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威武不能娶 > 第三百三十一章 不似个年轻人
    在夏易看来,蒋慕渊在百姓之中的好名声,全是实打实的。

    以蒋慕渊的出身,完全不需要那般辛劳,可偏偏,他脚踏实地又心怀百姓。

    夏易不止一次想过,嫁给这般出众的小公爷,顾姑娘一定能过得很好,而夏易也希望她能过得好。

    坐在杌子上胡乱想了一通,药煎好了,夏易倒出来给黄印送去。

    黄印正闭目养神,时不时咳嗽几声,听见动静,他睁开眼睛看向夏易,道:“辛苦你了,不止看诊,还要煎药。”

    夏易把药碗放在床头,笑道:“这有什么,我直到去年夏天,都还是乌太医身边的药童呢,药童做的不就是写方子、抓药、煎药的活儿嘛。”

    在京为官多年,黄印也认得夏易的父亲夏太医,因而对着夏易,颇有几分对着晚辈侄儿的感觉。

    黄印定睛看了夏易一会儿,笑着摇了摇头:“你和小公爷岁数差不多吧?年轻就是好。”

    夏易闻言一怔,刚琢磨要开口,黄印已经说下去了。

    “我昨夜与小公爷吃酒,也是我醉糊涂了,与他说了些原不该说的话,”黄印道,“可如今想来,我不像是与一个年轻人说道了,明明都未及弱冠,你看着通透,小公爷则是稳重,反而是我这个年过四十的,没点儿踏实样子了。”

    夏易失笑。

    黄印自顾自说,夏易就做个听客,直等到汤药没有那么烫、能入口了,黄印才端起药碗一饮而尽。

    等黄印漱了口,夏易才收拾了空碗离开,让黄印好好休息着。

    黄印重新闭上眼睛养神,许是汤药暖了脾胃,他犯了困,迷迷糊糊睡着了。

    睡梦之中,他仿佛又成了当年那个背着书篓进京赶考的年轻书生,一入京城就遭了贼,身上只剩下十来个铜板,站在繁华的东街上举目无亲又不知所措……

    等黄印再醒来时,天色已经暗了。

    他沉浸在梦境之中,思绪许久才渐渐回拢。

    想到当初那一穷二白、饿了两天肚子、被同是赶考的曹峰捡回去的自己,黄印想,与他自己的十七八岁相比,昨夜与他说话的蒋慕渊,那些想法、那些心境,当真不似个年轻人。

    因着黄印病倒了,豫南府的收尾工作比预计的多花了几日,直到一切妥当,蒋慕渊才又往荆州府去。

    快马加鞭赶到府衙,里头也是热火朝天的。

    春种秋收,哪怕今年的收成不能指望,但能救多少是多少,工部这些时日就没松过气。

    徐砚对水利有些心得,对农耕就纯属摸瞎,他也就不胡乱指挥,认真听懂行的官员讲解,到田间地头跟百姓请教,一段时日下来,多少有了些概念了。

    他此刻的重心倒不是在农耕上,而且配合是春种的时间,调动人手把堤坝重新修建起来。

    而重修最缺的,是银子。

    六年前的重修,徐砚就经手做了稽核、估销,他很清楚把堤坝修起来要花多少银子,国库空虚,这在工部官员之间也不是什么秘密,徐砚反反复复重新修改着计划,最终还是咬咬牙,不敢在用料上省银子。

    把写好的册子交给蒋慕渊时,徐砚背过身抹了抹额头,暗暗想,得亏有查抄出来的那些银子,若不然,这堤坝都不知道要怎么修了。

    蒋慕渊从头到尾认认真真看了,偶有几处不懂,便开口问徐砚。

    徐砚解答一遍,蒋慕渊就理解了,这叫徐砚颇为佩服。

    他知道,小公爷在赶赴两湖之时,就已经做了不少功课了,水情如何看、灾后如何做,心里都有一本谱,即便是碰到与堤坝修建相关的,小公爷大体也都知道。

    想当初,徐砚刚到工部任职,头一次接触这些时,也是费了一番心思的。

    蒋慕渊看过了,把册子放下,勾着唇笑了笑:“才刚刚运回京里的银子,还没在库里摆上多久,又要再搬回来……”

    话只说了半截,徐砚听懂了,这是在担心圣上要不高兴呢。

    不过,作为臣子,事关圣上,徐砚不好说什么,只能眼观鼻鼻观心的,当作没听明白这一句。

    蒋慕渊也是随口说一句,把册子交还给徐砚,他笑着道:“如今两湖上下,官场人手不足,等新官上任,大抵还要些日子,重修之事,劳烦徐侍郎盯紧一些,而新官到任之后,你依旧做主修建,不用把这些事情交出去,他们未必懂水利。”

    徐砚也担心外行指导内行,可他毕竟不是两湖的父母官,新官到任之后,彼此之间恐怕会有拉扯。

    现今有了蒋慕渊这句话,徐砚做事就放心许多,他自是颔首应下。

    京城之中,又落了一场春雨。

    吴余氏定下的返程日子已在眼前,哪怕她万分舍不得,都要回乡去了。

    “我这次得了信就来的,也没给准备什么,”吴余氏握着吴氏的手,道,“回头让人给你捎些孩子的东西来,你嫂嫂要坐月子带孩子,没人给你送催生包,你别怪我们。”

    吴氏摇头道:“我怎么会怪你们,不在一城住着,隔了那么远,您还来看我,我高兴都来不及的。我生产上的事儿,您不用替我担心,等我回头给您送好消息去。”

    吴余氏还有话想说,绕在嘴边半晌,终是咽下去了。

    对娘家来说,大小都平安就是好消息,可对婆家而言,终究还是盼着哥儿的。

    虽然顾家上下都疼姑娘,可那也是有哥儿在前头了,若打头的是个姑娘,肯定会有些失望的。

    当然,吴余氏晓得顾家人都极好,哪怕先是个姐儿,他们也不会为难吴氏、苛待孩子,但四房毕竟就顾云齐这独苗,吴余氏都盼着能开枝散叶,更别说四房自己了。

    搂着女儿,吴余氏拍了拍她的背,到底没有说出给吴氏压力的话来,只是挤出笑容,道:“那就等着你的好消息了。”

    吴氏送走了吴余氏,失落了两日,不过有顾云锦陪着说话,她很快就习惯过来了。

    雨过天晴的下午,吴氏让顾云锦把手搁在她肚子上时,顾云锦头一次感受到了小家伙的存在。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