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最终浩劫 > 77.密谋
    没有星光,也没有月光,什么光都没有。

    龙瑶伸出黑漆漆的五指,睁眼闭眼,看到的都一样,而树影被风吹起,发出恐怖的声音。

    她躺在自己夫君怀里,感受着他粗重的鼻息撞着她的脸庞。

    默默等待。

    但是,他却始终没有醒来。

    她心里有些黯然,昏昏沉沉的也睡下了。

    难道那一天的都是梦吗?

    第十二日。

    奔腾而下的溪水突然开始沸腾冒泡,滚开滚烫,似乎再也不会凉下。

    才至黎明,秦广便寻了一处树洞,悄悄躲避了起来。

    他很谨慎小心,妖娆面容却带着铁血男儿也少有的坚毅。

    然而他未曾想到的是,昨晚他的所作所为却都是被预料到了的,或者说是做了预备方案的。

    他在取下“大黑天”的时候,也拿走了大黑天之中故意隐藏的傀儡。

    傀儡并无太多作用,唯显像而已。

    就如武当大师兄司马嘉所作的“蜜蜂传信,飞蛾传相”。

    木屋之外,那被取走“大黑天”的八人正恭敬的站立在一侧,迎接着刚来的秦家家主,以及客卿长老。

    家主秦山河。

    客卿长老,浓眉大眼,明明该当显得豪气无比,只是此时却带上了一丝令人不安的深邃。

    若是将魔教任意一人拉来,都可以认出他。

    因为,他曾隐忍数十年,然后差点杀死了曾经的传奇任清影。

    他的名字是百兽,曾经襄阳百家家主,曾经黑木教右护法,曾经广发英雄帖,设下布局,但却成就了大天刀之名。

    岁月和挫折,让他头发中多了些花白,可是他却出现在了这屏风山,并和隐世秦家家主站在了一起。

    “家主料的不错,那秦广果然有反骨,昨晚偷了我们大黑天,悄悄上山去了。”

    秦灭点点头,看了看身后的百兽,淡淡道:“以这小子的才华和机缘,还有心中藏着的恨,足够攀爬到终点了。”

    百兽微微眯着眼,让人看不清其中的色泽,然后回应道:“家主,那一批东西,我已经搞到手了。唐门的试用大黑天,在我们提供了数据后,也生产出了一枚正式的,届时...凭借这两样东西,我们完全可以大杀四方。”

    “不错。”

    秦灭点点头,赞许道。

    这一次秦家出世,他更是狮子搏兔,亦用全力。

    更何况,这机缘并不是兔。

    而是人人渴求的香饽饽。

    只是别人用了七分力八分力,他却是倾尽全力。

    这八名世家弟子,以及那位素来机巧的秦广,只不过是先锋。

    而且只是一处先锋。

    事实上,家族之中受到打压的弟子并不少,其中分家尤其多,所以此次屏风山神功出世,秦灭派出了足足七批这样的队伍,每一批都带有一个这样受到打压的“反骨仔”。

    果然七批之中走掉了六批,这也就意味着六颗显像傀儡被携带着进入了探索。

    但这六人之中,秦灭又更看重秦广。

    毕竟这一位...

    若不是被人偷偷下了慢性毒,可是要继承秦家家主位置的男人。

    武功,才华具是上佳。

    只可惜,不是自己的儿子。

    若是有人能走到终点,那么必然是秦广。

    秦家家主极其相信这一点,就如同相信着自己的儿子永远也扶不上墙一般。

    所以,早在得到这神功出世消息的时候,他就断了秦广的慢性毒,而使其能够慢慢的发挥出潜能。

    果然,后者一日千里,进境极快。

    那“斩龙式”甚至被他别出心裁的做出了一式新招,所以他倒背长剑。

    这也是今次,他做出独自行动的底牌之一。

    事实上,在出发之前,秦灭故意开放了丹房等各个地方,任由他入内“偷窃”。

    这一切的一切,只是为了养好一条最狡猾的狼,去探路。

    秦灭挥了挥手。

    木屋周围不知何时出现了不少黑衣蒙面刺客,这些皆是秦家高手,他们左手持着的竟然是尚皇专属的雨弩!

    那每匣三千发发金弩箭的雨弩!

    而右手则是握着骇人的古怪兵器。

    九叠盾刀!

    遵循奇书《天工造物》中某一页打造,失败率高达百分之九十,可谓极其耗费材料。

    平日佩戴于右手,是为铁指虎。

    一叠为匕首。

    三叠展开,则为刀。

    六叠展开,则为带刃圆盾。

    九叠展开,则为可抵挡强弩连射的巨盾。

    熟练之后,这九叠盾刀几乎是变化万千,可刺杀,可攻坚,适用面极其广泛。

    而秦家的这些刺客,更是早已熟悉这九叠盾刀的使用方式,再配上雨弩,更是如虎添翼。

    试想数百巨盾竖起,而雨弩从盾间如暴雨倾泻而下,杀戮敌人。

    画面实在太美。

    这也是秦灭的最大依仗。

    雨弩则是百兽利用复杂人脉,从各处收集而来。

    完好雨弩不过一百三十一把,皆是尚皇士兵死亡时遗留在战场的,被人获得,流转至地下时常,再被人以高价收购。

    最后则是落入了百兽手中,并且一把押在了秦家的赌桌上。

    至于理由,他想东山再起,报仇雪恨,所以看中了隐世秦家。

    至于是否带着其他目的,则不为人知。

    至少老谋深算如秦灭,也没看出来。

    木屋前,两只老狐狸看着沸腾的溪流,在整座屏风山上蒸腾起蒙蒙雾气。

    而天空则是无穷的黑云。

    压抑,模糊。

    这片山,已经快变成鬼蜮了。

    ——

    时间很快过去。

    十二日已过,十三日已至凌晨。

    而龙瑶依然没等来那憨厚的傻大个,所以自然又入了梦乡。

    很快,她感受到自己的脖子被冰凉的剑架住了。

    “不要动!你们是什么人?”声音有些冷酷。

    “我...”龙瑶还没睡醒,只是这刀兵加身,让她第一时间心脏狂跳起来。

    而自家丈夫还鼾声如雷,没有醒来。

    “杀了他们。”

    似乎另一人并不准备听回答了,直接下达了命令。

    话音刚落,龙瑶就感到压在自己项上的刀使劲压下。

    扑...

    黑暗里,突然炸响了什么。

    然后那压向自己脖子的刀突然似被什么吸走了,而腾空。

    在身边那冷酷男人惊呼一声。

    下一刻,便是道道寒光刺破了夜色。

    一道道惊艳的剑光,在视线无法察觉的黑暗里,来回转折。

    短短片刻后,几声惨呼落定。

    待到最后一道身影倒下,龙瑶才看清悬崖入口处站着一个苗条身影,背着刚刚有些蒙蒙亮的天空。

    “你没事吧?”妖娆少年转过身,他背后是颠倒的长剑。

    第十二日,清晨。

    夏极醒来,他发现自己被点了穴道。

    观察着那妖娆少年,他眼中露出一丝好奇的神色,因为这少年身上居然缠绕着某些势。

    虽然没有自家侄子那般浓厚,但却也能察觉。

    “格老子的。”他开口就骂。

    但那妖娆少年似乎是早已料到了他会如此说,很快又点了他穴道。

    “龙小姐,好久不见,真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你。”

    “你是?”

    “我曾在梁风城历练,一副流浪汉打扮,托你所赐,受了一顿饱餐。后来事情我也听说过了...这位就是掳你离开的盗寇吧?”妖娆少年厌恶地看了眼那被捆绑着的虬髯大汉。

    “想杀他吗?”

    龙瑶愣愣的看着这突然出现在面前的少年,她实在想不起来救济过这样一个人,或许又因为她曾经帮过很多人。

    只是这少年的模样,好美...

    皮肤比自己都白。

    “想杀他吗?你点点头,我就动手。”秦广淡淡道。

    他子时赶路,终于率先跑上了这座山,站在山巅,并且利用他天生的夜视眼,在月黑风高的晚上看到了龙瑶,又毅然消耗了一枚大黑天,救下了她。

    一饭之恩,必报。

    龙瑶犹豫片刻,很快摇头,开玩笑,他死了,大块头也会死。

    随即,秦广对这座悬崖进行了探查,他很快发现了热源,只需单手扣住悬崖尖部,身子弯下,就可以看到崖底的山洞,山洞之中正浮动着暗红的光。

    这光被无数灰蒙蒙树杈所遮挡,若是不靠近,绝对无法察觉。

    他的发现,自然也被秦家的秦灭和百兽发现了,两人相视一笑,开始拔寨而行。

    十二日夜。

    悬崖迎来了一次围攻。

    说围攻其实并不合适,因为对方其实只是想抢占这高地,而并非知晓那崖间的秘洞。

    秦广借着夜色,想拉龙瑶逃离。

    龙瑶自然也想唤醒夫君。

    秦广皱了皱眉,“这个男人带不了,带他只会坏事,何况他坏事做尽,何必再理睬?”

    龙瑶轻轻道:“你...你不懂。”

    秦广冷笑一声,却不再多说,但当龙瑶唤醒了夫君后,这曾与自己有过一天相处的妖娆少年已经消失不见了。

    或者说是躲在了一边,伺机而动,毕竟这样的形势,隐藏起来,再浑水摸鱼是最好的选择。

    龙瑶又成了一个人,而那如潮水席卷来的脚步声,已经越来越近。

    她再次被抛弃了。

    或者说,她选择了被抛弃。

    无助摇着身边夫君的手臂,而不知何时夫君的鼾声已经停歇了。

    他睁开混浊的眼睛,静静盯着龙瑶。

    娇小身影似乎感受到了异样,“是你!”

    “什么你不你的!”夏极做出一副莫名其妙地模样。

    他打了个哈欠,站起了身,突然想起了什么,而警惕地四处张望:“那个男人呢?”

    “走了。”龙瑶很失望。

    而悬崖外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如浪潮袭涌,而即将淹没这座孤高的崖。

    夏极看着黑暗。

    他突然有些厌倦了。

    那么...就提前吧。

    通过梦境,知会了声正静静趴在焚烧山庄入口大石头上观看的艾莉。

    后者直接引燃了那一缕山庄夜间黑火,这黑火经久不灭,而被后者埋在屏风山中,至于那《黑宴印》的灌顶传奇功法,也覆盖了层护膜,而被存放一起。

    黑火一起,凡尘溪水哪堪忍受这般温度。

    原本滚烫的溪水开始沸腾,极快地化做雾气,在无光的夜色渲开。

    彤云受这蒸汽催发,水汽充沛,而竟开始零星的下起小雨。

    雨渐冷,而化为雪,从空而落。

    灿烂的光,却在悬崖指定露出一指距离,而这光彩很快扩大,照射向天空,以及映照出那漫天飞着的雪。

    如同引燃了什么。

    黑暗里无数沙沙的声音立刻浮现出来,向着这处悬崖急速而来。

    龙瑶突然感到自己站在某个绞肉机的中心。

    —

    今天有些累,先放个大章。还有一章晚点再更,调整下状态:(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