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地府朋友圈 > 第2212章 好戏不断
 林子静悄悄的,微风吹过,似乎要将这片山林之中浓郁不散的血腥味驱逐一般。

    半晌之后,普山几人的脑子这才慢慢的清醒了过来。

    虽然南丰城四大家族损失惨重,但好在结局完美,毕竟这多年之前没死的大黑狗,现在终于彻底的死了,而且还横尸在此。

    他们也算是为南丰城的老百姓报仇了。“

    走,去找宝藏!”普

    山简单的处理了一下自己的手上的伤口,便是径直朝着山谷深处而去。

    这大黑狗前不久才洗劫了四大家族,肯定来不及转移宝库,所有的东西肯定都在里面。韩

    鸿星等其他的两大家族的人顿时眼睛一亮,迅速的反应了过来。“

    可不是,宝贝最重要啊!”顿

    时,一群人径直朝着那峡谷深处而去。

    不多时,他们便是再次出来了。

    每个人的脸色都是难看至极。因

    为刚刚,他们可是都要将那峡谷翻了个底朝天了,每一棵草,每一块石头都仔细的检查过了,可是根本就没有他们四大家族的宝库的下落。“

    会不会,这老狗在来之前就把宝贝藏起来了?”有人试探着问道。普

    山的眉头一皱,他现在俨然成了这群人的主心骨了,他摇了摇头,“应该不会,我们发现的很及时,而且,我们的人也一直在对它紧追不放,它根本就没有多余的时间去藏起来,这一路,它离开我们的视野范围,也就两个地方,第一个便是这山谷,另外一个……就是南丰城!”

    “如此说来,那些宝贝还在南丰城之中了?”韩鸿星顿时激动起来,一脸兴奋的问道。

    普山没有说话,他自己也不知道具体在哪儿。

    就在这时,一名家仆急匆匆的赶了过来,“老爷,不老宗的人来了!”

    普山一惊,脸色大喜,不老宗乃是传承已久的宗门,势力不容小觑,如果有着不老宗的人出手,自己丢失的那些宝库,想要找回来,实在是轻而易举的小事情。“

    快请!”普

    山大手一挥,赶忙道。

    说话间,前面的树林之中,已经有着一名老者走了过来,他的嘴里笑着,“普山老弟就不用这么客气了,我可是一听说那只大黑狗没死,重新回来的消息之后,便是马不停蹄的赶到了!”

    普山听清楚了声音,来人名为虞承嗣,乃是不老宗的一名长老,和他的私交十分不错。

    “有劳虞兄了!”普山笑着道。那

    虞承嗣看到普山的露出森森白骨的胳膊,顿时脸色一惊,“你这是……”

    普山苦笑一声,“一不小心被那畜生伤到了,最后动用了普家先祖留下的禁忌秘器之后,才算是将那孽畜给毙命了!”

    说着,普山的身子侧开,让出后面的鬣狗的尸体给虞承嗣看。

    这不看还不要紧,一看,虞承嗣差点没当场变脸。他

    看得分明,那哪里是什么大黑狗啊,分明是他们不老宗最近重点培养的鬣狗啊。

    可是,这鬣狗不是一直在深山修炼,怎么可能会去南丰城伤人,洗劫宝库呢?

    虞承嗣心头疑惑不已,但是嘴上却不敢乱说。万

    一说漏了,不老宗的名声就要被毁了,到那时候,南丰城的四大家族肯定会和不老宗不死不休的。

    “虞兄,我听闻这懂的修行的老狗全身都是宝贝,这牛犊子一般的狗肉,可不能浪费了啊,今晚,我们正好大餐一顿,不醉不归!”普山难得的挤出一丝笑容,道。虞

    承嗣心头苦笑,这只鬣狗,当初为了激发它体内的麒麟血脉,整个不老宗,可是没少花心思,原指望着,这鬣狗能够大发神威,早日成为杀人机器,可是却不曾想,怎么就被南丰城的人给杀了。

    这要是传回不老宗,恐怕,宗主必定会大怒,之前花费在这鬣狗身上的心血可就要彻底的付诸东流了。不

    过,尽管是心中如此,那虞承嗣脸上却是不敢有着丝毫的表现,迎合着道:“好,我还没有吃过这么大的狗肉呢,今晚一定要尝尝!”说

    着,虞承嗣和普山便是离开了这山谷,一边走着,虞承嗣还在一边旁敲侧击,直觉告诉他,今天的事情有些不同寻常。这

    鬣狗之前喜欢杀人吃人脑,可是在宗主的三令五申之下,它也不敢妄动了,可是,为什么在这时候,它居然违背命令,下山洗劫宝库?还杀了这么多人……

    但是虞承嗣从普山这里打听到的消息,几乎没有什么有用的。毕

    竟洗劫宝库的时候,他们也没有和对方交手,一路追赶到了这山谷,这才发生激战。所

    以,难以断定其中有端倪。不

    过,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这虞承嗣注定要打掉牙往肚里吞。

    虞承嗣已经决定了,等回到了南丰城之中,他必须要找个机会,将这个消息传回不老宗,让不老宗来人查清楚其中的问题所在。此

    刻,一旁的暗处,郑乾和哮天犬对此事冷眼旁观。

    哮天犬咧着嘴道,“看着那虞承嗣打掉牙往肚子里面咽的模样,心里可真是如同大夏天喝冰水,真是太爽了!”

    “还不够!”郑乾直接简单的道。哮

    天犬眼珠子一转,“嘿嘿,肯定不够啊,要真的就死了这么一只鬣狗,恐怕你也不会如此大费周折了,我想,最起码,你还有更好的戏份在后面!”郑

    乾眯起眼睛,笑着道,“不急,好戏得一折一折的来,一下子太多了,反而会丢失其中的精彩戏份的!”

    “那接下来,我们去哪里看戏?”哮天犬问道。

    郑乾眯起眼睛,“当然是普家啊,你刚刚没听到人家说今晚吃烤全狗么?这么好的美味,不去凑热闹,岂不是可惜了?”

    “汪!”哮天犬龇着牙,就要朝着郑乾的手腕咬下去。

    不过,就在他的牙齿合拢的瞬间,郑乾手臂却是突然后退,一根胳膊粗的树干横了过来,直接被哮天犬一口咬的粉碎。

    郑乾的身形已经先一步离开了,哮天犬愤愤的追了上去,嘴里还在不满的道,“小子,你敢吃烤全狗,我就把你给烤了!”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