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仙债难偿 > 035 撞见
    “你在这等我,千万别乱跑。”

    一路将小山灵拖进屋子,将大师兄给的皮裘披在瑟瑟发抖的单灵身上,匆匆嘱咐两句之后,南灵歌忙不迭端着木盆拿着换洗衣裳跑出了屋子。

    她在一座坟山摸爬滚打半天,沾了一身乱七八糟的东西,那种味道连自己也忍受不了了。

    跑到厨房烧了水,等水滚的时候煮了两碗面,匆匆送回屋子又匆匆跑回厨房。

    “死老头,连个浴桶都不给我……”

    吃完了面,水也热了,南灵歌将水舀到盆中,一边腹诽一边脱衣裳。

    脱到只剩下亵裤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一声惊呼。

    男子的惊呼。

    南灵歌豁然回首,正对上南谣仙尊惊慌失措的脸。

    厨房门是栓好的。

    南灵歌没有浴桶。

    她洗澡一向是在厨房洗的,用洗衣的大木盆加上平时洗脸用的小木盆。

    俩老头是不会到厨房来的,大师兄是知道她这个习惯的,南灵歌是从来没想到过自己洗澡会被人撞见的。

    还是被南谣仙尊给撞见。

    谁会想到南谣仙尊会突然间出现在厨房里呢?

    彼时的她身前风光大泄,不过好在她是背对着门口的。

    头上的乱发遮住单薄的肩背,由南谣仙尊的方向看去,只能看到盈盈一抹细腰和亵裤下的修长匀称的小腿。

    少女光滑紧致的肌肤莹润如玉,隐隐露着小巧可爱的腰窝……

    南谣仙尊清冷完美的脸霎时间变得惨白惨白,寒凛凛的眸子也在瞬间失了神彩,中了定身术一般站在原地,一脸的如丧考妣。

    像被流氓占了便宜的小姑娘似的。

    南灵歌捡了衣服挡在身前恶狠狠瞪他,他只是失魂落魄的站着全无反应。

    片刻之后,南灵歌一声大吼:“你看够了没有!”

    南谣仙尊猛的哆嗦了一下,‘嗖’的一下不见了。

    “有病!”

    南灵歌唾了一声,一下子便失了洗澡的兴致。

    可是闻着自己发上的味道,不洗又实在不行,于是也顾不得许多,尽量用最快的速度手清洗自己。

    洗着洗着突然发起了呆,想着自己的反应是不是有些不太对劲啊?

    虽然南谣仙尊没看到太多东西,但怎么也是在她**时闯进来的,她这是被人占了便宜毁了清白不?

    南灵歌认真想了一阵,觉得应该算,虽然她不是很在意,更不会去找他负责什么的,但是有件事还是可以与他说道说道的。

    洗完澡后南灵歌匆匆洗完穿好衣裳披着一头湿发便冲出了厨房,对着浓雾大吼:“仙尊!”

    尊尊尊尊尊……

    回声未歇,南谣仙尊脸色惨白惨白的出现在她身前,伸手将她拂进了厨房紧紧关上了房门,像要做什么亏心事似的。

    “你……我……”

    南谣仙尊眉头紧锁,脸色难看的像是得了不治之症。

    南灵歌面色淡然道:“仙尊还记得小山灵吧?”

    “记得。”

    南谣仙尊微微疑惑。

    这时候说这个干什么?

    这时候应该先把先前的误会解释清楚才是吧?

    南灵歌道:“她不知怎么附进了一个凡人体内,如今又无家可归,能否请仙尊将她留在山上?”

    南谣仙尊嘴唇微动,似乎想说不可。

    南灵歌立刻便道:“仙尊收留她,先前的事便一笔勾销,当作从未发生过如何?”

    “你用这种事来威胁我?”

    南谣仙尊觉得她简直有病。

    “不敢。”

    南灵歌坦然迎着那双寒眸:“仙尊曾说过,欠了的总是要还的。”

    千年前的债她便是不记得都不曾推诿,刚刚发生的事他总不至于转个身便不认账吧。

    南灵歌这么一说,乌发白衣俊美无铸的仙尊霎时冷的像尊冰雕,身上散发出来的寒气将热气腾腾的厨房都变得冰寒起来。

    冷冷的盯了南灵歌片刻,南谣仙尊终是微微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她的条件。

    南灵歌心中窃喜,面上一本正经的施礼道谢。

    “明日开始与我练术。”

    南谣仙尊丢下一句话,又‘嗖’的一下不见了。

    这应该是件好事才对,南灵歌却是越想越觉得不妥。

    不过明日事明日再说罢,至少今日的事已经解决了。

    南灵歌转眼间换了心情,回到屋里笑嘻嘻道:“单灵你可以留在山上啦,只是没有其他的住处了,只好委屈你暂时与我挤一挤了。”

    “呀,原来你长的这么好看。”

    单灵先是赞叹了一声,随后便疑惑道:“我们素不相识,你为什么要这般的帮我?”

    “因为你也帮过我。”

    南灵歌笑着将自己的衣裳都摊了出来,“以后我的就是你的,你喜欢怎么都行。”

    “你……”

    单灵的忐忑大过于感动。

    南灵歌笑道:“你别怕,我不会吃了你也不会卖了你,我们俩个的事以后你会想起来的。”

    “……”

    两人晚上便挤在了窄窄的木板床上,一同盖着暖暖的皮裘。

    两人身材都颇纤细,倒不觉得多么拥挤,只是都有些不习惯与人紧挨着,便都睡不着觉,还有些莫明的紧张。

    忍了半晌,单灵幽幽道:“你能跟我说说以前的事么?”

    “我说了你便信?”

    “信。”

    单灵答的十分肯定。

    南灵歌沉默了片刻道:“可我还是觉得你自己想起来会比较好,而且你一定会想起来的。”

    她突然明白了为什么南谣仙尊和刀灵都不肯将从前的事告诉她了。

    她信不信是一回事,能不能感同身受是另一回事。

    若是不能,那始终是别人的故事。

    南灵歌在黑暗之中眨着潋滟的眸子幽幽道:“我只想告诉你,你是个很好很善良的人,善良到了懦弱的地步,谁都可以欺负你……以后你千万莫要如此了。”

    单灵沉默了片刻,呐呐道:“可是她是我祖母,年纪大了身体又不好,打也打不疼,骂也骂不疼,还有那些人,我……我打不过他们。”

    她不反抗祖母,是因为祖母弱,那些夜晚拽她房门的人她又反抗不了。

    还好,她懂得逃跑了。

    还好,她遇上她了。

    还好,南谣仙尊撞见她洗澡了,让她有机会与他谈条件了。

    南谣仙尊突然现身厨房,应该是找她算账来的。

    她既没听他的话立刻滚回来,也没能将五层大阵都镇了,反正不管怎样都能罚她就是了。

    可是谁也没料到会出那么一场岔子……

    南灵歌胡乱思量了片刻,终是因为在小戽山折腾的太累而沉沉睡去。

    才睡下不久,南灵歌便露出了不安分的睡像,手跟腿都搭在了单灵身上,压的单灵哭笑不得,不忍心挪动她加上心事重重,几乎整夜没有合眼。

    天将亮时将将有了睡意,南灵歌突然窜了起来,七手八脚套上衣裳便往外跑。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