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诡谲屋的秘密 > 第八十三章残缺的日记
    谢云蒙伸手拿出一本封皮已经掉落下来的黑色笔记本,是非常小的那种,只有手掌那么大。笔记本里至少有1/3的内页被撕去了,残留下来的内页断断续续写着前任房主人安泽所留下的日记。

    1989年11月25日,晴

    普通的一天,留滞在学校里批改考卷,并未过多与人冲突。

    离开之前,与门卫老周互道晚安,算是过得比较顺利。

    女儿回家有所怨恨,因为早读一年书,很多地方都未能跟上同学,我也是有心无力。

    ……

    1989年12月1日,小雨

    天气异常寒冷,本应上班,但课程被其他老师占用,所以无所事事便不去了。

    独坐窗前,等待女儿归家,接到班主任的电话,小学三年级的功课于女儿来说还是有些困难的。

    ……

    妻子已经离去了2月有余,至今未有信息传回家中。

    1992年1月18日,多云,午后有小雨

    该走的都已经走了,女儿已经小学毕业,功课有所好转。

    最近发现头脑经常昏沉,实在是无暇照顾。

    自己的工作越来越清闲,不知是否是好事!

    ……

    1993年6月14日,晴

    不知道为什么?奇怪的梦境越来越让我着迷,我试着打电话给报社,无果。

    残酷的是,无人相信我的判断。女儿也是如此。她怎么能连自己都不相信呢?

    ……

    1994年8月5日,窗外大雨瓢泼

    虽然回来的时候已是浑身湿透,但我依然兴奋难以自制,梦境终于体现出它的价值了。

    女儿听闻也很开心,表面虽然没有如我一般欢呼雀跃,但在此之前,她比我更为担忧。

    正确就代表价值,而偏差目前对我们来说便是一种玩笑了。

    ……

    1998年2月12日,晴

    名声和金钱,于我来说已经走上了另一个高峰,我从未梦想过,自己也会有如此风光的一天。

    戴宗山那边已经托朋友安排妥当,这周便可入住。

    可惜妻子已然不在,多少感觉有些遗憾和悲伤。

    女儿似乎并不开心,而我,却已经无法等待。

    ……

    1999年2月23日,大雪

    暴风雪已经持续三天以上了,也无人在往山腰间观赏风景。

    女儿现在越来越喜欢站立在窗前,一个人静静冥想,就如同过往的我一样。

    只不过她比我更具有才华,更像一位梦境女神。

    依然有人不惜代价上门拜访,我却不敢再收取金钱。

    梦境在逐渐枯萎,我开始思考,眼前的结局是否是自己的错!但我依然不愿承认。

    ——

    黑色笔记本中,保留下来的日记大致就这么几篇,可以看出,安泽先生并不是每天都能记录下他的生活,只是偶尔为之而已。

    但是那些撕掉的又是为什么呢?谢云蒙把手重新伸进箱子里,将下面零散的纸条一张一张拿起来,放在笔记本里面比对,却没有一张是可以吻合的。

    这些纸条上零零散散写着一些诗歌,谢云蒙没有耐心再看上面的内容,只是把它们整理好,同黑色笔记本一起放进了自己的衣服内侧口袋里,他准备找到小小之后,将这些东西拿给恽夜遥去看一看。

    小遥要比自己耐心得多,也许他能从中分析出一点什么来。

    最上面的一个箱子里除了笔记本和纸条,没有其他的东西了,谢云蒙将它搬到一边,继续检查其余的箱子,不过翻来翻去都是一些旧衣服和旧玩具,并没有特别的东西了。

    放弃在那些箱子中去寻找,谢云蒙将它们统统挪到房间中央,把周围的墙壁再仔细检查了一遍,对于这栋房子,他总感觉有哪些地方还可以突然发现一些密道或者暗室什么的,所以不能掉以轻心。

    脚步移动到与房门呈90度直角的那一片墙壁边上,也就是进门左手边的墙壁,谢云蒙用手指关节敲了敲,里面并没有空洞的声音。

    ‘这个对面应该是蓝色塔楼顶层第一间房间。’谢云蒙想着。

    ——

    这里我穿插一段解析:

    目前两栋塔楼,明处是22个房间,暗处也是22个房间,总共加起来就是44个房间。明处22个房间除去一个空房间之外,其余都有住客。

    且不管暗处22个房间到底有什么用处,我们目前要弄清楚的就是两栋塔楼之间的衔接和走向问题。

    因为无法立刻制作出图纸,必须全部要靠语言来描述,所以有不明了之处,还是要请各位读者多多见谅。

    之前我们有好几次也提到过塔楼的方位,但是两栋塔楼之间从内部楼梯出入的话,中间是横亘着一座天桥的。而且从房屋的整个结构来看,他们分别站立在主屋的两侧。所以说无论怎样看,都没有办法把它们完全拼接到一起。

    在这种情况下,为何塔楼内的隐藏楼梯在顶部出入口处可以做到紧密连接呢?

    大家应该还记得我对于之前房屋屋顶的描述,除去钟楼之外,褐色塔楼、蓝色塔楼和主屋,这些地方的屋顶都是衔接在一起的,而且我说过这些被瓦片全覆盖的屋顶是层层叠叠向上堆积,几乎让人站在雪地里分不清原本屋顶的高度,感觉除了主屋之外,每一栋楼都是一样高的。

    以上的解释除了说明大钟的实际位置是正对着褐色塔楼半中央,而非顶层之外。还说明了交叠的屋顶之间其实也有很大空间。

    进一步推演,恽夜遥和谢云蒙看见的秘密楼道,虽然形状和走向都与内部楼道做的一模一样,但实际上,旋转高度与长度都有些微差异。

    我们先来说旋转高度,可以用普通的弹簧来比喻,普通没有压制过的弹簧,不就像旋转向上或者向下的楼梯简缩版吗?

    两栋塔楼内侧明面上的楼梯,就像是两个没有压制过的弹簧,分一左一右放在那里,中间空开的部分就算做主屋和天桥的部分。

    从右边的弹簧底部向上延伸,然后从最顶端经过想象中的天桥,来到左边弹簧的顶端,再一路向下延伸,而左边弹簧的底部出口,就正对着钟楼大钟的方位。

    接下来,我们在用这两根弹簧来代表塔楼外围的秘密楼道,用重物将它们稍稍向下压制一点点,但记住了,千万不能压得太过,因为太过的话就很容易被人感觉出差异来。也容易造成两边房间大幅度的高低错位。

    首先在这里我要肯定一点,恽夜遥从密室入口进入的时候,以及他从蓝色塔楼最后一间密室进入娱乐室厕所的时候,所感受到的两边房间高低位置以及大小都是一样的,所以说,房间应该是在同一个水平面上,不存在高低差异。

    而接下来回到楼道的问题上面,主屋的屋顶是三角形的,顶点与天桥顶端的距离并没有相差很多,而且,目前上面积满了厚厚的白雪。

    其实说到这里,当时管家的尸体从天桥的缺口被推下去,为什么会一直滑到靠近偏屋废墟的雪地上的解释也出来了,大家配合上大钟所在空间的实际高度和四周的积雪形状以及突出的屋瓦边缘,都回想一下就能够出来答案。

    言归正传,当我们把弹簧稍稍向下压制一点点的时候,底部的出入口位置没有变,而顶部的出口位置就可以安然通过屋顶内部,但这还不是问题的全部解释,我们的问题要建立在谢云蒙和恽夜遥完全没有发现有差异的前提之下。

    所以说,就算衔接的两头出入口延伸进入了主屋的屋顶内部,不还是有一段直线距离吗?这段直线距离是必须要消除的,要不然整个弹簧的基础形状就会被改变。

    方法其实并不困难,但他有一个困难的前提,那就是必须两栋塔楼全部镶嵌在主屋上面才行,从一开始我们就知道,蓝色塔楼是与主屋娱乐室组合在一起的,所以剩下的全部问题都集中在褐色塔楼上面。

    我们必须首先证明双开门的秘密,才能进一步证明着塔楼之间衔接的最后一段直线距离是如何消除的?因此在这里还需要大家再耐心等一等。

    至于房间之间为何没有存在高低差异,这个就太好解释了,只要调整密室上下墙壁之间的留余厚度,便可以将它们拉到持平的位置上,当然,这要在塔楼建筑初期就仔细计算和测量好。这里不会影响到主屋的建筑。

    ——

    视线回到谢云蒙所在的房间里,他并没有从位于顶层的第一个密室里面,找到通向内部房间的房门,这一点非常奇怪,根据恽夜遥的行动来看,应该是有的。

    现在谢云蒙没有办法同恽夜遥沟通,所以他自然而然认为这里没有内部相接的房门。我们的刑警先生走出房间,继续向下。

    照他的惯例,下一个遭殃的就该是在管家和小恒房间之间的那个密室门了,可是他没有机会在破坏这扇房门了,因为他看到了安泽的日记,而这份日记里隐藏的秘密让凶手不得不对他提前动手。

    是的,一直有人在监视着刑警先生,一个满身鲜血,曾经被‘舒雪’认为是死人的人,此刻已经靠近了刑警所在的位置,她的到来无论是好是坏,对于刑警先生来说,暂时都会让他陷入同柳桥蒲一样的境地。

    凶手需要替罪羊,而且他反其道而行之,选择的替罪羊并不是那些普通人,恰恰就是正在努力调查的刑警们。谢云蒙不能再靠近陷阱了,要让他和日记完整保留下来,所以此刻某个人必须提前行动。

    而小魅、柳桥蒲和恽夜遥都同时被逼到了危险的境地,暗色天幕下,凶手似乎已经着手开始掌控大局了,刑警们最终还是被罢了一道。在即将临近犯罪者最最活跃的午夜之前……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