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其它小说 > 凶案侦缉 > 第九章 孩子的声音
    原本以为绑匪这一次来电话,应该是又要给林杰他们布置什么折腾人的任务,结果他只是让他们第二天再带着赎金到某个指定地点去,当然了,这个指定地点又是一个非常折腾人的地方,需要换乘好几条线路才能到达。

    对于绑匪提出的这样的要求,林杰也显得十分气愤,但是又不得不努力隐忍,并且他对于绑匪的意图似乎也产生了某种怀疑。

    “你说的这些要求,我们可以答应你,但是你得让我跟我儿子说话!我要确定林开朗现在是好好的,平平安安的!”他额角青筋暴起的对电话那头吼道。

    那边沉默了一下,答非所问的说:“林开朗现在是我们的摇钱树,我们怎么可能把他怎么样!你们只要老实一点,按照我们的要求做,他肯定没事。”

    “不行!你们不要这么应付我!我要和林开朗说话!现在就要!”林杰当然不会那么轻易就放弃自己的要求,毕竟确认林开朗的安危,这对他们来说也是非常重要的事情,如果林开朗已经出事了,那么所有的营救行动就都没有意义了。

    对方又是一阵沉默,然后才开口说:“好吧,你等着。”

    电话那边安静了几秒钟,然后是一阵脚步声,还有悉悉索索的不知道什么声响,随后有人小声的嘀咕一句什么,随后一个男孩子的声音从听筒那边传出来。

    “爸爸!妈妈!救救我!我好害怕!你们一定要救救我啊!”男孩子似乎是在哭喊着的,声音里面透着一股子惊恐的味道,一边说一边哭。

    “开朗!开朗你别怕!爸爸和妈妈一定会努力救你的!你跟爸爸说,他们有没有打你?他们给不给你吃饭?你现在怎么样?”

    电话那边却再没有了声音,林杰喂了几句,不见回音,再一看手机屏幕,原来是对方已经挂断了电话,没有给他再继续和林开朗对话的机会。

    林杰腿一软,跌坐在范季影的病床旁边,脸上的表情非常的复杂,范季影也靠坐在那里,两只手死死的揪着被单,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掉。

    杜鹃站在一旁谁都没有开口,她也能理解这对夫妻现在复杂的情绪。一方面听到了林开朗的声音,知道他还好好的,这或多或少能让人稍微安心一点,但是另一方面,一想到孩子还在绑匪手里,不知道被关在何处,这又让人十分揪心。

    唐弘业在绑匪让林开朗出了声之后,就到走廊里面去打电话联络其他同事了,既然林开朗能够在电话里面出声说话,就说明他和绑匪应该是在一起的,那么这个绑匪现在所在的位置,应该也就是拘禁林开朗的那个地点,这样一来,只要确定对方打电话出来的那个基站位置,就算有方圆一公里左右的误差,毕竟也已经等于是在最大程度上缩小了范围,所以只要动作够快,说不定会有收获。

    一个十四岁的少年,不管是身高体型已经不是小孩子的程度了,目标会比较大,而且行动力也更高,唐弘业不认为绑匪会蠢到频繁的带着这样一个大目标到处去转移关押地点,所以只要锁定了大体的区域,在那个区域内进行排查,成功把林开朗救出来成功几率还算比较高的。

    没过多久,对方当时打那一通电话所在的区域就被确定下来了,唐弘业连忙和杜鹃小声的说了一下,因为两个人被借过来主要就是因为比较面生,所以可以假装成范季影的妹妹和妹夫,不被绑匪发现,所以那边的排查工作他们两个人自然也是不方便参与进去的,只能在这边等消息。

    大约在吃了晚饭之后没多久的时间,排查那边还没有什么消息,范季影的病房里面倒是来了一大群人,都是女的,从二十出头到三四十岁不等,唧唧喳喳,一下子把病房搞得好像是大市场一样的热闹。

    杜鹃和唐弘业被挤在一旁,听着这些人七嘴八舌的向范季影表示关心,很快就搞清楚了这些人的身份和来意——她们都是范季影工作那家幼儿园的老师,听说了范季影家里面出了这样的事情,所以就集体跑过来探望了。

    范季影其实在这种时候也并没有什么心情去应付这些来探望自己的同事,但考虑到这些人也是一番好意,所以几乎是强打着精神和她们寒暄。

    “你说说,怎么就会出了这种事儿呢……”有一个看起来三十多岁的女老师,坐在范季影的病床边上,说了几句安慰的话之后,悲从中来,竟然自己先哭了起来,“范姐你一直是我心目中幸福的典范,每次只要一想到你们一家人和和睦睦,那么幸福,我就觉得人生特别有希望,有奔头!结果没想到……”

    她兀自哭得伤心,旁人一下子也都被她搞得有点不知所措,包括原本最需要被人安慰的范季影,也不得不故作坚强的说几句安慰那个女人的话。

    “黄老师,你别难过,都会好起来的,肯定会好起来的。”范季影一边说,一边流着眼泪,现在自己的儿子的安危都还没有保障,她实在是没有办法去心平气和的安抚别人的情绪,反而还更加的触动了自己内心的痛苦和忐忑。

    林杰有些看不下去了,皱着眉头正准备开口,护士就已经从门外进来了,虽然说现在还没有过探视时间,但是范季影病房里面一下子来了这么多人,声音比较嘈杂,这会儿又是有人在失声痛哭,严重打扰到了其他病房患者的休息,所以护士便黑着脸走进来,告诉她们尽快离开,探视的人数太多,太吵闹,干扰了病房里面的正常秩序,所以不可以再继续逗留下去了。

    被护士给说了一顿,这些老师也有点面子挂不住,不过护士说得也没有错,医院病房本来就不是一个适合喧哗的地方,再加上本来范季影情绪就不佳,现在被这个黄老师又那么一哭一撩拨,就更是崩溃得厉害,所以大家也看得出来,现在确实也不太适合继续留在这里打扰范季影了。

    于是就有人率先表示告辞,其他人纷纷附和,还有人非常识趣的过去拉着还没止住眼泪的黄老师的胳膊,把她搀扶起来,众人又七嘴八舌的说了几句表示关怀的话,然后就纷纷离开了,她们离开之后,病房里面顿时就安静下来。

    范季影的情绪特别低落,整个人看起来非常的焦虑,林杰有些恼火,一边安慰范季影,一边忍不住想要咒骂几句方才那个惹事的黄老师。

    “她是不是脑子有问题?这种时候长一长脑子也说不出来那种话吧!跑到这里来哭哭啼啼!她是怎么想的?!这种时候还要别人去安慰她?!简直就是个神经病!”林杰咬牙切齿的说,一边说一边眼睛还狠狠的朝门口的方向瞪了一眼,就好像他这么做的话,已经离开了的黄老师能够感受得到一样。

    “算了,她也挺不容易的,平时性格就比较多愁善感……”范季影不想让林杰过多的去指责那个哭鼻子的黄老师,但是以她当下的处境,也实在是没有办法去设身处地的体谅别人,索性摆摆手,不想再提那些。

    不一会儿护士就又过来,给范季影做了几项检查,发现她血压也又有升高,便把林杰给说了一顿,让他以后做好把关的工作,不要一下子让那么多人过来探视,更不要让人惹了范季影情绪出现过大的波动。

    林杰被护士说了一顿,虽然说也有点窝火,但是作为范季影的丈夫,护士叮嘱他这些,他也没有不识好歹的去反驳什么,就都全盘接收下来。

    被那一大群幼儿园老师这么一打岔,时间就又过去了一大截儿,唐弘业到走廊里面去打了一通电话,询问另外一边的排查情况怎么样,得到的答案是那一片范围也不小,现在排查只进行了一半的样子,但是没有任何的收获。

    “暂时还没有,不过还有一半左右的范围有待排查。”唐弘业挂了电话回来,小声的对杜鹃说,“还有希望,咱们再等一等看。”

    杜鹃点点头,没有作声。方才那些幼儿园老师来看望范季影,虽然说哭鼻子的黄老师是其中比较不懂得场合,也不太会说话的那么一个,但是其他人其实话里话外也非常委婉的流露着差不多的意思,那就是有些不敢相信,范季影和林杰他们一家三口那么幸福,平日里夫妇二人在为人处世这方面也没有什么瑕疵,不明白为什么会遇到这样的无妄之灾。

    一想到一个日子过的好端端的三口之家,突然就遇到了这样的无妄之灾,再看看林杰和范季影充满了希望,等着林开朗被成功解救的消息这个样子,杜鹃头一次特别特别希望自己之前的判断都是错的,并且错得离谱。

    毕竟对于一个案子的判断是否正确,永远比不上一家人的幸福平安更重要。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唐弘业和杜鹃不能直接去参与排查,神经却是更加的紧张,当着林杰和范季影的面,还得努力的保持着镇定。唐弘业平日里算是非常淡定的人了,这回都忍不住时不时的看一眼手机,看看上面有没有什么消息,或者有没有打进来的电话自己没有听到。

    结果当然是没有任何的消息,这种状况一直维持到了半夜,因为医院里面不允许那么多人留宿陪护,唐弘业和杜鹃都已经回到了住处,唐弘业才终于接到了一通来自于二大队同事的电话,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

    好消息是排查行动并没有引起特别大的动静,所以基本上可以不用担心惊动绑匪的问题。坏消息是,他们并没有在那一片区域范围内找到林开朗的踪迹。

    这就有些奇怪了,明明绑匪打电话的时候,就是在那一片,并且还让林开朗和林杰说了话,为什么却找不到踪迹呢?

    “难道说,当时林开朗和绑匪是在一辆车子上面么?”这个消息让杜鹃睡意全无,她皱着眉头,有些想不通,“除非当时他们正在一辆移动着的车辆上面,目的是想要把林开朗从一个地方转移到另外的一个地方,否则的话,就没有办法解释定位区域内没有办法找到孩子的这个问题了。”

    “对,我也是这么想的,毕竟咱们是在绑匪打来电话的同时就进行了定位,然后就锁定范围开始排查的,没道理不光没找到林开朗本人被拘禁的场所,就连周边的居民也没有人曾经注意到过任何反常的迹象啊!”唐弘业也有些困惑,“那一片区域我方才有查过,并不是特别繁华并且人口密度大的地方,都是一些老楼,快要变成危楼的那种老楼,那种地方最大的一个特点就是居民相对比较固定,谁跟谁都可能是认识的,外人到那附近活动很容易就会被注意到。”

    “如果真的是在带着林开朗转移的路上打的电话,那绑匪这一伙人的胆子可真的是够大的!这也太有恃无恐了!难道就不怕中途出现什么岔子么?”杜鹃觉得有些惊讶,“这也是在太嚣张了!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底气?”

    “嗯,这个问题确实是挺让人感到奇怪的。”唐弘业也是眉头紧锁,“就像你之前的判断那样,这一伙绑匪的行为模式,实在是有些非常规,感觉对赎金根本不是特别的上心,就好像是猫在玩弄老鼠一样的,折腾折磨林杰和范季影玩儿。这么做的意图,实在是让人觉得有些不踏实……”

    “是啊……”杜鹃叹了一口气,“我头一次这么迫切的希望能够证明自己的想法是多么的离谱。”

    “算了,先不想这些,这都不是咱们主观上能左右的事,”唐弘业伸手摸了摸杜鹃的头,“还好,不热了,你早点休息,明天不知道还要怎么折腾呢!绑匪来电话时候的声音已经录下来发回局里了,看看他们是用什么变声器进行的声音处理,如果能够成功还原,说不定也能有点帮助!”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