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网游动漫 > 开黑不如撩你 > 第238章 女朋友,小贴心
    北羽还不知道,爹妈已经杀到。

    她坐在台下是看到景城最后的时候,坐在椅子上缓了一会儿才起来的。

    桌子还探过头去问了问。

    距离太远,现场太吵,北羽其实听不到他们说了什么。

    只是看到景城摇了摇头,嘴唇动了动,似乎是在说没事?

    不太确定,看着应该像是。

    观众离席,北羽也跟着走出会场。

    然后才拿着工作人员证明去了后台。

    景城在休息室里喝水,想等着一会儿大家一起走。

    只是握着水瓶的手还在抖。

    最后一场,消耗还是太过了。

    这一刻,景城不得不承认,自己老了。

    “羽宝。”看到北羽过来,景城放下水瓶,将头埋在北羽腰间。

    “嗯,我在呢。”北羽轻应一声,心情复杂。

    刚才自己过来,景城举着瓶子在喝水。

    灯光里,小少年的手有些晃,一点也不像他平时打游戏那么稳。

    景城情绪不高,大概也是因为这个吧。

    认识到了自己到了职业生涯的老龄,心不服输,身却先倒。

    这其实也是一种无奈和心酸吧。

    只是电竞这个行业太残酷了,对于职业选手的要求,也特别严苛。

    年龄和状态,是这个职业选择的标准和评定。

    这个没办法拓宽,因为年龄渐长状态不再,你没办法坚持高强度的训练,还有谁也没办法预估比赛的时间。

    刚才那一局,时间太久了。

    久到景城现在这个年龄,没办法承受。

    像是放任,桌子他们还年轻,所以一局打下来,其实大家还算是轻松。

    可是景城不行。

    几岁的年龄差,是状态之间的差距。

    北羽不说,景城也没多提。

    北羽不说是因为景城不表现出来,其实也是不想让队员们担心。

    如果他上不了,还有凉。

    让队员们担心他的状态,再有了心理负担,景城觉得自己的罪过就大了。

    所以北羽不提。

    一行人回到基地。

    北羽单独把景城带回了办公室。

    晚上的办公室跟白天的其实也没太多差别。

    因为北羽的办公室里没有窗,所以白天晚上全点着灯,看不出什么差别。

    只是小屋越来越温馨。

    景城原本就依恋着北羽。

    一进来感觉到环境的放松,整个人也跟着放松了很多。

    这会儿手已经不抖了,可是心却还在抖。

    到底,还是有些不太甘心的。

    坐在柔软的电竞椅里,景城拉着北羽的手不放,听着耳边轻轻的风水轮的声音,还有办公室里,隐隐的花香。

    景城一脸满足的闭上眼睛,声音带着几分小赖皮:“羽宝,你快来安抚我受伤的小心脏。”

    此间,没有第三个人,景城可以放下心防,放下所有负担,没有压力的跟着自己的女朋友撒着娇,耍着赖。

    “你听过鹰的再生吗?传说鹰是鸟类中,寿命最长的一种,可是它们正常的寿命是活到30年左右,然后有两种结果在等待着他们,等待死亡,或者痛苦重生。”北羽轻轻蹲在景城身边,将头枕在他的膝上,声音浅浅的开口。

    办公室里,风水轮的声音,再配上北羽浅浅的声音,听得景城的精神十分放松。

    “鹰是一种骄傲的动物,它们宁可选择痛快的摔打自己的喙、爪子,羽毛,以求换新重生,然后度过人生剩下的40年,也不愿意等待死亡。”说到这里,北羽浅浅一笑,声音温柔。

    那声音,一直柔到景城的骨子里。

    景城被撩得心间一动,下手一捞,就把北羽小小的一只,直接捞到自己怀里,抱稳坐好。

    北羽在景城怀里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之后,接着柔声开口:“虽然说,这个故事,最后被证实,只是一个传说,但是却算是一个励志故事吧。”

    “嗯,羽宝讲的,我都爱听。”景城不在意,轻轻的拿头蹭了蹭北羽的额头,眼睛也没睁,迷糊的说了一句。

    感觉像是要睡不睡的模样,可是北羽知道,他只是身体太累了,精神还很清醒。

    所以,声音没停,断断续续:“还有一种小动物,凤凰浴火重生。其实大自然是很残酷的,为了能活得更好,小动物们其实也是经历各种艰难险阻,才能绽放辉煌。人类,其实也是一样的。”

    说到这里,北羽轻轻的环上了景城的腰身,有些细,不过却很壮。

    声音低低的,像是从景城的胸腔里发出来一样:“只是人类没有一把火把自己烧了,再得一个重生的机会,也没办法像鹰一样,将自己的四肢全部残忍脱掉,等待新生。我们只有一次机会,所以在特定的时间里,将自己特定的事情,做到最好,尽了全力,其实就没什么可后悔的。”

    “景城,不要畏惧面对结束,怎么知道,那不会是另外一个开始呢?”最后一句,北羽带着一点小俏皮。

    景城却听得心里舒服极了。

    听到后来,舒服的直接睡着了。

    意识还算是清醒,可是北羽的声音在耳边,来来回回,说得景城心里舒服极了。

    原本累极的身体,已经进入了极限。

    这会儿总算是在一片柔和中睡着,北羽开始的时候没敢动。

    确定景城睡熟了,这才轻轻的从他身上下来。

    北羽猜着队员们或者说是Leo可能也不太放心。

    所以,悄悄走了出去。

    Leo果然在外面等。

    “怎么样?”Leo不太放心,可是进去打扰恩爱狗吧,他又不太忍心。

    来了有一会儿,也没敲门进去。

    “还好,可能是太累了,刚睡着。”北羽声音轻轻的,指了指一边的位置,示意了Leo一下,两个人这才走开。

    走到二楼的一处窗边,Leo这才叹了口气道:“睡着了也好,他昨天晚上2点多的时候还没睡呢,我起来还听到他屋里有声音,估计是在摆弄手机,景城他压力还是太大了。”

    五年了,如果不出意外,这应该是他最后一届KPL比赛。

    如果再拿不到冠军之位,职业生涯该留下多少遗憾啊。

    “嗯,我会注意帮着他调节的,你们也别太担心,太担心的话,弄得他也有些无措。”北羽觉得这种事情,越是紧张,越是该平常心对待。

    不然的话,景城更紧张,队员们也把神经崩得紧紧的,不太好。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