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上门女婿 > 第七百六十四章 登门
    心境,被突然得知关于江文蓉的消息扰的有点乱。

    勉强平复着,等天黑之时叫了皮文彬过来,俩人一块买了些礼物去往方连海家。

    皮文彬对于振威跟隆和的事知道的很清楚,开车之余,搞不懂这事有何难办的地方。交给他,一周内他就有办法让方连海这种人老老实实的。

    根本不需要费心做别的,只要跟踪其在上高中的独女几天,准保比任何事都来的威慑力大。

    但这些话皮文彬没敢跟韩东说,怕他踹自己。

    快到方连海家之时,皮文彬好奇道:“哥,那个邱玉平有钱归有钱,想弄这种人还不容易么……无声无息卸他一条腿都不可能有人查的到。”

    韩东抽了口烟:“你要不想去现在就走。”

    皮文彬嘿然:“开玩笑,开个玩笑。”

    韩东靠着座椅:“文彬,你想法再这么没轻没重,栽跟头是迟早的。我不是小看你,你真去打断邱玉平一条腿,警察肯定能查到凶手是谁,皮家帮你担不住!”

    “所以,不到鱼死网破的时候。不要谈鱼死网破。”

    “那你去方连海家干嘛!”

    “认认门,诸葛亮都三顾茅庐呢,多去几趟没事。”

    “人不买账呢?”

    “那我认栽,总不能真的死缠烂打。万一传出去,不够给部队丢人的。”

    “我有什么好处啊……哥,这事成了,你得帮我在陈老头面前美言几句。钟教官不在部队,荣耀利剑的总教官便一直空缺着,我不够格,我推荐的人肯定够格。”

    韩东想了想:“等钟教官确定不回部队,我再试着帮你办这件事。在这之前,不用想。”

    皮文彬撇嘴:“你就是重色轻友。”

    说着,车子停在了小区入口处。

    刚刚晚上七八点钟,小区内十分热闹。广场舞音乐,远远的顺风飘来,遛狗的,遛弯的,孩童,青年,老年,到处是人。

    小区治安挺好的,不过皮文彬那身军装跟肩章特别管用。保安见到俩陌生人,只随口打听两句,见皮文彬不耐,即刻就没敢再问了。

    方连海的住所是B栋一单元三十五层。

    皮文彬对此最清楚,提着礼品在前带路,走到了电梯左侧第二个门口之前。

    没按门铃,他直接伸手大力拍了拍门。

    不多时,一个看上去有十七八岁的少女好奇从里面把门打开了。

    少女戴着眼镜,相貌清秀,只穿着一套睡衣。隔着她,能看到有开着门的卧室内,桌上一本书翻开一半,应该是在复习功课。

    “悦悦,谁啊?”

    另一间卧室,一个中年女性的声音随之也响了起来。

    “妈,我也不认识……”

    答复后,方悦好奇看着皮文彬身上军装:“你们找?”

    “找方行长。”

    “我爸还没下班呢……”

    “可以进去等一会么?”

    方悦迟疑着:“那,那进来吧!”

    皮文彬在韩东说话期间,眼睛一直在方悦身上,笑嘻嘻的问:“小美女,今年多大了。”

    方悦脸色微红,低着头没搭理这个看上去就像是流氓的军装男。

    坐到沙发上,跟方悦相貌有几分相似,年龄约在四十多岁的妇女也从卧室收拾妥当走了过来。

    韩东知道皮文彬德行,抢先招呼:“阿姨,方叔叔大概几点下班?”

    妇女是有点警惕心的,她出来后就打了个眼色让女儿先回房。自然倒了两杯茶放在桌几上:“找我们家老方有事么?”

    “方行长让来的。”

    “哦,这样。那你叫什么名字,我打个电话问问。”

    “韩东。”

    ……

    方连海接到妻子电话,心里就直接咯噔了一下。

    匆促的放下手头工作,乘车往家赶。

    韩东,还带着一个穿军装的年轻人。什么意思?怎么找自己家去了……

    对方明摆是调查过自己,连他家庭住址都摸的一清二楚。

    他既怒且忌。

    怒的是家庭这个任何人都最在意的底线被碰触到了,忌的是,不知道韩东想法?

    莫名其妙的去他家里,总不是做客这么简单。

    脸色沉凝着,十来分钟左右到了家门口,直接推门而入。

    瞥了眼坐姿松垮的皮文彬,方连海锁眉难解。

    皮文彬,一个曾经胡作非为,胆大包天到敢扎临安市委书记车胎的角色。这个典故,近乎无人不知,是真的。

    方连海笑不出,怒不动。僵硬坐在了沙发另一边:“东子,有事打我电话就好了嘛,我每次都接,何必亲自跑一趟。”

    韩东欠身帮他添了点水:“方叔叔,电话里能说,也不费这劲了。”

    “怎么找到这来的?”

    皮文彬注定不是那种心平气和说话的人,抬了抬眼睛,笑道:“找到你家也不是多困难的事,一个电话就成了。方行长,不用感觉稀奇,我还知道你老家是哪的?”

    “皮少爷,咱们好像不熟。”

    皮文彬言辞无忌,如开玩笑:“谁特么跟你熟啊,我送我哥过来看看,顺便混杯水喝。方行长,一杯水都心疼?”

    他声音很大,方连海妻子女儿都好奇拉开门往客厅里看。满脸担忧。

    方连海脸色涨红,又不擅长跟皮文彬这种人打交道,气的一张脸布满了血色。

    韩东转头:“文彬,你出去会……”

    皮文彬咔的点了支烟,乐呵呵的起身往外走。

    韩东把烟盒往方连海面前推了推:“方叔叔,别跟他一般见识。他说话一直都这么口无遮拦,等会我好好教训他!”

    方连海什么人都见过,并没把韩东这句走过场的话放在心上,直勾勾问:“东子,我觉得你也是个痛快人。有话直说,大晚上干嘛呢,让皮文彬来我家里大喊大叫。我是看你面子,不然,一定报警!”

    “我方连海做人做事无愧于心,不吃这套。”

    韩东笑着附和,又数落了几句皮文彬。

    他没打算做什么,方连海吃不吃这套也就不重要。

    “方叔叔,你让我直说,那我就直说了!我想要隆和银行的业务,别人押运报价多少,我这边可以一模一样,而且人员素质绝对普遍超过恒远这种假公司。”

    “可是……”

    “方叔,我本来不愿意这么大张旗鼓的来这谈。没办法,不甘心这么认栽……”

    笑了笑,继续:“方叔,如果不是邱玉平,隆和会不考虑振威么?我如今无缘无故出局,换谁被这么阴一下,心里会舒服。看似跟您没关系,但凡事因果兼备,我觉得有关系。”

    方连海冷道:“你这番话,基本的逻辑都不通。邱玉平是邱玉平,我是我,合作是合作。没听说谈个生意,还必须规定非要和谁谈。”

    韩东平和:“方叔,谈生意对象当然没个死规定。但一些台面上的话,咱们不用聊。隆和银行名义是商业银行,也离不开省里大力支持。这么重要的押运业务,你是不是要好好考察一下公司的资质跟能力……邱玉平可以让我出局,我一样可以让他介绍的那家安保公司出局。”

    方连海嘲讽:“红绿灯路口那场车祸不就是你主使的?我当然相信你有实力可以继续这样做。”

    韩东无所谓他讽刺:“方叔,能简单,谁都不愿意复杂……我不继续打搅阿姨跟妹妹休息。放心,以后也不会再不经允许来你家里。都好好考虑考虑,尽量大事化小。不然,我跟邱玉平,真要好好争一下,让隆和免费看场大戏。”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