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至暗人格 > 121.不如先杀你
    丁日和哈维尔都从石像上领取到了灵魂扑克。

    按照白烨的解释,他俩也都领取了正好够组成21点的3张扑克。

    “现在我们分头行动,每人对应一个祭坛,争取能同时完成封印解除。”

    保持相同频率能节省时间,趁着棺材中的绣娘还没获得行动能力以前,多抢一些任务进度就能少一分的危险……至少白烨是这么理解的。

    “那还在等什么?我还记得那3个祭坛的位置,康芒,佛喽米!”

    哈维尔侧了侧头,率先离开房间……

    分配好各自的祭坛后,白烨开始将扑克牌放入祭坛卡槽。

    他从牌面最小的扑克开始放入,完成了A和7之后,他了解到了扑克紫火的燃烧速度。

    “扑克的牌面越大,烧的就越慢,这张K烧起来是最慢的。”

    “我当时应该全部选择中间一点的牌面。”

    白烨手中还剩下一张K,他也不想去尝试了,径直跑回到挂有绿灯笼的房间,从石像中领取来了一张6和一张7。

    “记得丁日选的是6、7、8,他估计是最快解除封印的。”

    这么一来,三人解锁封印的速度就无法同步上了。

    而且,土楼外围的公子月吟比他们三人更早开始解除封印,他大概会成为第一个完成封印解除的人。

    白烨返回自己负责的祭坛跟前,正要继续解除封印,一则系统提示率先跳了出来:

    ——玩家‘公子月吟’解除了祭坛封印,释放了绣娘的‘魄’。

    果然。

    ……

    蓝色的鬼火从祭坛中飘飞了出来,它先是在半空中盘旋半圈,仿佛恢复了自由让它感到兴奋喜悦,随后它才缓缓的朝土楼中央飞了过去。

    土楼中央的圆形广场上,阴森的冷风卷起白色的纸钱和红色的纸片,在空中交错飞舞。

    既做灵堂又做新房的祠堂内,灯台上的烛火似有感应一般,变的忽明忽暗。

    蓝色鬼火飞入祠堂,停留在棕红棺材的上方。

    盘旋片刻,它缓缓下降,不受阻隔的直接穿透棺材盖板,钻入到了棺材内部。

    几秒钟后,棺材板轻轻震颤了起来。

    逐渐的,震颤幅度加剧,棺材板发出了脆弱的吱嘎声响。

    广场上的森冷寒风加剧,祠堂中的灯烛被灌进屋内的冷风吹熄。

    像是力量积蓄达到顶峰似得,震颤剧烈的棺材终于发出了咔的一声巨响,木板碎片应声四散,掀起了一股白色烟尘。

    烟尘之中,有个人影寂静站立,画面仿佛在这一刻陷入了黑白两色,而在黑白之间,那身大红色的嫁衣又是格外的显眼突出。

    如呢喃般的哼歌声在祠堂中回荡了起来,身着红色嫁衣的身影开始跳舞般旋转,下一秒,它便化做了一缕青烟消失在原地。

    ……

    哈维尔所在的土楼房间。

    外国老头正站在封印祭坛前,双手握住祭坛的石耳上,等待着祭坛上的那张J燃烧完毕。

    “鹅妹子嘤!”

    老头凑近那些逐个被紫火点亮的符文石刻,表情痴迷,丝毫不觉得等待过程的无聊。

    “这种符文应该是属于古老的道教文化,有着深刻的内涵,可惜……我一个都看不懂。”

    就在这时,哈维尔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了霍霍的磨刀声音。

    “谁?谁在那儿?!”

    哈维尔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三名队友中,没人是拿刀的啊?公子月吟背的是剑。

    再者,我在这里解除祭坛封印,你却在我身后磨刀,这是何用意?某种心理暗示?

    见多识广的老宅男连忙放下手头上的事,扭头朝身后看去。

    昏暗的厨房内,烧着柴火的灶台后面,不知何时多了一名包着头巾,古代人打扮的中年男人,面孔缩在阴影中明暗不定。

    他手里正在打磨一把杀猪刀,口中在低语着什么。

    “因缺思厅,这就是曾经在这里生活过的人吗?”

    “这种情况难道是对古代生活的一种投影?”

    老宅男无所畏惧的上前一步,表情中泛起了浓厚的研究兴趣。

    “明天陈老爷家要办喜事,托我杀一头猪和一头驴,你说说,我是应该先杀猪呢?还是先杀驴?”

    磨刀男手头不停,见哈维尔靠近,他忽然半自言自语,半提问的说起话来。

    这是一个古老的谜语!绝对是!

    必须猜到正确答案才能过关,emmm……让我好好想想。

    哈维尔抓下头上的渔夫帽,露出一个地中海,表情严肃。

    经过慎重思考后,他试探的回答:“先杀驴?”

    磨刀男冷笑一声,回答:“猪也是这么想的。”

    “???”

    哈维尔一副黑人问号脸,花了几秒钟才理解对方话中的意思。

    难道是我回答错了?

    那就再回答一次。

    “先杀猪?”

    “驴也是这么想的。”

    中年男人停了下磨刀,把杀猪刀拿到眼前端详了一下。

    还是错的?

    可这个问题分明只有两个答案啊。

    哈维尔眉头紧锁,百思不得其解,正想虚心向对方请教,却没想到,灶台后面的男人自顾自的说出了一句令人毛骨悚然的话。

    “我看,不如先杀你!”

    话音刚落,一股寒意瞬间笼罩了整个房间,灶膛内的火焰以飞快速度熄灭。

    阵阵冷风穿堂入室,眼前的磨刀男身上泛起了青濛濛的光芒。

    “啊!不——”

    男人嘶叫着,手抓住自己的喉咙,活脱脱一副马景涛版本的窒息表情。

    他的身体先是碎裂成了无数的青光粒子,像是发生了无声爆炸般四散纷飞,但就在下一秒,光芒粒子仿佛时间倒流般飞快聚合,重新变成了一个身穿大红色嫁衣,头戴红花珠帘盖头的靓丽倩影——正是刚从沉睡中苏醒过来的绣娘。

    “哦上帝!”

    哈维尔就算反应再迟钝也觉察出了危险的靠近,连忙收起惊叹表情,转身就往连通隔壁房间的小门跑去。

    绣娘干枯纸白的手里抓着一把黑色大剪刀,头颅歪斜的吊垂着,身上的鎏金丝大红嫁衣在半明半暗的环境中显得妖艳诡异。

    哈——

    她发出一声饱含幽怨的叹息,身体悬空的悬浮在离地半米的高度,双手垂在身侧,以一种飘行的方式朝哈维尔逃跑的方向追了上去。

    ……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