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蛮王的奋斗 > 第011章 传承
    “巫总管,要不……你干脆干回老本行吧?”

    巫总管愣神地看着李顿,嘴张开老大,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开口道:“是让我还是做‘巫’?”

    知道的越多,胆子就越小。人多半会这样,就像是一个法盲,就知道杀人犯法,惹毛了他,真要遇到下杀手的时候,他就会迟疑,甚至停下来。可要是一个受过普法宣传的人,他就会知道顺东西也犯法,破坏公物也犯法,打人也犯法,达到一定的程度的时候就要坐牢。那么他在冲动的时候,脑子里就会有警觉,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

    李顿之所以胆怯了,不淡定了,开始患得患失了,还不是因为他知道的太多了。

    现在连血脉觉醒都有了,要说没有没有神灵,李顿也不敢保证了。万一,真要惹到了蛮牛部落后台神灵,这可是神堵门啊!

    还有活路吗?

    原本以为‘巫’这种神棍肯定是没有后台的。蛮荒社会,他就不信神棍这个职业还有组织不成?当然还有一种可能,李顿也算是蛮牛部落的成员,还是高贵的首领血统,部落继承人,神灵会不会到时候网开一面?

    可脑子里还有一个声音不停地袭扰他:宗教的兴起,还是在封建制度确立之后,可蛮荒世界的制度还在奴隶社会晃荡。哪里有什么宗教?没有后台,巫师这个职业也就是一个象征而已,就像是部落的图腾。蛮牛如果不好用,就用白鹿嘛,都是一样的。

    失去的身份和地位失而复得,并没有让巫总管欣喜若狂,他真不相干巫师这份前途渺茫的活。他二十多年部落主祭巫师的经验告诉他,或许这个世界真的有神,但是他不受神的待见。这让李顿很奇怪,没理由不高兴啊!反而像是碰到了为难的抉择,理智告诉他,很不对劲。果然,巫总管开口就是拒绝:“这不合适。别……打断我,你听我说。在漫长的时间里,部落的未来一直落在两个人的肩上,一个是部落的‘巫’,另外一个就是部落的首领。”

    “这没有什么奇怪的。”这是理所当然的事,部落的成员需要信仰来对抗未知的恐惧,那么‘巫’必然是部落中地位最高的人之一。而另外一个人就是部落的首领,或许部落最早的首领有着高人一等的眼光,孔武有力的身体。甚至还有巫总管刚才说的血脉的加成,可是在李顿看来,这种血脉的加成应该是有一定上限的。

    总不至于一个首领的力量就能吊打整个部落的战士吧?

    脸上的油彩依旧很重,但并不妨碍巫总管向往部落的上一任首领的丰功伟绩:“你错了,你以为‘巫’真的是一个糊弄人的职业吗?”

    “难道还有隐秘?”李顿认为巫总管有点小题大做,他之所以准备让出神使的身份,更多的是因为他发现这个世界对他来说有未知的可能。

    并担心这种可能在未来的某一天会给他带来麻烦,甚至是大麻烦。

    而让出这份权力,对李顿来说并不会损失太多。他只要能够在这个冬天解决部落过冬的食物问题,就足以让部落的成员信任。只要他在首领的位置上不下来,他并不担心缺少部落成员的敬畏。这需要时间的积累。

    可巫总管的表现,在李顿看来过于凝重了一些,如同每一次正式请神仪式开始之前,那种压抑的气息笼罩在巫总管的周围:“如果我猜测没错的话,我的老师,也就是上一任巫,他并没有获得巫神的祝福。”

    李顿撇撇嘴,心说:“说的和真的一样,还巫神祝福。”

    可接下来巫总管的话让他顿时哑口无言起来:“不仅我的老师没有获得巫神的祝福,甚至更早的部落的‘巫’都没有。离开祖地之后,‘巫’的能力一代不如一代。造成这一结果的原因恐怕就是因为我们远离了和祖神之地,只要部落迁移回到原来的祖神之地,找到丢失传承的原因,应该能够找到解决的办法。”巫总管瞪了一眼李顿,说到:“你别不信,巫的能力并不是一下子就消失的,每一代的巫都会削弱一些能力。直到我……”

    “你怎么了?”李顿觉得挺奇怪的,因为‘巫’的话根本就没法考证,上一代巫的能力?部落有多少人知晓?

    “‘巫’的身份在口口相传的传承之中,最重要的职能并非是沟通神和凡人,而是布雨,在部落还没有迁移之前的祖地,‘巫’还有另外一个叫法——雨师。”

    “雨师?”

    “没错,就是雨师。呼风唤雨的巫师,这也是巫在部落中拥有崇高地位的原因。沟通神灵并非‘巫’的能力,呼唤自然之力才是‘巫’真正的力量。在我之前,也就是我的老师,部落上一任的‘巫’,就算是失去了呼唤暴雨和狂风的能力,但是他至少能够在很小的范围内聚集水汽和微风。”面对李顿不可思议的眼神,巫总管视而不见,继续说道:“这个世界到底有没有神灵,我不知道。但我知道我的老师还是能够掌控自然之力的,虽然微弱,但没有彻底丧失。直到我继承了部落的‘巫’的身份。”

    “你是说你失去了控制自然之力的能力?”

    巫总管沮丧道:“没错,这也是我为什么愿意放弃巫的身份的最大原因。因为部落的‘巫’不能是凡人,而我……”

    巫总管豁开嘴,苦笑着摇头道:“已经是一个凡人了。”

    “你说的凡人,也包括我?”夺权成功才不过一天时间,连高兴都来不及,李顿就被泼了一头的冷水,还是一个他看不起的神棍。就这么一个神棍,挖了个坑,他还真往下跳了。

    “你不算。”巫总管笑道:“你是部落的首领,成为蛮牛部落的首领有一个基本的要求,就是血脉。你的血脉没有问题。”

    “血脉,到底是什么?”巫总管越是神神叨叨的样子,李顿的心头就越没底。

    “是一种力量,在你体内,当你的身体能够承受这种力量的时候,自然会觉醒。”巫的解释并没有让李顿满意。

    巫总管指了指天上,故弄玄虚道:“天上的云多了,就会下雨,力量也是这样,觉醒并不是过程,过程一直在你体内变化,觉醒不过是一种表现。”

    “这也是上任‘巫’告诉你的?”李顿的内心还是不愿意相信这么不靠谱的现象,无神论者……好吧,见鬼的无神论者。他的世界早就支离破碎了。唯一让他紧张不已的是,他可不是一个土生土长的蛮荒人,至少他的灵魂不是。对于力量,李顿当然会渴望,在蛮荒,拳头还是很好用的武器,同时和领导能力,部落的威望都会挂钩:“那么还有多久我才会觉醒。”

    “三年!”巫总管很肯定道,这肯定不是一时起意才会说出的一个期限。

    直到此时,李顿才真正意识到了蛮荒世界的不简单。现状恐怕和他当初估计的有很大的出入。至于巫总管说的上一任‘巫’的神奇,整个部落也就巫总管和担任采集食物头领的那个老人有所了解。其他部落成员别说对前任部落‘巫’有印象了,恐怕连见都没有见过,更不要说见识过‘巫’的超越自然的力量了,直到现在李顿才明白他来的这个世界恐怕真不简单。表面上如同蛮荒原始社会,可实际上有很多根本就不是科学能够解释的东西存在。

    而这些东西,是让他最紧张的。

    未知!

    对他来说,就代表着危险。

    内心开始反复的思量之后,李顿的眼神清澈了起来,他需要知道更多的消息,对于这个世界的,哪怕说出自己的秘密也在所不惜。当然,这些秘密不包括他穿越的事,这也是他内心最大的秘密,是这辈子都不会说出来的秘密。可除此之外,对他来说保留的意义并不大:“我并没有获得神的召唤。可我有足够的理由需要部落的最高权力,而这个理由,现在还不能和你说。”

    巫总管对这样的结果并不意外,淡然道:“我知道。”

    “你知道,为什么不说?”李顿惊诧道,他绝对无法相信一个人对部落中至高无上的地位,拱手相让。这不符合李顿对人性的认识。

    巫总管仰起头,眼神飘忽道:“这关乎尊严。”

    好吧,李顿就算是再傻,他也大概猜到了,巫总管这家伙是在甩锅啊!可惜的是自己这么单纯,却让他给骗了。除了心中哀叹一句:“蛮荒没好人!”他什么也做不了。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