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骄宠盛世 > 第六六章 魅力加成
    浅浅的水红色的薄袄,深绿色的裙子,依旧是只简单的梳着双环,两侧分别是薄如蝉翼的红色绢花,并不大,只是点睛而已。

    明明和那个丫鬟一样的穿着,苏籽这一身并不是多么贵重,何况韩清宴顾及苏籽,还特意外面选的粗糙的料子,可是齐玉他们几个看到这样的苏籽的时候,都忍不住的想要低头,明明是不施粉黛,进屋换衣服之前便看着只是穷苦村姑而已,虽然也相貌姣好,可毕竟身体瘦弱,看着便弱不禁风的多了几分可怜之处。

    但是换了这样的一身衣服,看着却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最感叹的大概是那个和苏籽穿着一样丫头了,她虽然不说话,不会写字,可是总也知道是美还是丑的,其实看苏籽的身材比起这丫头更要瘦弱一点的。

    毕竟她卖身为奴,那婆子也得给她收拾的齐整了才好被人看上,相貌虽然只是清秀,可是也是少女的模样,反而是苏籽,在家里过着那样的日子,可不是比那丫头还惨吗,可是就是哪怕是苏籽不换衣服,让人都不自觉的想要仰望她,而这个丫头就让人轻视,而现在换了衣服之后,整个人便更是让人觉得另一个样子。

    “姑娘这一身穿着正是合适!”李大夫年纪大了,但是一双眼睛也是看出来苏籽这与众不同的气质来。

    他之前见韩清宴的时候便已经察觉这少年十分不一般,想也知道了,能让这少年看重的女子,总不会只有相貌,何况一个小女子在韩清宴的面前,居然没有一点说害怕的情绪,甚至可以和韩清宴这么直接对上,虽说是韩清宴故意相让,但也不是一般女子可以做到的。

    苏籽淡淡笑看着李大夫“告诉你家少爷,这衣服当我暂时借的,银钱我会给他的!”

    李大夫本来要说什么不是好东西,不用之类的话,却看着苏籽一双清清淡淡的,流光一般的大眼睛里面全是了然,那借口便怎么也说不出口了。

    苏籽见他这样支支吾吾的,也不多说什么,她的确是不想和这些无关的人为难,毕竟前世她和这些人也没有什么相关,他们有些只是因为韩清宴的命令帮她做过事而已,她不为难,可是让他们转告韩清宴,也是告诉韩清宴,她不是不知道他的算计,下一次她也不会这么好好的给面子了。

    便是为了她好又如何,她还不起,接受的太多,那个人是最思算计的,她明知道他在算计自己,而他想得到的那些又是苏籽给不起的,既然给不起,又怎么坦然的接受,她只盼着那人在她身边久了,便会知道她已经是爱不起,也没有心思去陷入所谓的爱情了。

    爱,那真的对她来说是奢侈的感情,好似从出生她便一直都不知道被爱,以及爱人是什么滋味,她可以无情,却已经做不到有情了。

    这样的她又何必耽误他,好好的前程,只要他爹娘好好的活着,他会有更好的未来,那个美好里,不会有她。

    忽略在想起这些的失落和悲哀,苏籽收敛心神,不再理会所有人,信步走到李大夫的面前“隔壁的铺子要多少银钱,我先暂时借了,等有了银子给你们东家!”

    李大夫看着苏籽一步步走到自己面前,感受到了很大的压力,在听着苏籽这么问自己的时候,也是犹豫了一下“东家去京城了,还有二十多日才会回来,姑娘不用客气的先用着,银子也是不着急的!”

    苏籽一向是观察力十足的人,此时见到李大夫这心虚的模样,如何不知道他这话里说的不够真实,状似随意的问起“公子给了你们多少银钱?”

    “五百两而已,也不知道公子是哪里来的这么多银子!”李大夫到底年岁大,说出口的时候硬生生忍住了,可是在李大夫身边的小伙计就不行了。

    只是看着苏籽一身的凌傲气质,又那样的美艳容颜,哪里还记得要保密,不过被苏籽这么一问,就说出口了,好在之前的迷恋在说出口之后,就马上捂着嘴,一脸惊恐的看着苏籽,他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说出来了,他明明是没想说的。

    苏籽暗自给之前交换来的一个魅力加成卡片点赞,准备下次跟这个人多换一点,她本来就是个十分美丽的女子,前世她那样远播的名声也从来不是假的,即使现在的她还只是个小小的少女,可是也不仅仅是那么简单,她从来知道自己的魅力如何,更懂得如何用这魅力。

    所以,在魅力加成卡的支持下,让一个心智不坚定的小伙计说出他想要的答案并不是有多难的。

    这个答案也没有出乎苏籽的意料,对那个家伙苏籽还是有几分了解的,他那样霸道,苏籽要用的东西,前世那院子里的一切都是他亲手布置,从不假手他人,她从前一开始也不知道那处处越来越符合心意的宅子是他这么用心的布置,也是在他们最后一次见面之后,才无意中得知原来真相是如此,刚知道的时候她心中滋味不可言表,只是后来也只能都放下,因她那时候已经有了更重要的事情,这些所谓的情感情绪,她必须放下。

    既然前世这人是这般的性子脾气,怎么会重生了一次就变了模样,他可以自己给她挑柴火,劈柴,自然这铺子也不会是让别人沾手,就好像是她重生了也还是她一样,韩清宴也还是那个霸道的镇北侯,特别是对跟她有关的一切,更是执着。

    “苏姑娘,公子是让我们保密的,您这样,我们也很为难!”李大夫苦笑,他算是看出来了,苏姑娘怕也不是一般人,也是,能被韩清宴这样痴情的,又怎么是一般人呢。

    苏籽淡淡的“连我问一句都抵抗不了,你们就是这样帮着他报仇的?有这个和我抱怨的功夫,还不如好好的练练意志力,免得下一次把要命的东西告诉不该告诉的人!”

    对于他这种好似求饶一样的语气,苏籽却是一点面子不给,这些人是以后帮着韩清宴复仇的,既然是这么重要的人,那么就必须得做好所有的事情,她不过就是小小的一个手段就问了出来,显然这些人必须得再练。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