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蛮王的奋斗 > 第004章 神谕
    (求收藏,求推荐)

    小首领见过神?

    这个念头一旦冒出来,就一发不可收拾。

    在懵懂的蛮荒时代,神灵的是一个弱小的部落成员最大的心灵依靠。信仰就是这么奇妙,越是弱小的人,就越需要。谁都想知道神长什么样子,好奇心这种东西,是个人都会有。尤其是在娱乐匮乏的蛮荒时代的,部落成员连吹牛的想象力都匮乏,更不要说对于神的定义了。

    当然,有一个人是不想听的,也不是说不想,而是他不想神的信息从李顿的嘴里说出来,这个人就是‘巫’。

    ‘巫’尖叫道:“这不可能,你怎么可能见过神?”

    李顿的内心并不想和‘巫’撕破脸皮,这几天的观察中,他发现‘巫’是真心为了部落的一个人,更谈不上自私。可‘巫’已经成了拦在他面前的一道坎,一块石头,不搬开,他只能按照原始人的生活轨迹生活,这样还不如让他死了算了。

    李顿见‘巫’的情绪快要濒临失控,心中暗暗松了一口气,不怕‘巫’紧张,就怕他不紧张,甚至完全不关心,那才麻烦了:“怎么就不可能?如果没有神的护佑,我怎么可能活过来?这都是神的旨意,难道神没有告诉你吗?”

    “这个……”‘巫’顿时有些瞠目结舌,他头上挂着一个沟通神和凡人的重任。可是自从他担任部落的‘巫’之后,他压根就没有看到过所谓的神。更不要说神灵附体,也就是所谓的‘请神’,大多数时候他请神之后开口说神的旨意,不过是他自我欺骗的把戏而已。

    脸上浓重油彩,打扮地像是一个上台的京剧演员的‘巫’,气地哆嗦不已,他惊恐地发现周围人的眼神带着狂热的向往,部落其他成员的好奇心完全被李顿勾起来了,顿感不妙,可要是让他反驳,他却说不出些什么来,他也想知道神到底长成什么样,神是否真的存在?无计可施之下,‘巫’只能硬着头皮让李顿继续说,等待李顿话中的漏洞,然后他再戳破这小子的诡计:“你说你见过神,那么好吧,你说说看,神到底长成什么样?神要是不住在山洞里,他住在哪里?”

    李顿傲气地点头道:“我当然见过神,但是神明是如此的耀眼,我怎么可能冒着亵渎神明的威仪亵渎他老人家的容貌。”

    “呵呵,你说你见过神,却又不知道神明的容貌?”‘巫’有种胜券在握的欣喜,李顿这小子还是嫩了一点。在他这贴老膏药的面前,很快就会被打成原形。

    李顿仰起脖子,摆出一副向往无比的表情出来,仿佛是在回忆,却更像是在敬仰:“神他老人家的容貌我不敢详说,因为我见到他老人家的时候,整个人都被幸福所笼罩,那一刻我记起来我们部落所遭受的苦难,在最艰难的时候,我们都不曾怀疑过神的存在,因为我们坚信,神无所处不在,他就在我们的身边。看着我们经历了无数的苦难之后,是否还是依然对他敬畏……”

    “他需要磨砺我们坚韧的性格,让我们的体魄更加的强大,却从来没有出手帮过我们,哪怕只有一次。他想知道,我们对他的敬畏是否出自内心深处,是否在任何时候都不会改变?”

    “当然不会变,神是我们的依靠。”‘巫’不屑地提醒李顿,这些口水话糊弄一下不明真相的部落成员可以,但是想要用这些话来糊弄他,还差得远呢!

    李顿也不指望这种空洞无比的献媚之词,会让‘巫’甘愿交出手中的权力,他不过是在铺垫而已:“我在神的住所聆听了他老人家三个月的教诲,我甚至想一直追随他老人家的身边……可是……”

    “三个月,可是你晕倒不过半天。”‘巫’终于开始准备反击了,他觉得李顿已经是黔驴技穷,这样的对手根本就不值得他重视。原先的担心太过可笑。

    李顿脸上的憧憬猛然一收,阴沉地看着‘巫’,语气严厉道:“难道你不知道神境之内,一天等于凡间的一年吗?”

    明明觉得是假的,有千万句反驳的话堵在胸口,可是他就是没办法反驳。‘巫’顿时瞪大眼珠子:“你……”

    很想戳破李顿的谎言,可对于‘巫’来说,甭管怎么说,他都不可能将李顿话中神的定义推高到更高的层次,如果无法达到,那么就等于他输了。神境不会真的是一天等于地上的一年吧?他如果说李顿说的话是假的,那么他需要拿出证据来证明这一切都是假的。神境是否存在?在哪里?然后才是神境中一天是否能够当成地上一年过。

    他能证明吗?

    显然不能。

    ‘巫’只能沉默以对。

    神的存在是人把不可能事强加于上的结果,如果是正常情况,一天当然不会等于一年。可问题是神啊!他老人家生活的地方,难道也不可能吗?

    神,一切都有可能。

    ‘巫’发现原本才智笨拙的李顿,一下子变得牙尖嘴利起来,连他整个老江湖都有点吃不消。

    可李顿还在继续说:“要说神住的地方……”

    他故意买了一个关子,发现部落层元一个个竖起耳朵,屏气凝神的样子,顿时满意的点点头,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

    “神住在神境,那是在天上的深山之巅,那座深山的名字叫昆仑。”

    虽说‘巫’对李顿的说法颇为不屑,可他已经懒得去反驳了。真要忍不住嘴,到时候难堪的指不定就是他。

    “神境之大,比陆地不知道大多少倍,而神住在神境的中央,他的宫殿门口有两只神兽看门,进入天门之后是一座由青色的石头垒成的高台,从高台上洒落的阶梯足足有一万阶,而高台上铺了白色的玉石还有砌着白色玉石的栏杆,栏杆上是一头头栩栩如生的神兽。神的宫殿拥有金色的屋顶,如同一片巨大的云彩一样,盖在高大的金色的柱子上,神的声音从大殿内传来,可以到天空的任何一个角落,如同打雷一般。”

    “原本我是不敢去看神的容貌的,但是在离开的时候,实在忍不住,偷偷看了一眼。”

    “快说,快说,神到底长什么样子!”

    “神高大如同山峦一般,端坐在黄金的神台上,他穿着麒麟战靴,身上披着流彩的战袍,散发着夺目的光芒,面如红日,就像是初升的太阳,双目如同夜晚最明亮的星星,脸上的胡须如同瀑布般散落下来,一直到胸口以下的部位……”

    ‘巨’不止一次在‘巫’的口中探知神明的长相,他觉得李顿口中的神很有说服力,可是和‘巫’的说法好像有出入啊!

    “神的脸不是黑的吗?”

    李顿一通咳嗽,瞪眼道:“谁说的?”黑脸的神,亏你想得出来,这不是给神抹黑吗?脸黑的神灵,好像门神的脸不太白,可问题是在神界,门神有个毛地位?

    ‘巨’是一个实在人,他将‘巫’出卖的干干净净:“‘巫’说的。”

    “对啊,对啊,‘巫’说过,神的脸是黑的。”

    李顿被‘巨’无心的一句话,将他‘巫’的立场一下子摆到了对立面,就他们的说法,谁的也不见得能说服谁。一个说是红脸的,一个说是黑脸的。

    不过李顿有的是办法,根本就不给‘巫’反驳的机会:“听我说,我说的是至高神,‘巫’说的是哪个神?”

    “神不是一个啊!”

    “多稀罕呢?你以为每一个部落信奉的神都是一个吗?”

    这话根本就不用验证,李顿甚至可以闭着眼睛胡说八道也不用担心被戳穿。

    ‘巫’虽说很想戳破李顿的阴谋,可是在神的问题上,他不可能和李顿来一个两败俱伤,到时候李顿完蛋,他也差不多了。‘巫’沉声道:“战神的脸是黑的。”

    不过李顿没有反驳‘巫’的话,反而继续说起来:“你们不会以为神境就一个神吧,哪里不仅仅有地位最高的神明,还有他的下属,和部落一样,地位高的神才有资格住最大的宫殿,而地位低的神只能成为属下或附庸。”

    在力量为尊的蛮荒,这种解释是很有市场的。

    脑子不太好使的‘巨’很迷茫的点头,他觉得这样的解释很附和他的预期,一下子他的智商也提高了不少。

    “在至高神身边站着的是战神,他的脸是黑的,不过我不知道是否真的是‘巫’所说的战神。他的装扮就平常了一些,穿着火红色的战袍,豹子眼,横眉,一张大口满嘴白牙,不怒却带着无尽的威严……”

    李顿也是词穷了,没得办法,他把老家的老爷庙的关二爷给搬出来,当神糊弄一下族人,至于那个黑脸的……这货不就是周仓吗?

    当然他描绘的场景还有紫禁城的三大殿,还把三大殿的规模夸张了无数倍,结果就描绘成了老爷庙和紫禁城双拼之后,放大数百上千倍之后的神殿——林霄宝殿。

    李顿感觉自己的脑子有点烧,怎么就胡说八道到这种境地了,不能再说下去了,再胡说估计要露相了。

    于是他一脸郑重地停下来,装出一副悲天悯人的样子开口道:“我在神境学习了三个月,回到人间的时候至高神他老人家给我下达了一道神谕——”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