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武林第一 > 第170章 宰相夫人
 韩笑宁更看重苏玉娘的“贞烈”、“侠义”事迹,赞美她在如此艰难困苦的条件下面对如此无数多的诱惑始终不忘初心拼尽一切急公好义替文人墨客排忧解难,还时不时拿出私曩接济饥寒士子,创造了一段又一段士林佳话,按照那位报信主笔的总结就是:“简直就是第二个玉堂春!”但

    不管苏玉娘是第二个玉堂春还是第二个杜十娘,反正现在苏玉娘马上就要红了,江玉恒现在舌头都大了:“有韩笑宁这番话,下一期咱们卖个一万份没问题,告诉印坊那边下一期咱们要印一万一千份,再下一期既有南都绝色榜的选票又要送海报,至少要印一万五千份,让他们赶紧准备好,出了问题我们江淮公报就去别家印坊!”江

    玉恒觉得自己的估计已经是极其乐观,但是他这话刚说完那边已经有一位负责发行业务的文员赶了过来:“江总,莫愁湖的赵老板刚才跟我打过招呼了,下一期他要一千份,让我们早点给他准备好!”赵

    老板一开口就一千份?在场的主笔、访事、画师都觉得不可思议,就在不久之前江淮公报还是完全依靠公家订阅支撑着,所有的零售量加起来也不过是几百份,可是现在赵老板一家一开口就是一千份,这也太夸张了吧!因

    此江玉恒不得不重新确认一遍:“赵老板真要订一千份?他可不能全部退回来。”小

    访事刚才在赵老板那边是直接吓软了腿,但是现在却是异常神气地说道:“对,就是一千份!赵老板先订一千份而且包销八百份以上,他那边正常情况下一天能卖一两万份报纸,一千份不算什么!”

    虽然知道韩笑宁评点南宫倾城的时候顺便狠狠夸赞了一番苏玉娘,但是谁也没想到韩笑宁几句话的魔力居然到这种程度,江玉恒已经觉得无法理解这个问题:“以前赵老板订多少份来着?”

    负责莫愁湖区域的这位文员立即说道:“过去是一份都没有,上个月开始订了三十份,最近涨到八十份,而且从来没退回来!”那

    为什么韩笑宁一句话能给赵老板直接下一千份订单的信心?平时他只敢订八十份而已。

    江玉恒觉得自己快要吐血,自己在江淮公报这边苦心经营七八年居然比不上彦清风一句话,或者是赵老板那边判断有误?只

    是方方面面都传来了好消息,这让江玉恒很快就明白不是赵老板判断有误,而是自己对于韩笑宁的魔力出现了严重的判断失误,韩笑宁就是如此神奇。“

    马老板说了,下一期给他准备七百份!”“

    张老板的意思是先准备五百份,他随时再运走一千份,反正我们得为他备着才行!”“

    郑老板说他们要一千三百份,但要我们多发几篇苏玉娘的长文,最好是附带一两个关于苏玉娘的特大喜讯之类。”

    关于苏玉娘的特大喜讯当然没有任何问题,江玉恒早已经准备好了五万份苏玉娘的六色套印海报,但是现在江玉恒震惊的是下一期江淮公报的印量可以会直接创造一个历史记录。

    没错,会比当年姚督军主持江南军务时《江南公报》的发行量还要多,那个时候《江南公报》的政治地位可以说是至高无上来形容,但当时战火连连,江玉恒记得《江南公报》的每期最高发行量也就是八九千份,从来没超过一万份。

    原来是江玉恒是准备恢复《江南公报》报名才冲击一万份印量,但是没想到韩笑宁几句话就让江淮公报完成了不可思议的超越了,江玉恒抓了抓头发又瞪了那个急着赶回来报信的主笔:“赶紧给我问清楚,韩笑宁对苏玉娘到底是怎么一个评语,我不相信光是“贞烈无双”、“侠义至此”这八个字能让苏玉娘红到这种程度,肯定还说了什么!”事

    实证明江玉恒做为一位总主笔比下面的主笔、访事靠谱多了,他的判断确实没出错,很快就有人打听出来:“有人事后跟韩笑宁继续打听苏玉娘的事情,说苏玉娘现在是虽然有侠义心肠但太过孤芳自赏,至今还是顾影自怜恐怕是会红颜薄命,结果你们知道韩笑宁怎么回答?”

    看到高主笔故意停顿了一下,江玉恒强行控制住想要打人的念头问道:“那韩笑宁怎么回答?”

    高主笔得意洋洋地说道:“韩笑宁说苏玉娘不是孤芳自赏,也不是顾影独怜,而是真正慧眼识人,她虽然沦落风尘却是心高气傲注定要做宰相夫人,寻常书生怎么能入得她的法眼。”说

    到这高主笔又补充了一句:“反正韩笑宁说了,苏玉娘这一辈子要么孤老终生要么做宰相夫人。”

    这下子江玉恒是真佩服韩笑宁:“宰相夫人?韩笑宁还真敢说,苏玉娘这样的出身怎么能做宰相夫人?玉堂春终究只是戏文里的故事啊!”只

    是佩服归佩服,不管是江玉恒还是诸位主笔都觉得韩笑宁过于胡言乱语了,不管苏玉娘如何冰清玉洁如何出污泥而不染,但是她终究有过这么一段强颜欢笑的历史,绝对是无法洗去的污点,这样的出身怎么能做宰相夫人!

    她若是做了宰相夫人岂不是跟戏文里的女主角差不多了?韩笑宁说得太夸张了。

    高主笔却是异常神气地说道:“可是韩笑宁这句评语出口以后万花楼那边热闹极了,有人愿意花一千两银子想请苏玉娘喝一杯茶希望韩玉娘慧眼识珠,结果万花楼还是谢绝了,还有几位新科举子以前从来不进青楼,现在为了一睹宰相夫人的容颜亲自跑到万花楼去了!”

    江玉恒立即给出了一个相当苛刻的评语:“这是不是想见宰相夫人,是想做宰相想疯了,她们也不看他们是什么货色,几个新科举子不经州郡就想进政事堂封相,但是韩笑宁还真了不起啊!”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