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 第1092章 你在找谁?
    是他想起了什么?还是别人告诉了他什么?

    正在她疑惑的时候,祝烽又说道:“就算不是,今后也会是。”

    猝不及防的,就听到了他这样霸道的宣布,南烟先是愣了一下,再回过神来的时候,不知怎么的,就有点脸红。

    虽然,这个时候在马车里,光线不怎么好。

    即使她脸红,也看不太出来。

    但南烟还是能感觉到自己的脸颊微微有些发热,闪烁的目光情不自禁的移向了一旁。

    这时,她莫名的想起了曾经秦若澜跟自己说过的那些话。

    “那个时候的他,跟现在也不太一样。”

    “他的脸上有很多表情,也有很多情绪,不像现在不能表露人前,我看到过他大笑的样子,也看到过他沮丧的神情,甚至——”

    “那个时候的他,真实得多。”

    ……

    曾经,那些话让自己痛苦不已,虽然知道在皇帝面前争风吃醋是一件最愚蠢的事,但一想到秦若澜曾经占据过少年时祝烽所有的喜怒哀乐,她还是会忍不住难受。

    但现在——

    前尘尽忘的祝烽,是不是也会有几分以前的影子?

    因为,他把很多事情都忘记了,是不是也会恢复到过去的一些心性?

    那自己,是不是也有机会,一窥他过去的样子?

    “……”

    感觉到她在走神,祝烽的心中不悦

    “你在想什么?”

    “呃?”

    “朕在跟你说话!”

    “……”

    这个男人,不管到了什么时候,哪怕失忆,也一如既往的霸道。

    只要他要,就一定要得到。

    所有,自己想要一窥他过去的样子,但实际上,他过去的样子,也就是这样呢?

    南烟轻叹了一口气,用沙哑的声音低声说道:“是。”

    只是一个简单的字,却像是抚慰了祝烽。

    他的眼中也不住,露出了一丝笑意。

    但,下一刻,脑海中又浮现出了一个人影——让他一直如鲠在喉的人影,而秦若澜说过的话,还有她身边的宫女说过的那些话,又隐隐的在他的耳边回响了起来。

    “那你跟黎——”

    “呃?”

    南烟茫然的睁大眼睛看着他。

    祝烽略一迟疑。

    原本还要问她跟黎不伤的关系,但话说到一半,突然又顿住。

    他既然已经打定了主意不稳,那就谁都不应该问。

    而应该自己去看。

    于是,淡淡的道:“没什么。”

    看到他的脸色有异,南烟诧异的看着他,而就在这时,他们的马车停了下来。

    南烟晃了一下:“哎?”

    这时,叶诤的声音在外面响起:“皇上,我们到了。”

    “嗯。”

    祝烽点了点头,再低头看着还躺在自己怀中的南烟,似笑非笑的:“还要睡吗?”

    “……”

    这句话,倒像是在取笑她,一直窝在自己怀里不起来似得。

    南烟脸一热,急忙挣扎着,从他的怀里撑起身来。

    刚刚,也不是她赖着不走,而是有些惊讶,自己睡着的时候还在皇后驻扎的营地里,睁开眼睛就已经是在马车上,而现在,竟然已经到了鹤城了!

    自己这是睡了多久?

    仿佛看出了她心中所想,祝烽说道:“你睡了整整一天了。”

    “啊?”

    南烟更是大吃一惊,怎么自己一点感觉都没有呢?

    祝烽道:“你是真的累了,路上颠簸成那样,也没有醒来。”

    当然,也是因为他一直将她好好的护在怀中的缘故。

    他不说,南烟自己也感觉得出来,尤其起身之后,因为靠在他怀里太久,脸颊上都被压出了衣裳褶皱的印子,红彤彤的。

    看到她这样子,祝烽隐隐的有些想笑。

    但脸上,还是保持着沉稳。

    “下车吧。”

    “嗯。”

    南烟脸上泛红的跟着他一起下了马车。

    抬头一看,却是惊了一下。

    他们的也不知道他们的车队是什么时候进入鹤城的,但眼下一抬头,就看到了熟悉的景致,一个宽敞的别院大门,门上的牌匾是四个大字。

    金楼别苑。

    他们又回到这里了。

    南烟一时间有些唏嘘。

    而再一回头,就看见别苑的门口,当地的官员都已经前来迎驾,祝烽原本抓着她的手,这个时候也松开了。

    南烟急忙退到了一边。

    官员见驾,嫔妃自然是不能跟在旁边的。

    她退到了皇后和秦若澜的身边。

    秦若澜转头看了她一眼,眼中的神情更阴暗了几分。

    祝烽身上绣着五爪金龙,她的脸上就印出了一个龙爪的印子,清晰可见,就算这段时间大家都在马车里赶路,看不到他们在做什么,但看到她脸上的印子,也能想得到,这一路上,祝烽自然是一直抱着她的。

    这种认知,让秦若澜原本就已经沉痛得心,更添了几分刺痛。

    但南烟顾不上她。

    见到那些官员之后,祝烽只简单的交代了两句,立刻便有人传令下去,关闭鹤城四周的城门。

    一众人开始往金楼别苑里面走。

    闻夜紧跟在祝烽的身边,一边往里走,一边说道:“皇上,现在要去北平调兵了吗?”

    “……”

    祝烽的脚步微微停了一下。

    但也只是一下,他又继续接着往前走,说道:“不用。”

    “啊?”

    周围的人都愣了一下。

    虽然鹤城离北平还有一段距离,要调兵的确也需要时间,但现在,他们只能靠去北平调兵。

    毕竟,鹤城原本不是一个战略要地,这里也只有一些常规的官府的守卫,并没有守军。

    人马不超过两千人。

    而宁王既然已经公开要篡权夺位,派出的人马就不可能是之前那几百几千人的队伍,他手下还有一支骁勇善战的朵颜卫,这要打过来,只怕是要摧枯拉朽的!

    凭着四周的城墙,和他们带来的这一点人,根本不足以抵抗!

    连许妙音听到这句话,也露出了迟疑的神情:“皇上?”

    祝烽只看了他们一眼,道:“照朕吩咐的去做。”

    “……”

    众人无法,只能纷纷下去。

    就在这时,南烟感觉到了什么,下意识的往周围看了一眼。

    人群中,没有黎不伤的身影。

    他人呢?

    祝烽像是感觉到了什么,看着她四下搜寻的目光,冷冷道:“你在找谁?”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