门在腐烂森林采集各种植物的,日出去去日落归来,全身墨绿,浑身是毒,死亡率不高,但是同样是男爵改造出来的,一旦每天没有采集够,或者出去晚了回来早了,就会死去。

    而冷漠女就是一名药奴,而流墨墨是昆奴运回来还没有死去,冷漠女领回去救活的,所以她是属于冷漠女的女奴,归属于药奴,只有在学会药奴该知道的事情后,才能脱离冷漠女的管制。

    对此,流墨墨有无数MMP要说,竟然成了一个药奴的药奴~!随时可能变成花肥~!

    妈个蛋~!她记得选游戏的时候虽然级别是惊险,但是模式她选的是享受啊~!

    特喵的,一个女奴的女奴是个鬼的享受啊~!!

    不过,流墨墨的怨怒并没有什么卵用,她不甘心就这么死出去结束游戏,而塔灵虽然早已说游戏开始,但是连一个任务都没看到,流墨墨明白这还真是开始;

    是以,在愤怒又不甘之后,流墨墨还是忍了下来;

    为了六通~!

    嗯,不过要是这么坑到底,她不介意出去后去找守塔的那个月族女算账~!

    带着会算后账的心态,流墨墨憋着劲在冷漠女的指点下在她隔壁,不会在睡觉的时候被毒死或者被吃掉的安全区弄好了吊床;然后跟着她学习起了照顾这个药埔的日常。

    而虽然已有准备,但是每一株都不一样,需要照料的方式和注意的要点也不一样,对于现在这具比普通人还弱一些的身体来说,不管是记忆还是理解,完全让流墨墨捉急不已;

    当然,红甲也知道这种情况,对于流墨墨记不住也表示了理解;

    哦,红甲就是冷漠女的名字,那是腐烂男爵赐予的,据说只有被赐予了名字才算是真正的药奴,至于那些没有名字的,即使是第一等的女奴,若是没有名字,情况好不到哪儿去。

    当然,对于这一点流墨墨是异常无语的;因为她表示过自己虽然忘了名字,但是可以重新取一个,却是被红甲否定了,她宁愿一直叫她喂,也坚决的拒绝了流墨墨取名字的意图~!

    而让流墨墨无语的并不是红甲的坚持,而是在快晚上的时候,红甲表示需要去交易一些东西,带着她出了药埔,去到一处在一片空地上的聚集地见到了其他的药奴后,那些有名字的药奴喂一声,然后周围没名字的药奴刷的抬起头的整齐举动~!

    真是无力吐槽了,没有名字根本不方便,这些女人脑子都秀逗了么?!

    不过,现在只是药奴的药奴的流墨墨,并没有置疑这一点的资格,若非红甲本身就是个冷漠的,其他药奴对她也是冷淡,导致她们对流墨墨也淡漠的很;这让流墨墨在看到一些药奴把没名字的药奴使唤的晕头转向后,却是觉得自己运气没有更糟的被其他的药奴带走···对于这具身体来历的猜测,不止是流墨墨自己猜测是不是犯人,冷漠女直接就把她归类到了犯人的行列了~!

    当然,介于流墨墨失忆,再加上现在毁容,已经看不出原本容貌,无法推测出她是女人国的还是男人国的,所以这一点冷漠女倒是没有深究;

    当然,没有深究的缘由,也是流墨墨不管过去是什么,现在就只能是药奴了;

    哦,药奴,按照冷漠女的说法,都是中了腐毒后活下来的女人;无一例外,药奴都是全身毁容,毛发不生的丑八怪。

    而腐毒,是腐烂森林特有的,会随机从各种植物,或者地下喷射出来的特殊毒液;

    腐毒的腐蚀毒性极强,即使只是被溅了一点点,把那块肉直接削了也没用,腐毒一旦沾上就甩不脱~!

    而中毒当场,男性是中招必死,女性死亡率是八成,若好命解毒,死亡率也是五成,当然,毁容是无法避免的。

    而能解腐毒的只有腐烂森林中,一种叫烂肉的食肉腐烂植物的根;

    烂肉很难寻找,因为它只生长在腐烂的沼泽烂泥中,外表就好像一滩腐烂成黑色的烂肉,而且还有着剧毒;

    烂肉本身不能触碰,不过有一种金花油是它的克星,只要在手上抹上就可以无视它的毒,从而采集到它;

    烂肉只有根有用,它的根不大,只有婴儿拳头大,剥开根的黑色外壳,里面是粉红色的肉质物质,捣烂后会渗出浅绿色的汁液;

    而那汁液一旦出现,就会随着时间颜色,逐渐变深;而颜色越深解毒的效果越不好,而一旦成为黑色,就成了腐毒。

    所以,要解腐毒需要每天去采摘一颗烂肉,当场处理了就要迅速入口,根据伤势,需要连续一个月乃至三个月的时间;

    当然,若是伤势太重,超过三个月的时间都不能痊愈,那即使是药奴能轻易弄到烂肉,也不会再去救治了,太浪费时间。

    对于这一点,冷漠女对流墨墨在一个月的时间里就恢复表示相当满意;

    而除了腐毒,冷漠女还详细给她说了一下这里的情况;

    这里是腐烂森林,外面是界河,分割女人国和男人国的界线;靠内是熔岩谷,只有腐烂男爵才能通过;

    腐烂森林中到处是毒,是腐烂男爵的领地,哦,腐烂男爵就是在吊脚楼二楼的灰发男;

    腐烂男爵是腐烂森林的主人,而在男爵之下,有大量的奴隶为他工作;

    第一等是女奴,就是专门的暖床工具,不过数量很少,因为死亡率太高,还需要长相,大部分是从遣奴和力奴中挑选出来的;

    第二等是遣奴,是专门与外界联系的,男多女少,忠诚度高,武力值不错,死亡率五成,因为需要穿行熔岩谷,死亡的基本都是在那儿折的;

    第三等是药奴,就是那些中腐毒后活下来的女人,全身毁容,毛发不生,专门伺候男爵的药埔,死亡率三成,因为药埔中各种植物,有毒的吃肉的应有尽有,在干活儿的时候莫名其妙中毒死了或者被吃了是常事;

    第四等是力奴,就是上山的时候,流墨墨看到的那些光着上身,黑皮肤的壮硕男女;力奴是被男爵改造过的,他们只能不停干活,一旦停下就会死去;

    第五等是昆奴,是专门在腐烂森林采集各种植物的,日出去去日落归来,全身墨绿,浑身是毒,死亡率不高,但是同样是男爵改造出来的,一旦每天没有采集够,或者出去晚了回来早了,就会死去。

    而冷漠女就是一名药奴,而流墨墨是昆奴运回来还没有死去,冷漠女领回去救活的,所以她是属于冷漠女的女奴,归属于药奴,只有在学会药奴该知道的事情后,才能脱离冷漠女的管制。

    对此,流墨墨有无数MMP要说,竟然成了一个药奴的药奴~!随时可能变成花肥~!

    妈个蛋~!她记得选游戏的时候虽然级别是惊险,但是模式她选的是享受啊~!

    特喵的,一个女奴的女奴是个鬼的享受啊~!!

    不过,流墨墨的怨怒并没有什么卵用,她不甘心就这么死出去结束游戏,而塔灵虽然早已说游戏开始,但是连一个任务都没看到,流墨墨明白这还真是开始;

    是以,在愤怒又不甘之后,流墨墨还是忍了下来;

    为了六通~!

    嗯,不过要是这么坑到底,她不介意出去后去找守塔的那个月族女算账~!

    带着会算后账的心态,流墨墨憋着劲在冷漠女的指点下在她隔壁,不会在睡觉的时候被毒死或者被吃掉的安全区弄好了吊床;然后跟着她学习起了照顾这个药埔的日常。

    而虽然已有准备,但是每一株都不一样,需要照料的方式和注意的要点也不一样,对于现在这具比普通人还弱一些的身体来说,不管是记忆还是理解,完全让流墨墨捉急不已;

    当然,红甲也知道这种情况,对于流墨墨记不住也表示了理解;

    哦,红甲就是冷漠女的名字,那是腐烂男爵赐予的,据说只有被赐予了名字才算是真正的药奴,至于那些没有名字的,即使是第一等的女奴,若是没有名字,情况好不到哪儿去。

    当然,对于这一点流墨墨是异常无语的;因为她表示过自己虽然忘了名字,但是可以重新取一个,却是被红甲否定了,她宁愿一直叫她喂,也坚决的拒绝了流墨墨取名字的意图~!

    而让流墨墨无语的并不是红甲的坚持,而是在快晚上的时候,红甲表示需要去交易一些东西,带着她出了药埔,去到一处在一片空地上的聚集地见到了其他的药奴后,那些有名字的药奴喂一声,然后周围没名字的药奴刷的抬起头的整齐举动~!

    真是无力吐槽了,没有名字根本不方便,这些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