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其它小说 > 天才纨绔 > 第1618章 玉剑公子
        一如天真所言,第二天,邪剑君就是降临合元城。
    此事引发轰动,全城上下,一片热闹,而在邪剑君到来之后,江枫则也是极为顺利的,拿到了一枚使者令。
    等到邪剑君离去,天真第一时间出现,从江枫的手中,将使者令抢走。
    很快天真就是无比嫌弃,丢给江枫,说道:“一块废铁而已,一点都不值钱。”
    江枫哑然失笑,值钱的从来不是使者令本身,而是拥有这一枚使者令之后,所带来的身份以及地位。
    拥有一枚使者令,意味着被打上了邪剑君的烙印,身份因此非同一般,何况,他所得到的这一枚使者令,乃是邪剑君亲手赐予,所以,江枫的身份,远在别的剑君使者之上。
    这样一来,虽不至于在剑道第一段横行无阻,但在邪剑君的领地范围内横行,则是必然之事,无需再有任何的顾虑。
    “倒也不枉费我辛苦一场!”
    低头,看着手中的使者令,江枫低语,随手将之,收了起来。
    “邪剑君长什么样子,你看到了吗?”忽然,天真无比好奇的问道。
    “只闻其声,不见其人。”江枫摇头。
    “鬼鬼祟祟的,连面都不敢露,一定是见不得人。”天真于是说道,表示鄙视。
    此事江枫毫不关心,不然的话,倒也是有所手段,窥见邪剑君的真容,之所以没有那样去做,不过是由于江枫不感兴趣的缘故。
    “好了,既然你拿到了使者令,我也该走了。”天真说道。
    “你要走?”江枫讶然。
    或许是习惯了此女的纠缠之故,江枫倒是没有料到,天真会离开。
    “你是不是舍不得啦?”天真笑嘻嘻的说道。
    “你倒是自恋的很。”江枫哭笑不得。
    “不是自恋,本姑娘本就倾国倾城,剑道无双,你舍不得,是理所当然。”天真大大咧咧的说道。
    “你去哪里?”想了想,江枫问道。
    “等到你去到界山,肯定会见到我的。”天真含糊其辞,也不明说,她说走就走,干脆的很,甩甩手,就这样从江枫的视线中消失。
    “按照规划,我该前往界山,不过时间方面不着急,倒也无需太早过去!”送走了天真,江枫就是开始考虑,自身接下来的行程。
    江枫打算去一趟风波城,但风波城距离界山极近,也是无需着急。
    “倒是可以去一趟蒙湖城!”江枫轻语道。
    那里有着剑湖,是在这剑道第一段,必须要去的几个地方之一,江枫自然不会错过。
    “有了这使者令,我哪里都可去得,不如在邪剑君领地游历一番。”江枫想着,做出了决定。
    在邪剑君的领地之中,有着十几座人类城池之中拥有剑碑,摩罗城与合元城,只是其中两座罢了。
    虽说对于剑碑,天真表现的不屑一顾,但站在江枫的立场而言,并非没有价值。
    毕竟,那是集大成的剑法精粹,极具参考意义。
    也是在这一天,江枫离开合元城,开始了他的游历。
    在这之后的一个月时间里,江枫进入一座座拥有剑碑的城池,观看一面面的剑碑。
    “要突破了。”
    这一天,江枫自语。
    他原本早就该破壁,晋入炼虚后期大圆满,只是刻意压制,这才是拖了不短的时间。
    然而,长达一个月的时间,观看剑碑,修为境界再度松动,赫然是到了无法压制的地步。
    索性,江枫顺其自然。
    伴随着咔嚓一声微响,身体内部,一道壁障瞬间就是撕裂,江枫的气息,陡然发生变化,从那炼虚后期,一举晋入炼虚后期大圆满。
    这一过程有如水到渠成,无比自然,没有任何的后遗症。
    那样的破壁速度,若是被其他剑修所看到,注定要惊破眼球,然而,江枫习以为常,因为,在种下大道之花后,他以后修为破壁的速度,将会越来越快,几无壁障可言。
    “我的法理之剑已经到了大圆满的阶段,再无进步的空间……依照我之前所想,法理之后,便是法则,然而,眼下来看,并非如此!”
    略作感受一番之后,江枫轻语道。
    法理之剑,一剑法理生。
    法则之剑,则更是惊人,是无尽剑修,终其一生,都无法触摸到的高度。
    通过一个月时间观想剑碑,江枫认知到,要想从法理之剑,过渡到法则之剑,还欠缺了一些东西。
    只是,欠缺的是什么,却也是并无具体的思路,云遮雾绕,还需要一定的时间去推演。
    不过虽然思路还不明朗,也不表示,在剑道方面,江枫一无所获,那所欠缺的,类似桥梁,或者纽带。
    他并不需要有太多的担心,只需要在自己的剑道之路上坚定走下去即可!
    修为一朝突破,江枫那略有些绷紧的心神,也是彻底放松下来,选择一家酒楼,江枫进入其中,要了一壶酒。
    这酒号称是浸泡过大妖血骨秘制而成,价值不菲,不过江枫吃过古妖血肉,因此,喝在嘴中,倒是味同嚼蜡。
    “玉剑公子!”
    忽然,酒楼之内诸人都是躁动,纷纷朝着门口处看去,那里,一道身影,缓步行来,他的出现,将诸人的注意力,全部吸引过去。
    那是玉剑公子,放眼剑道第一段之内,甚为知名的天才剑修之一。
    这一个月时间,江枫游历多个人类城池,却也是对这方面的情况,有了一定程度的认知,不至于和刚刚进入剑道那般,满头雾水。
    玉剑公子不是一个人来的,身后跟随着两个美貌剑侍,这两个剑侍修为不俗,都是有着炼虚后期的修为。
    而玉剑公子本人,也不过炼虚后期大圆满的修为罢了。
    以这样的修为,收服两个炼虚后期的美貌剑侍,由此倒也可见,此人名不虚传,绝不简单。
    跟随在玉剑公子身后,三人进入酒楼,顿时,爆发出哗然之声,有修士盛意邀请玉剑公子落座,也是有着修士,表示要请客,诸人都是表现的极为热忱。
    不过这也难怪,一个月之后,界山排名战就将开启,这玉剑公子,可是那前十席位,最具竞争力的强者之一。
    因此一来,不论玉剑公子去到哪里,都必然不会遭受冷落。
    很是显然,玉剑公子对于这样的情况习以为然,而那两个美貌剑侍,亦是司空见惯,面对那些招呼声,三者连眼皮子,都不曾抬动,直接无视掉。
    视线圈巡,最终落在了江枫的身上,就是见到,玉剑公子不可察觉的摇了摇头,而其中一个剑侍,则是心领神会,当即朝着江枫走了过去。
    “你可以离开这里了。”那剑侍走向江枫,无比直接的开口说道,颐指气使的意味,一览无遗。
    眉头微皱,江枫略感意外,自身好好在这里喝着酒,竟是被盯上,不过,在接触到玉剑公子的目光之后,江枫方才是明白过来,不是他被盯上,而是他所坐的这个位置,被玉剑公子看上了。
    这个位置,靠近窗户,刚好可以将街道上车水马龙的场景,纳入眼中,正是如此之故,江枫才是选择这个位置。
    而很明显,玉剑公子也正是看上了这点,所以才是会示意剑侍将他赶走。
    不得不说,玉剑公子强势之极,但凡是他所看上的,直接索要,任何道理都不讲!
    想通这一点之后,江枫哑然苦笑,
    “酒楼并未客满,位置很多。”江枫提醒道。
    “你有十息的时间考虑!”如同是没有听到江枫的话一样,那剑侍猛然一皱眉,冷漠说道。
    江枫眉头不由皱的更紧了几分,他自认还算客气,但对方却是咄咄逼人之极,十息时间,不过眨眼即过,因此很是明显,对方根本不给他拒绝的余地。
    拿起酒杯,斟了一杯酒,江枫拿在手中,慢慢喝着。
    “你?”
    见江枫的反应看在眼中,那剑侍瞬间就是怒了。
    从来只有她无视他人,何曾被人无视过?江枫的作态,在她看来,简直就是大逆不道,是在自寻死路!
    但怒火很快就被压制下去,稍等片刻,那剑侍冷冷说道:“十息时间已过,接下来,你有两个选择,要么,我杀了你,将你的尸体丢出去,要么,你匍匐在地上,给我滚出去,仍旧是十息时间!”
    “这!”
    剑侍的强势话语传出,酒楼之内,再度哗然之声一片。
    伴随着那说话的声音,一道道目光,近乎于整齐划一的,落于江枫的身上。
    而在这时,玉剑公子本人则仿佛什么都没看到,什么都没听到一样,脸上挂着一抹云淡风轻的笑意。
    江枫喝完了一杯酒,又倒上一杯,淡笑道:“你就这么有信心,能够杀我?我今天心情还算不错,不想杀人,哪里来的,回哪里去!”
    江枫摆了摆手,驱逐道。
    剑侍杵立着一动不动,面无表情,只不过,那样的眼神,逐渐发生变化,变得冷厉,变得阴寒。
    那样的眼神,在看向江枫之时,赫然就是在看一个死人。
    酒楼之内的空气,都是好像停止了流动,一个又一个剑修,情不自禁的屏住了呼吸,好似唯恐稍有不慎,便是打破了那一份死寂。
    终于,十息时间过去,一道剑光,就在这一瞬间乍现,朝着江枫横斩而下!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