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蛮王的奋斗 > 第001章 首领的自白书
    我叫李顿,小时候的梦想是当一个科学家,我的名字和著名科学家牛顿就差一个字,而且牛顿会的我基本上都会,牛顿不会的……好像我也会不少,当然牛逼还是他老人家牛逼。身为一个熟读《十万个为什么》的有志青年,在踏上社会之后开始了碰壁之旅,用脸,用膝盖,用身体的各个部位,反正各种姿势都有经验,挫折中练就了一颗生生不息的强大心脏。当我正准备发力,为人生的崛起做最后的冲刺的时候,发生了一次让我意想不到的意外。

     过程嘛……反正都是一把泪……可喜可贺的是我竟然当官了,不是在现代,而是天降上古时期不知名的小部落的最高领导,应该是穿了。不过我现在还沉浸在走上人生巅峰的巨大喜悦之中,一度无法自拔。在大首领杳无音讯的日子里(也就是我那个便宜老爹),整个部落的最高领导人就是我。

    可算是咸鱼翻身了,平头老百姓唯唯诺诺的日子一去不返了,爷们作威作福的好日子……哎……主要是给了我为百姓谋福利,为人民做牛做马的机会,吃苦在前享乐在后,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带领贫困百姓走出困境拥抱美好的新生活。

    当然也有不好的一面,首领竟然也要劳动,而且还是部落最危险的工作——狩猎。实际上,我能来到这里,受益于一次狩猎中的意外,这次狩猎直接让原来的那个小首领挂了,而我却取代了他的身份和身体。可见意外频发的狩猎有多么可怕。

    被老虎咬了。

    被牛顶了。

    被野猪拱了。

     被狼围了……这是野兽篇死法。

     还有掉沟里了

     掉水里了

     从树上掉下来

     掉山崖下啦……这是失足篇死法。

    蛮荒时代,处处是危险,没有哪怕一丝一毫的浪漫。总的来说,时间紧,责任重,困难如山,却挡不住一个自信的领导决心!我还是有信心在未来的若干年(这个词很好用,给了领导很大的周旋余地)内,带领部落走出愚昧的懵懂时代,走向文明的发展的道路。

     当然,因为时差几千年的问题,本首领需要一个适应的过程,比如说让我先思考几天,做一个周详的计划之类的。毕竟在原始社会有一百种死法,狩猎过程中的伤亡至少要占据九十以上。在如此高危工作环境下,小命的安全一直得不到保障。尤其现在我的身体一看就是未成年人,想去混采果子的工作都被部落全体成员否决了,因为这关系到部落的脸面。在蛮荒时代,领导吃白食,这不是应该的吗?竟然能够联系到部落脸面上面,我终于知道为什么东方人那么重面子了,根子在几千年前就已经扎下了根。

    痛定思痛,我决定将这些混蛋的嘴脸都记录下来,以后……等到爷们雄起了,哼哼!一个一个找你们算账。

    这是一张全家福,画面很抽象,只停留在我的脑子里,烟云缭绕的原始森林在朝阳下渐渐扯开神秘的面纱,挺拔高耸的山峦层层叠嶂,森林里此起彼伏的是鸟鸣,夹杂着突兀的野兽的低吼。在一个不太现眼的平缓的山坡上,散落着数十个圆顶金黄色茅草的草垛子,几乎看不到墙的存在,在清晨第一缕阳光的抚慰下,宁静的如同一张尘封的水彩画,一个不起眼的小村落,大概是上古时期,至于究竟那个年代……好吧,我已经认命了,我也不知道。没有一个人能够说清楚到底是什么时代,但是我还是得到了一些有用的消息。

    比如:我们的部落是因为和另外一个部落联盟互怼,据说参战的战士总数超过两千人。手中武器以石头,棍子,夹杂少量的金属武器,战斗模式如同流氓混混抢地盘,但是战斗强度却让古今中外任何一场战争都黯然失色,据说只有不到300人活着走出战场。作为失败的一方,失去肥美的土地,丰饶的猎场……要问故乡在哪里,用巫的话来说,祖先们为了摆脱卑鄙的敌人的追杀,足足走(逃)了五年才来到现在居住的地方,我终于知道任何一个种族延续下来,必然有其一定的道理。打不过就跑,很让人泄气,可是不得不承认,能跑也是一种本事。

    村子里的大知识分子,至少认识几十个字的‘巫’很气愤的说:“当初祖先是被对手用阴谋诡计陷害了,根本就没有战败这一说法,先祖是不可战神的巫神在人间的使者,怎么可能被一群凡人给打败了呢?……战败的时间大概是在他爷爷的、爷爷的小时候听说的……”用这种方法来推断,显然是无法得到准确的时间判断的,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作为我们这个部落的精神领袖,他至今还幻想着获得巫神的启示,让部落的荣光重新照耀到故土之上。

    我很想对‘巫’说上一句:盲目崇拜要不得!

     另外还要补充一句:封建迷信害死人!

    当然,这样的结果是面对巫神无穷无尽的咆哮和质问,尤其是,整个部落连小孩子都要采集野果,只有‘巫’是唯一的脱产干部,似乎比我这个最高领导人活的还要舒坦。当然‘巫’有他的理由,他随时随地等待巫神的恩宠,期待巫神的真灵降临到他的身上,带着部落走出困境,走向辉煌……(典型的狂热分子,根本就惹不起)

    ‘巫’是巫神在人间的使者,他的身份自然是超脱我们这些凡人的,自然霸占了这张全家福中间的位置。

    在没有获得巫神恩宠的时候(其实从来就没有发生过巫神降临的神迹),‘巫’会发狂一般穿梭在森林里寻找各种他认为可以让巫神注意的东西,捣成泥浆往身上抹,植物的液体,野兽的鲜血,污泥……除了便便,这个家伙把所有臭的,腥的,刺鼻的东西往身上抹,然后如同狂躁症患者在火塘周围疯狂地跳着他自认为霸气十足的祈神舞蹈,向上天祷告,肆虐的吼叫,然后在耗尽最后一丝力气之后扑倒在地上,一动不动,宛如死去。有趣的是这老家伙总是能够在族人惊恐的眼神中晃晃悠悠的活过来……如果要我是巫神,打死也不会降临到‘巫’的身上,这家伙就像是烈日下暴晒了三天的腐肉,几乎能够隔绝所有生灵,奇怪的是‘巫’这么臭,但是从来没有苍蝇来找他的麻烦。

    站在我边上的据说是我的兄弟,叫‘造’。亲的。可是当我带着他去河边洗脸的时候,总是感觉很违和,似乎上一辈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因为明明是兄弟,他是胖子,可我却长着一张清瘦的脸,这个秘密打死我不会说出来,这关系到我那个便宜老爹的尊严。

    说起‘造’他是在部落里仅次于‘巫’的神人,心大,且宽,还有一副好牙口,在部落食物短缺的时期,愣是越来越胖……而且作为兄长,我一直教导他要尊敬兄长,把有限的食物让给我这个混迹在战士队伍里的累赘。可‘造’依然胖了,而且还是一发不可收拾的胖了!

    这家伙几乎什么都吃,树皮,草根,果子,肉,昆虫,甚至野兽遗弃的骨头,他都要敲碎了嘬上两口。现如今,他已经胖到两只眼睛成了两条缝隙,但并不妨碍他寻找食物的敏捷身手。谢天谢地,他和‘巫’一样嫌弃便便,在‘造’的食谱里,没有便便,要不然作为部落的最高领导人,说不定我一怒之下会将这个混蛋逐出部落。

    直到有一天‘巫’惊恐地的告诉我‘造’可能已经百毒不侵了。他亲眼看到‘造’很优雅的闷了一口用来给狩猎的矛增加杀伤力的毒药,然后一张胖脸皱成了菊花,除了拉了一天稀之外。第二天,依旧活蹦乱跳的出现在大家的眼前。因为这次意外,‘造’的才能被我这个哥哥终于发现了,然后受到了提拔,委以重任。主要工作就是品尝不明植物是否有毒,为此‘造’获得了双份口粮,重要性堪比战士。并且在吃货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毒药,是‘巫’为部落做出的为数不多的贡献,可惜,战士们从来都不用,这可能关乎那帮混蛋的狗屁勇气和尊严。

    站在我前面的几个小女孩,是部落的未来,好吧,她们的未来就是快点长大,然后为部落的繁衍做出贡献。让这些才六七岁的小女孩肩负如此重大的责任,就算是已经走到山穷水尽的我都有些不忍。当然我会补偿她们的,如果运气好,巫神庇佑,在下一次狩猎中能猎捕到几头麂子的话,本首领做主个她们几个做上一套麂子皮的短裙,算是部落的补偿。当然,在此之前是该给自己做一套,总不能我这个大领导腰上围着一团茅草出门吧!这关乎整个部落的形象。

    不过我对此并不指望太多,主要是站在我身后的几个家伙,强壮的根本就不像是人类,这群脑仁比核桃大不了多少的二货,在狩猎中往往乱作一团,看到巨大的猎物眼睛就发亮,放光,在他们的猎物名单上根本就没有麂子这种比兔子大不了多少的猎物。他们最喜欢的做的狩猎活动就是用一段几百斤重的原木,一个人怼一头处在狂怒之中横冲直撞的野猪,然后将猎物砸晕,个人英雄主义在这个快吃不上饭的部落还是如此盛行,这让我对未来充满了担忧。至于说本首领是伟大的,睿智的,处处都显露出智慧光芒的先知……当然,现在我还没有能力抓捕任何野兽,森林的兔子跑的都比我快。当然我首要的任务是解决纪律问题……这很难。

    至于采果子的妇女老人和孩子,这些在部落里根本就没有地位,不做一一赘述了。

    这就是我所处的环境,需要带领这群暴虐,迷信,狂躁,整天在作死边缘玩杂技的原始人走出困境,奔向小康,对此作为一个优秀的领导,我责无旁贷,并已走在路上……

    之所以义无反顾的带着这帮二货,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没有这群‘二货’的帮衬,我会在这个暗无天日的是时代里,一天都活不下去,甚至成为野兽的口粮……不多说了,明天还要领导这群‘二货’去较远的山区狩猎肉食,冬天快来了,需要玩命的囤积粮食。

     刚醒来的那一刻,我就发现了周围的异样,一张张刀耕火种的脸,几乎让人崩溃;简陋的工具,几乎聪明一点的类人猿也会使用;还有野兽般魔性的嚎叫声……于是我把所处这个时代定义为蛮荒时代。

    这是我来到蛮荒时代的第三天,我给自己做了一个决定,看似草率,实际是完全没有办法。

     第一天,在昏迷中度过。

     第二天,养伤。

     第三天,领导狩猎工作中再次英雄负伤,因此,我对我的未来充满了担忧。

     继续过这样的生活,我怕用不了多久,我该交代后事了……蛮荒的日常生活对于,就像是一只老鼠,掉在了猫笼子里,剩下的结果只有两个,惨死,虐死。无论哪一个结果,我都不想选的,唯一能做的就是改变,改变整个部落。让部落的改变来适应我的喜好。在此之前,我需要掌握部落的权力,至高无上的权力。

     这段话总结起来就是,血腥的政变将要开始了。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