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神豪农场主 > 第六十六章 公子世无双(二)!
    当那一盏天灯,从浅红变成刺眼鲜红后,全场哗然!

    谁曾想过,一个花草展览拍卖会上能出现点天灯的盛况!

    要知道就算是真正富豪云集的古董、奇珍、异宝、玉石、字画等大型拍卖会上,都极少出现点天灯这种让全场震惊的举动。

    虽然说哪个拍卖场都会备有天灯,但这只是拍卖场的标配建设而已,天灯一般都是闲置。

    可是今天,自从展厅建立以来未曾用过的天灯,第一次粉墨登场!

    刺眼鲜红,成为了全场最耀眼的色彩,没有之一!

    众人都是极为震惊的看向了六号包厢。

    一时间不起眼的包厢,吸引了所有人视线。

    冷公子,这个让人很陌生的名字,也以强势无匹的姿态横空出现众人眼前!

    他到底是何方神圣?

    这是全场人心中的想法!

    而此时。

    王青云看着悬挂在六号包厢最顶端散发着鲜红光芒的天灯,他的双手紧紧握住了护栏。

    震惊缓过来之后,神情也就一点点变成了阴沉!

    现如今大唐凤羽价格已是三千二百万!

    这个价格已经超出了市场极限价,他以这个价格购入,完全是想要直接在气势上压倒全场的人,好等到竞拍最神秘的奇花鬼兰时,没谁敢和他孤注一掷的竞价。

    因为最后一株鬼兰,他也是打算点天灯获得的。

    可是现在,他的如意算盘被打乱了!

    被一个本来就没在他算计中的,不起眼的匿名用户给完全打乱了!

    冷公子?匿名用户?

    在王青云来之前,他了解过参赛和受邀请的成员名单,根本没有这个人!

    这意味什么?

    这意味着这是一个花钱购买资格进场的人!

    一个进场资格不过一万,包厢资格也不过十万!

    王青云从没想过,他竟然会被一个依靠着廉价进场券的匿名用户,给打乱计划!

    这使得他很是愤怒!

    但王青云怎么说也是异花外贸的总经理,他没有愤怒的失去理智,也没有失态的说什么丢身份的话!

    只是长呼了一口气,平缓了下心情,然后阴沉着脸,转身回到了包厢中。

    这才刚刚开始,点一盏天灯,哗众取宠又有什么意义?

    王青云这般安慰自己,但是其实他也松了一口气。

    现在出现一个出乎意料的人秒掉大唐凤羽,那么接下来的两株奇花,他的潜在对手就变少了一个。

    毕竟能拿出几千万收购一株奇花的人,在江海省花草行业就已经极少。

    而能气吞山河如虎的一口气入手这三株奇花的,王青云估计江海省的花草行业还没人有如此气魄!

    要知道就算当初南老入手这三大奇花的幼苗,都是烧掉了大半个身家,现如今幼苗已是成品,价值何止翻了数倍?

    此时在王青云一言不发回到包厢后,全场众人都知道,三大奇花的第一场竞拍终于落下了帷幕!

    一个横空出世的匿名用户冷公子,以一种极为强势的姿态夺得超珍品级大唐凤羽!

    台上的女拍卖师这时也回过神来,她声音动听中带着惊讶的宣布:“六号包厢匿名用户冷公子,已点天灯,超珍品级大唐凤羽目前价格为三千二百万,众人可有斗灯者?”

    斗灯?

    连狂妄的王青云都没敢斗灯,其余人自然也都没有做这种疯狂的举动。

    毕竟斗灯这种事情,杀敌一千,自损八百,没人可全身而退。

    所以就算是全国顶级拍卖会上,斗灯这种疯狂的举动都极为罕见。

    拍卖师连喊了三遍后,见到无人出声,便宣布了三大奇花第一朵奇花的得主。

    宣布之后,展厅中稀稀松松响起不少掌声。

    虽然掌声并不多,但是能来这里的几乎都是江海省花草行业的精英之辈,所以能让他们鼓掌已是难能可贵。

    掌声中,大唐凤羽被服务员端下台,另外一株奇花被拍卖师小心的托了上来。

    这株花通体都是皇族般高贵的金黄,无一杂色。

    在灯光照耀下,美轮美奂的花朵,并没有将周围灯光反射出去,而像是吸收了一般,这为花朵更增添了一抹神秘。

    这就是被誉为绝世稀珍的天逸荷。

    天逸荷虽然没有大唐凤羽那极具视觉冲击力的美,但是花草爱好者却都喜欢天逸荷胜过大唐凤羽。

    因为天逸荷纯净的无一杂色,也因为珍品以上天逸荷清神醒脑、吸收辐射、净化空气等效果,远胜大唐凤羽。

    不过纵使如此,天逸荷市场价其实还是要比大唐凤羽低的,毕竟大唐凤羽的名声太过响亮。

    超珍品级的天逸荷,市场价大概是两千五百万。

    此时女拍卖师托着天逸荷微笑的介绍着,在介绍中,展厅不少人也都从刚才点天灯的震撼中恢复了心情,开始悄悄议论着。

    几分钟后,介绍完毕,开始拍卖,起拍价依旧是一千二百万。

    不过或许是第一场大唐凤羽的价格,使许多人知道以他们财力根本拍不到。

    所以这次竞拍的人倒不多,大多是二楼包厢中的人。

    “10号包厢风韵展厅的韩梦云小姐出价一千七百万元!”

    “15号包厢景天展厅的张文先生出价一千八百万元!”

    “33号包厢匿名用户,温水先生出价二千万元!”

    “10号包厢风韵展厅的韩梦云小姐出价二千一百万元!”

    ......

    这次竞拍,韩梦云加价次数很多,看样子很想得到这株天逸荷,不过在突破到两千四百万价格时,她还是放弃了。

    毕竟风韵展厅没有太多的流动资金供她挥霍。

    在两千四百万的时候,全场价格再次陷入了无人出价的局面。

    “32号包厢匿名用户,麒麟先生出价二千四百万元,有没有更高的?”

    女拍卖师动听的声音在全场响起,不过却没人应声,因为这个价格也差不多是市场极限价了。

    ......

    这时,幽静的24号包厢中。

    王青云听着外面不再有竞价声,他冷声笑了笑,准备加价。

    这次虽然首要目的是鬼兰,但是像大唐凤羽、天逸荷这种稀世珍品能多拍一株还是很好的。

    当然,前提是不能超出市场价太多。

    “嗯?这次怎么一直没听到六号包厢竞拍?这是没钱了?”

    王青云突然想到刚才点天灯的六号包厢,想到之后,本来舒展开的眉头就又紧紧皱了起来。

    在花草行业中,一直都是他让别人吃瘪,而刚才是第一次有人让他打碎了牙,还得往肚里咽。

    这使得他非常不满,不过纵使如此,王青云也只是在心底骂了句哗众取宠的小丑,并没过多腹诽什么,毕竟拍下奇花才是他的首要目的。

    就在他这样想时,外面突然响起竞拍铃声。

    “叮铃!”

    “6号包厢匿名用户,冷公子出价二千五百万元!”

    铃声瞬间传遍全场!

    这也使得刚才一直没出价,快要淡出视线的六号包厢,再一次回到了众人眼前!

    也使得冷公子这个名字,再次回荡全场耳畔!

    不过这竞拍声使得本来就紧皱眉头的王青云,好似找到了宣泄口。

    他眼神变得极为阴沉,他很想看看,已经因为一盏天灯烧了三千多万的冷公子,还能竞价到何种地步。

    “叮铃!”

    一声铃响!

    使得本来已经达到极限价格的天逸荷,再次疯涨起来!

    “24号包厢异花外贸公司的王云青先生出价二千六百万!”

    “叮铃!”

    “6号包厢匿名用户,冷公子出价二千七百万元!”

    “叮铃!”

    “24号包厢异花外贸公司的王云青先生出价二千八百万!”

    “叮铃!”

    “6号包厢匿名用户,冷公子出价二千九百万元!”

    ......

    一声接一声的竞拍铃声在展厅上空急促响起!

    当这个价格超过三千万的时候,全场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这个时候,上一场就锋芒毕露的两人,再一次硬杠起来!

    “叮铃!”

    “24号包厢异花外贸公司的王云青先生出价三千万!”

    “叮铃!”

    “6号包厢匿名用户,冷公子出价三千一百万元!”

    “叮铃!”

    “24号包厢异花外贸公司的王云青先生出价三千二百万!”

    ......

    此时因为铃声太过急促,服务员尽管竭尽全力的快速喊着,但语速依旧跟不上铃声的速度。

    在铃声错乱中,价格疯涨!

    全场甚至有不少人,都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很快,价格就到了三千五百万!

    “叮铃!”

    “24号包厢异花外贸公司的王云青先生出价三千五百万!”

    当这个价格出现时,不少人眼中都闪过惊骇的神情!

    三千五百万!

    这个价格已经远超市场价一千万!

    而在场的许多人身价还达不到千万!

    恐怖如斯!

    两人竟然硬杠到了如此地步!

    此时在王青云加价到三千五百万后,展厅空前寂静!

    全场都在等待着六号包厢的回应!

    可是几十秒后,六号包厢依旧静悄悄的。

    “嗯?怂了?”

    众人都是一愣,不过仔细想了想便释然了。

    毕竟上一场冷公子点天灯已经烧了三千多万,这次又加价到三千多万,如此气魄已经非常强势!

    一分钟后,王青云从24号包厢中走了出来。

    此时的他,脸上带着冰冷的神情,扬声道:“怎么?不出价了吗?年轻人,我这是让你知道一个道理,天外有天,人外有人,靠着哗众取宠手段引人视线的,只是小丑罢了,是永远无法走到最后!”

    王青云的话锋所指,众人皆知!

    此时他张扬的话语,带着豪掷三千五百万的气势,在整个展厅上空回荡!

    一时间,全场很是寂静,没有谁能去接王青云的话。

    不过在寂静了片刻后,一声很平淡的笑声,突然响起。

    “呵呵。”

    紧接着又是上次那个清冷的声音。

    “教我道理?好,那我就和你讲讲道理。”

    此时从这清冷的声音中,众人好像感觉到了什么。

    一时间,一楼的人全都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二楼许多人也从包厢中走了出来,他们一齐望向六号包厢。

    在等了几秒后,清冷的声音再次响起。

    “服务员!”

    “冷公子,我在,有何吩咐?”

    服务员因为预感到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所以声音不可自抑的有些颤抖。

    “点灯!”

    包厢中声音一如既往的清冷平淡。

    可就是这清冷平淡的声音,再次在展厅响起时,所有人都在这刹那间,感觉到一股强势肆意到无法无天的气焰席卷全场!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