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蛮王的奋斗 > 第002章 一切为了生存
    很不幸的是,昨天的狩猎在结局相对美满的情况下,首领大人再一次英雄负伤。

    好在伤的不重,只是崴了脚而已,身体多处擦伤,这在近乎原始人类的范畴内,基本上不能算是受伤。这不是关键,关键是在昨天的狩猎过程中,李顿以最大程度的恶意揣摩自己在部落中的威望,受伤后没有滑竿抬他回来也就算了,连个担架都没有,他差点被当成猎物一样绑在一根碗口粗的木棍上抬回来,要不是他坚持不允许这种糟蹋首领的举动,那么昨天他丢脸丢大发了。

    好吧,李顿也是想多了,他在部落根本就没有威望!

    要是他那个便宜老爹,或许部落中的战士都会服从,毕竟积威多年,要是连这帮没脑子的货色都吃不住,他还当什么首领?

    可是李顿,呵呵……

    昨天的狩猎其实和平常一样,他受伤完全是因为阻碍了部下的进攻路线,然后被不知道尊卑的无脑部落战士撞了一下,一头栽进了灌木丛里,怒气暴涨的李蒙从地上爬起来,准备呵斥部下的时候,还很不幸的滑了一跤,脚当时就肿起来了。

    在囤积过冬食物的关键时期,轻伤不下火线的备荒关节眼上,李顿却无法有效地领导部落的生产。

    而放任部落的这帮混球乱搞,天知道他的部落最终会在这个冬天饿死多少人。

    因为,在矮子里拔高个,需要提拔能够在关键时刻代替他领导男性部落成员狩猎,并获得丰收的领导人才,对李蒙来说已经是迫在眉睫的问题。在部落紧急防御工事——其实就是一个天然溶洞里,火塘跳跃着死气沉沉的橘黄色火焰,部落最为重要的成员都悉数到场。一张和妖魔鬼怪没什么区别的‘巫’更是装出一副死气沉沉的样子,眼神凶巴巴地盯着部落仅有的七个战士。当然也可能是八个,如果‘造’能够担任狩猎任务的话,算他一个。

    晚饭过后,照常是部落战士们的休闲时间,剔牙,这个被李顿深恶痛绝的坏毛病,却在战士中颇为流行。

    这帮家伙是分到肉食最多的一个群体。

    吃烤肉,塞牙缝也很正常。

    似乎在部落之中,流传着一个没有明文的规则,剔牙是身份和地位的象征,只有吃肉的成员才会塞牙,优越感几乎等同于后世土豪穿金戴银的场面。而李顿已经三天没有刷牙了,他开始浑身难受,可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他去哪儿淘换牙刷去?

    再说了,就算是有了牙刷,牙膏呢?

    没有牙膏,来一把青盐也不错。

    可这还是蛮荒世界吗?

    还有没有原始社会的朴素作风了?

    带着不成功便成仁的心态,李顿开始了他来到部落的第一次全体会议。

    实际上也不算全体会议,妇女地位地下,根本就没有决定部落未来的权力。而老人和孩子,都属于累赘。尤其是老人,基本上也都是以妇女为主,因为需要外出狩猎的战士,能活过壮年的都很少见,更不要说老人了。狩猎,尤其是在森林里,无处不在的危险之下,每一次狩猎行动都承载着部落的希望和眼泪。

    李顿正是因为看到部落长此以往带来的危害,成年男子的数量一直无法增长,部落的实力越来越弱小,他才着急了。

    改变部落现有的劳作方式,对李顿来说是迫在眉睫的关键。也是部落能够壮大的关键。

    而在此之前,他需要说服在部落之中拥有表决权的成员。七个战士,巫,加起来一通八个人。

    虽说部落成员一个个脑子都不好使,但在性格上……很轴。属于绕不过弯来的死脑筋,好在他已经找到了办法,他选择先吓住这帮混蛋再说。

    李顿带着莫名的优越感,他可是能够背圆周率小数点后七位的牛人,在落后的原始部落,他的身份将是科学家,还是那种在历史上添加了浓厚色彩的科学巨匠……好吧,就李顿失败的人生经历来说,他的心脏要是不二一点,活着会很艰难:“就在昨天,‘巫’告诉我,在距离我们部落不到十天的路程之外,有一个部落,人的数量是我们的三倍,战士更是比我们多四倍。兄弟们,难道你们还在散漫地为捕获一两头野猪而傻乐,说不定明天的太阳出现在地平线上的时候,迎接我们的是石斧和长矛。”

    实际上,蛮荒时代的路程,根本就不能按照李顿的说法来计算。

    因为食物的保存问题,加上缺乏驮运食物的牲口,十天的路,一个月都没走完也有可能。

    可李顿的话,一下子引起了部落成员的紧张和慌乱,慌乱之后,部落战士几乎异口同声地开口大吼:“他们要战,我们就战。”

    “蛮牛部落从来不怕挑衅,每一个战士的一生只有两条路,在战斗,或是在战斗的路上……”

    李顿气地差点没翻白眼,这帮混蛋,难道你们刚才坐在火塘边上悠闲地剔牙也算‘在战斗的路上’?撂嘴就忘,也算是这帮家伙的另一个特点。当然,肯定不是优点。

    唯独只有‘巫’并没有开口,他看了一眼领头的‘巨’,这是一个大块头,属于在人海中都鹤立鸡群的一类。要不是头发乱的像是一个鸟窝,卖相应该能更好一些。

    ‘巫’是知道战争给部落带来的危害的。

    当然这有一个先决条件,部落的对手很强。‘巫’这样的老狐狸是不介意欺负一下比蛮牛部落弱小的对手,抢走他们年轻的女人,抢走他们的粮食……部落和部落之间的战争更本就不存在正义。

    也有一些部落比较和善,但一般情况下,一个部落的周围出现另外一个部落,战争的号角就已经吹响了。

    “一只手能够打败另外一只手,但是一只手怎么可能打得过四只手,五只手?”

    ‘巫’有点看不下去了,他终于开口呵斥‘巨’脑袋一热的豪言壮语。听着很提气,可要是就蛮牛部落现在的状况,根本就没有胜利的希望。而在这场注定要失败的战争之中,与会的九个人,包括李顿在内,都是会在对手斩首的目标之内的。而‘巫’也无法避免这种结局,因为一个部落只需要一个‘巫’,信仰不同的‘巫’是异类,是被首先关注和消灭的对象。

    ‘巨’气鼓鼓地想要反驳,可面对‘巫’如同死鱼一般的眼神,只能低着脑袋暗自生气。李顿甚至听到了牙齿咬地咯咯作响的声音。

    看到预想的效果达到了,李顿嘴角涌上一丝笑意,战争?

    蛮牛部落的战士虽说才七个,对方就算是四倍于蛮牛部落的人口,能够出战的战士又有多少?而且还不能将战士全部派出,营地需要有战士驻守,狩猎食物要保障,最多也就是派出蛮牛部落两倍的战士,也十几个战士。表面上看,是二大一的局面,蛮牛部落处于绝对的劣势。可不要忘记了,这是一场灭族战。而且战争的主场在蛮牛部落这边,老人、孩子、女人虽然在平时狩猎的时候派不上用,可问题是三个人拖住一个总不会有大问题吧,甚至隔开对方的阵型,来一个各个击破,这场战争的结局是很难预料的。

    当然,李顿是不会说的,‘巫’的眉头微皱,似乎也察觉到自己好像被李顿绕进坑里了,可就不知道哪儿不对劲。

    “对手人多也没有什么可怕的,我认为我们蛮牛部落完全不是没有反手之力了。但是战争一旦打起来,我们就没有办法继续囤积过冬的食物,就算是在大家的同心协力之下,战争最后胜利了,赶走了侵略者,但是在这个冬天,部落还是无法挨过这个严寒的冬天。你们想过没有,在外面下着雪的天气里,大家饿着肚子,只能喝着凉水过日子……”

    “会死人的!”

    ‘巨’底气不足地小声提醒道,他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当然部落的战士基本上都是这种性格,但唯独怕的就是饿肚子。

    李顿笑道:“没错,会死人的,这个冬天是蛮牛部落内忧外患的冬天,我们没有足够的食物,外面还有一个强劲的对手,部落以往祥和恬静的生活被打破了,是要做出改变的时候了。”

    “改变?”

    ‘巫’有点不解,撇了李顿一眼,心中不满:“这臭小子,怎么事前没有和他说过这个事呢?”

    “没错,改变。”李顿的语气一次比一次重:“如果部落不改变,将无法渡过冬天的严寒,也无法抵御外敌的入侵,覆灭不过是时间问题。或许是明天,或许是一个月之后。”

    “那么改变什么呢?”‘巨’瞪着牛铃般的眼珠子,迷茫地看着李顿,让他狩猎战斗,他能够演绎出数十种热血沸腾的画面出来,可要是让他想主意,基本就不用指望了。

    李顿伸出三个手指头:“我们需要从三个方面做出改变,第一:组织结构的变化,让部落更有效率;第二:生产方式的变化,让部落再也不缺乏粮食;第三:武器工具的变化,让部落更加能战斗!”

    ……

    李顿的会议还在继续,在很多年以后的《神元大陆通史》开篇第一段就是:《大帝本纪》。第一句话就是:神元初年,大帝召开御前会议,确立了帝国崛起的根基,迈出了他辉煌征服道路上的第一步。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