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蛮王的奋斗 > 第009章 施恩
    作为蛮牛部落的王族,‘造’却一直处于整个部落的边缘。

    别说上一任部落首领了,就连部落普通成员都对他没有太多的好感。后世仇富心理大有人在,而在蛮荒时代,普通人对财富没有太多的概念,但是对于胖……好吧,这个时代的人对胖子有着普遍的仇视。尤其是在吃不饱饭的部落里,胖子,还是没有多高部落地位的胖子,是人人唾弃的对象。

    ‘造’,现在他拥有了姓氏,叫李造。他对部落成员对他的怨恨不屑一顾,依旧我行我素。

    但他对李顿这个大哥有种油然而生的亲近感,这种亲近原先也没有多么强烈,但自从李顿允许他和他一样姓李之后,李造的内心深处有种士为知己者死的觉悟。他想要掏心窝子地让他的大哥李顿知道,自己不是废物。更不是偷吃部落存粮的偷盗者,而是一个有着丰富寻找食物经验的冒险者。

    “大哥,你吃吗?”

    李造笨手笨脚地爬上李顿打盹的大石头,从腰间不知道用什么皮子做成的袋子里摸出一团东西来。在阳光下,这团东西似乎有着通透的光泽,咋一看,还觉得不错。哎……不对,这玩意怎么还不听话地扭动起来,一头还有一个黑点……我去……这不是虫子吗?

    “拿走,快拿走。”

    看清楚在眼前蠕动的是一只巴掌大的虫子的那一刻,李顿被吓得够呛,好像后背的毛都竖起来了。随后引入眼帘的是李造那张讨好的脸,因为在部落中没有什么地位,李造对谁都是一副讨好的样子,脸上带着献媚的笑容,很诧异的是,李顿竟然从李造的眼神中看到了真诚。

    “真尼玛见鬼了。”李顿在心里暗骂一句,他想不明白,才认识几天的人,就会产生莫名其妙的信任感。

    信任,在后世是很奢侈的好不好。

    不是最亲近的人,相互之间怎么会有信任感?

    他其实是一个安全感很低的人,主要是被骗的次数实在太多了。走出校门之后,到处都布满了等待他的套路。好在当时他一没有积蓄,而没有恒产,长相中等偏下,他连被劫色都是女方吃亏。虽说这个过程很短暂,但确实给他带来了很大的负面影响。不轻信人的想法植根于他内心深处。李造的出现,名义上是他弟弟。可对李顿来说,李造无疑是一个闯入他周围生活的陌生人。

    因为那个李造的亲哥,已经走了,去了另外一个世界。取代那个人的变成了李顿,一个后世的灵魂而已。

    就算李造的亲哥对他说不上好,可毕竟对于李造来说,名义上的父亲失联……在蛮荒时代等于和死没有区别。而他的哥哥又被偷梁换柱,李造成了在这个世界孤苦伶仃的一个。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受,让李顿在惊恐之后,缓和了心情,轻声道:“大哥不吃。”

    就算是献殷勤被拒绝了,李造也没有显得特别的失落。他的人生仿佛和整个部落的人都截然不同,就像是他的胖,胖得那么另类,胖得那么出类拔萃。李顿完全无法相信,会有人在吃一只活虫子的时候会表现出飘到天堂般的满足和痴迷。这到底是什么鬼?和后世的贝尔大神相比,李造的表情更生动,更奇妙。于贝尔几乎如出一辙的皱眉,吐舌,如同吃翔的痛苦相比,李造吃同样的东西,却有种享受发光料理般的灵魂升华。

    又是一个生错了时代的牛人,要是在后世,李造完全有资格成为收入过千万的网红,他什么也不用做,只要拿着一盆活的虫子,吃给人看就能赚钱的人生,绝对会让普通人失常到怀疑人生的地步。

    这一刻,连李顿都开始怀疑,这个世界的人是否都喜欢吃虫子?将这种富含有高蛋白质的生物,作为补充营养的最好食物?

    有那么一小会儿,李顿的内心是有点小纠结的。

    原始社会的资源是匮乏的,根本就没有多余的食物。更不要说补充高质量蛋白质的机会少之又少,虫子无疑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更要命的是,李顿还胡思乱想地瞎琢磨,别人都在吃,如果自己不吃会不会营养不良?

    好在这份纠结并没有持续多久,他发现了一种似曾相识的甲虫,大摇大摆地从兄弟俩面前爬过。

    贱兮兮的模样,似乎在嘲笑整个世界:“来踩我呀!”

    “这好像是臭虫。”李顿有种无力吐槽的错觉,他来到蛮荒,第一次碰到熟悉的动物竟然是臭虫。

    那次狩猎的野猪不算,在后世,不是山区哪里会有野猪,而且还是偏远的山区。他一个活在城市里的颓废青年哪里有机会接触得到。再说了,遭遇野猪,如果手里没有一把猎枪,心里能有底吗?

    可是后世连仿真枪都要没收,还免费赠送警察叔叔的教育的时代,搞得到猎枪吗?

    面对森林里三大危险野兽之一的野猪,手里提溜着一把弓箭,能有安全感吗?

    再说了,野猪还是保护动物,猎杀犯法。

    正当李顿对着臭虫失神的时候,李造胖乎乎的小手已经按住了嚣张的臭虫,熟练地用小石刀挑掉臭虫的臭囊。可是已经晚了,一股小的不能再小的白雾喷涌而出,这一刻李顿连阻止的机会都没有。空气中弥漫着腐烂的气息,让他呛地差点连话都说不出来。

    “别过来!”

    “走远点!”

    ……

    张开嘴,连咀嚼都仿佛忘记了,李顿甚至能够看到那只不甘心的臭虫死不瞑目的蹬腿动作。这一刻,他惊呆了。他终于找到了原因,为什么李造作为首领的儿子,却在部落中没人缘的处境,甚至当爹都不待见他。他这个当大哥的,也被吓着了。就算是蛮荒人的口味重一点,李顿也敢拍着胸脯保证,还真没有人敢对臭虫下嘴的,这玩意似乎没什么毒,可架不住口感比毒药都要恐怖。李造迟疑地看着李顿的表现,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垮下来了,就在刚才他仿佛看到了大哥对他亲近的景象,可一转眼,他似乎又成了整个部落最不受待见的人。在转身的一刹那,脑袋低沉地耷拉下去,看着就像是被整个世界都抛弃的凄凉。

    这些都收在李顿的眼里,李造其实还是一个孩子,稚气未脱的脸上,还带着青涩的表情。要是在后世,他这样的年纪,估计在上小学,是一个无忧无虑的小学生,也可能是个熊孩子。

    可毕竟是一个孩子,李顿似乎也意识到刚才的反应可能伤害了李造。再说,李造什么东西都往嘴里塞的习惯,估计也是和吃不饱饭有关。

    于是,他决定给予一定的补救:“那个,小造啊!刚才大哥……不是讨厌你。”

    雾气朦胧的视线中,李造的内心有一股子暖意升腾上来,他发现自己的大哥好像真的不一样那个了:“大哥!”

    “晚上的食物你吃双份。”

    对于一个吃货来说,还是一个不挑食的大肚子吃货来说,双份的晚饭绝对这个世界上最好的褒奖。

    “大哥,我……”

    “你别过来!”

    想要表达感激之情的李造被自己的亲哥拒绝在三米之外,此时他的脸上毫无失望,反而焕发出了异样的光芒。他似乎不再是部落里没有人关心的野小子,而是有了亲人照顾的成员,而且这个亲人还是部落地位最高的首领。

    据部落小道消息传言,大哥已经获得了神的认可,将代表神执掌整个大陆。

    要是李顿知道部落成员对他的期望如此之高,真不知道他是该哭还是该笑,或是哭笑不得。人生之中第一次被人寄予厚望,可是面对部落成员殷切的期望,他只能在心底默默的说上一句:“爷们办不到啊!”

    作为边缘人,李造依然游离在整个部落的边缘。

    没有人会关心他是否在其周围,而是突然消失不见。

    他是一个可有可无的人。

    可从今天开始,他发现周围完全都不一样了,仿佛置身于充满了鲜花的海洋,新的生活招手即来。

    下午,外出采集食物的老人和孩子陆续回来,他们就在附近的林子里采集食物。秋天的果实多糖而甘甜,颜色诱人的成熟色,让人充满了食欲。他们恪守着部落的传统,在采集过程之中绝对不会自己先吃。

    所以,不管是大人还是孩子,都显得异常疲惫,饥肠辘辘地疲倦,拖着沉重的步伐,走进部落的营地。

    “你们为什么没有在采集果实的时候吃饱了再来?”

    李顿的疑惑让带队的老人惊慌不已,连连摇头道:“不敢,不敢。首领大人,我们根本就没有偷吃!”

    老人的反应让李顿微微皱眉,他想到可能是部落的制度使然,不允许部落成员在收集食物的过程中偷吃。可实际情况并非如此,采集的工作很依赖经验,但同时在有些季节里采集工作并不累,尤其是在果实异常丰富的秋天。

    没有运输工具,甚至连牲口都没有的采集小队,只能用肩扛手拿将食物搬营地。这个过程很耗费体力,肚子里空荡荡的时候,要将食物搬回营地非常困难。尤其是在食物充足的季节,一边采集,一边吃饱,对于部落来说其实是好事。因为采集小队可以获得更多的食物,一部分在他们的肚子里;另外,采集小队吃饱之后,也能带着更多的食物回到营地。

    当然,水果等一些无法长期存放的食物,是很难保存的。采集越多,也没有用。

    “这是部落的决议,一切食物要在营地分配。”老人提醒李顿这个首领,约束他们不得在采集过程中吃独食的正是部落首领下达的决定。

    “看来这个时代还处在原始社会的中级阶段,部落财产公有的概念深入部落每一个成员的身体。”李顿若有所思地想到,私有财产的出现才是社会进步的源泉。

    “首领大人……”

    老人战战兢兢地偷偷打量李顿,见李顿不说话,还以为首领看穿了他们的猫腻,腿肚子都开始打颤起来。

    “嗯!”李顿猛地从思绪中回来,想了想,开口道:“在某些季节,翻遍深林也找不到多少可吃的食物,可是在某些季节森林里的食物却多地只能在树上烂掉。眼下正是果实最多的季节,我允许你们在之后的采集工作中吃饱了回来。”

    “首领,这是真的!”

    老人还以为自己听错了,睁大眼珠子看向李顿,眼神期待地注视着,显然是希望李顿重复刚才他说出的决定。

    李顿哑然失笑,随即点头道:“没错,你们可以在果实充沛的季节,吃饱了再将采集的果实带回部落。”

    “首领,您的仁慈如同太阳的光芒照耀大地……”老人说话间哽咽着附身下去,一边还低头喃喃道:“老家伙已经是快死的人,不在乎多一口少一口,可是参加采集工作的都是孩子和妇女,他们都是部落的未来。我代替他们感谢您的仁慈。”

    李顿连忙扶住对方,眼神从每一个参与采集的部落成员的脸上划过,心头忍不住狂喜,暗道:“这还真是失之东隅收之桑榆,不过改掉了一个部落不合理的制度,却没想到收服了部落一半多的人口的心。”

    他对掌管整个部落的未来的信心又增加了几分。

    咦——

    突然李顿看到远处还有一队人走来,心中诧异,暗道:“他们怎么也回来了?”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