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诸天仗剑行 > 第二百三十五章 清场,南北
    禹天来由益州返回襄阳后。面见了去年刚将王府由交州迁来此处的刘辩。两人密谈一番后,禹天来仍去自在修行,刘辩却将手下日益庞大的谋士集团召来。经过数日商议后终于定计,刘辩便发檄文宣布了刘焉割据、擅杀、僭越、谋逆等多项大罪,发兵五万入蜀征讨。

    刘焉其时正患了背疮而卧病在床,闻知此事后惊怒交集,伏在病榻上大骂刘辩,随机紧急调集人马严守各处关隘。

    蜀道自古以来便为天险,刘焉虽然愤怒,却也自信只要沿途关隘小心把守,刘辩人马便难以逾越。待到其日久粮乏,也只有无功而返一途。

    岂知刘辩人马所到之处,沿途关隘内都有五斗米道作为内应。各关守将被他们或收买、或胁迫,有的本身便是五斗米道信徒,个个不战而降开关献敌,刘辩军因而得以长驱直入,径抵刘焉所在的治所绵竹。

    当时刘焉病势已重,终日昏昏沉沉,日常军政事务都由其子刘璋主持。得知敌军兵临城下,素来暗弱的刘璋惶恐无助,只得唤醒父亲问计。

    刘焉听说自己经营多年的益州竟如此迅速的崩盘,狂怒之下在榻上大叫一声,背疮崩裂,当场身死。

    刘璋又是悲痛又是惶恐,更加的六神无主,除了痛哭之外什么事也不会做。

    与五斗米道有勾结的文武官员趁机进言,纷纷劝说刘璋主动献降以保全性命乃至富贵。

    刘璋犹豫半晌,终究没有背水一战的决心,听从了这些人的话,亲自捧了印信出城纳降,益州自此亦归刘辩所有。

    刘辩一统南方,给北方仍在割据互伐的群雄造成了极大的压力。便在此时,刘协派遣了一位使者去见袁绍。这使者却是一个异族僧侣,名唤“竺东来”,

    竺东来以一番舌灿莲花的言辞向袁绍剖析了天下大势,使他认识到如今刘辩大势已成,等到他再用数年时间整合消化了长江以南的土地和人口,届时挥师北上,中原群雄只有被他逐一翦灭的下场。

    中原群雄之中,曹操与袁绍二强并立,若继续敌对,不管哪一方获胜也只能是元气大伤的惨胜。倒不如共同尊奉刘协,联手荡平中原,尽快完成北方的统一。而后整合中原所有的力量,以北据南,与刘辩一分胜负。

    袁绍犹豫良久,最终还是认同了竺东来的建议,遣使者随之前往许都,一方面向已多年不再理会的刘协朝贡以示恭服,另一方面与曹操这朝中的实际掌权者商议合作的细节。

    许都方面的曹操也早被竺东来说服,与袁绍自是一拍即合,订下合作之盟。

    刘协以曹操为司空,袁绍为大司马,在二者之间营造出一种微妙的平衡态势,又委任不久前失了徐州后来到许都、认祖归宗成为当朝皇叔的刘备为司隶校尉并掌管京畿卫戍,渐渐地也掌握了一些话语权,不复先前任人摆布的傀儡处境。

    曹操与袁绍既然决定了联手,便要尽快动手清场统一北方。他们选择的第一个目标便是四处流亡一阵,后来到徐州投靠刘备却又乘隙夺了徐州的吕布。

    曹、袁选定勇冠天下的吕布作为第一个征伐目标,自然也是存了杀鸡骇猴的用心,因此这一战务必要以泰山压卵之势一举全胜,才可以震慑其他北方群雄。二人商议之后,决定由曹操坐镇许都,袁绍亲率大军十万出征。为了镇压吕布,袁绍除了将手下武力最强的颜良、文丑二将带在身边,还向刘备借来关羽、张飞二将。

    相对于惯用怀柔手段、深得民心的刘备,吕布治理徐州的手段太过简单粗暴,百姓厌苦已久。袁绍的名声虽不见得多好,但大军所到之处,竟也得到百姓箪食壶浆来迎。他素来最好面子,既然百姓给了如此大的面子,便绝不肯再使自己的面子有损,因此一路都严明军纪秋毫不犯。如此一来,许多城池往往不斩而下,大军行进简直势如破竹,很快便到了下邳,将吕布团团围困其中。

    吕布虽身陷孤城,却并没有太多担心,他自信一身武功勇力称绝天下,除了一个禹天来便再无顾忌。袁绍人马再多,他也可以凭手中画戟、麾下并州狼骑与陷阵死士杀败。

    两军初战,吕布果然在阵前连斩袁绍手下大将,并乘势率兵突击,击溃袁绍几支人马。后来袁绍遣颜良、文丑二将联手出战,也不过在吕布画戟下多撑了一时三刻,最后依旧是大败而归。直到关羽和张飞联手出阵,两人凭着终于突破至外景之境的实力,勉强与吕布战成平手,却没有丝毫获胜的可能。

    便在袁绍一筹莫展之际,刘协派来前线劳军的竺东来主动请战,以一柄奇门兵器独脚铜人在阵前大战吕布,激战千招之后将其击杀当场。

    吕布既是,手下众将除了一个高顺死战全节,余者尽皆归降。

    收服徐州全境之后,袁绍与曹操轮番出击,气势如狂风扫尽落叶,将割据北方的各路豪强一一荡平,连远在西凉的马腾、韩遂以及辽东的公孙度,也在被曹操打败之后不得不选择俯首归顺。

    北方一统之后,袁绍和曹操全力整军备战,又因为南方不利马战,还特意命人打造战船训练水军。

    刘协封袁绍为大司马,等于已经背弃前诺罢黜了刘辩的大司马之职。但如今的刘辩也不会在意区区名分,只是在南方励精图治积蓄力量准备将来北伐。

    双方想的都是不战则已,一战便要尽其全功,因此都不敢轻启战端,天下也便在多年大乱之后得到了一段难得的太平岁月,饱尝乱世之苦的百姓也得以休养生息。

    这段太平岁月持续了七年之久,北方的刘协和袁曹自觉时机成熟,当即发出一纸诏书至襄阳,征召刘辩入朝觐见。刘辩自然不肯奉召,刘协随即便指斥刘辩有不臣之心,尽起大军三十万南下御驾亲征。

    刘辩随之还以颜色,指责刘协乃逆臣董卓所立,得位不正,调集交、扬、益、荆四州人马二十万北上,亦是亲自随军北上迎敌。

    一场决定天下归属的旷世大战,就此缓缓拉开帷幕。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