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大道朝天 > 第六十八章小妈来了?
    晨光落下,宝通禅院深处的塔林像白色的宝石般闪闪发亮,山脚下的菜园还是那样安静。

    桐庐睁开眼睛醒了过来,看着暗沉的墙壁,闻着空气里的菜油味道,有些惘然。

    他用了些时间才真正清醒,大概明白当下的情形,有些艰难地撑着坐起身来。

    他忽然发现对面坐着一个怪人,脸是绿色的,眼神极其冷漠。

    怪人自然便是苏子叶。

    苏子叶与桐庐分坐床的两头,沉默对视,气氛很是诡异。

    桐庐的脸色忽然变得有些苍白。

    他准备召出飞剑将对方斩杀却没有成功。

    然后他才想起来昨夜自己的飞剑便已经断了。

    “你认识我?”

    苏子叶感受到了他的杀意。

    桐庐说道:“只凭脸便能确认身份,整个朝天大陆只有你们两个人。”

    苏子叶是魔胎转生,尸毒入体,脸是绿的,自然好认,他知道这一点,但是另外那个人是谁?

    “还有一个是井九。”

    何霑从屋外走了进来。

    苏子叶问道:“为何?”

    何霑抬起手在脸上拂过,说道:“因为他生得很好看,你没听说过?”

    苏子叶怔住了,他听说过井九的传闻,以为有些夸张,现在看来难道竟是真的?

    何霑对桐庐说道:“你们两个不要打架,屋子里就这一张床给你们两个病号用,把床弄塌了怎么办?”

    桐庐看着他,说道:“你要不要解释一下现在的情况?”

    何霑摊开手,说道:“不要问我,我也不知道你是怎么来,情况就是这么诡异。”

    他觉得自己很无辜,这两天里只是摊手的动作便做了多少次?

    “你昏迷之前还记得什么?”

    一道清冷里带着傲气的声音响了起来。

    三人望过去,才发现童颜一直坐在窗边下棋。

    从始至终,童颜没有说话,没有出声,竟让人遗忘了他的存在。

    桐庐很吃惊,没有想到童颜居然也会在这里,然后开始思考他的问题。

    前夜海州城外一片混乱,剑光穿梭,凶险四处。

    他当时的精神有些恍惚,好几次险些受伤,完全凭本能避开。

    直到某一刻,不知道是因为伤势发作还是气急,他眼前一黑便昏了过去。

    昏迷之前,他只记得夜空里到处都是剑光,如暴雨一般。

    然后,海州城外落了一场真正的暴雨。

    崩裂的云台在暴雨里,向着海面落下。

    桐庐沉默了很长时间,望向童颜说道:“所以这些事情你都知道?”

    童颜说道:“我一直怀疑西海,从此着手是我的提议。”

    桐庐很是生气,盯着他的眼睛质问道:“所以你们都瞒着我?”

    前夜当着过南山的面,他已经提出过这个问题。

    过南山说因为他是西海弟子,所以要瞒着他,而且他们想对付的是不老林,不是西海剑派。

    童颜与过南山的性情不同,给出的答案自然也不一样,更加直接,而且很锋利。

    就像他这几年有所转变的棋风。

    “西海剑派就是不老林,那么换作你是我,你会说吗?”

    听到这句话,桐庐再次沉默了很长时间,望向何霑低声问道:“这里是何处?”

    何霑再次摊手,说道:“这里是只有青菜豆腐与糙米、连香辣豆腐乳都没有的宝通禅院。”

    桐庐有些意外,问道:“你们在这里做什么?”

    何霑指着床对面的苏子叶说道:“他在益州被不老林的刺客下了毒,只有这里能治。”

    桐庐冷笑说道:“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你们一直与这个邪派妖人有勾结?”

    最近数百年,邪道势衰,那些老怪物早已消声匿迹,玄阴宗少主可以说是最出名的邪修。

    苏子叶看着他嘲讽说道:“你现在身份和我差不多,最好习惯一下。”

    童颜对桐庐说道:“到底是谁把你扔到这里来的?”

    何霑有些紧张,如果桐庐能够记得一些事情,那个困扰他多年的问题,便有可能得到答案。

    桐庐摇了摇头,他是真的记不起那天夜里最后发生了什么事情。

    童颜望向何霑说道:“不用着急,对方连续送东西过来,显得有些着急,应该离出现不远。”

    一道声音在屋外响起。

    “我一直觉得棋琴书画这种东西没有意思,现在看来,下棋确实可以让人变得聪明些。”

    一位白衣少女走进屋里。今日她没有蒙着面纱,看似寻常无奇的面容,在晨光下显得无比明亮。

    何霑与桐庐很是吃惊,便是童颜也非常意外:“过冬师妹?”

    听到这个名字,苏子叶眼神微凝。原来白衣少女便是水月庵的过冬,听闻她是连三月的关门弟子,为何会出现在宝通禅院,与他们讨论的这件事情又有什么关系?

    过冬说道:“你们几人在这里住得可还习惯?”

    童颜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只是静静地看着她,仿佛要看穿这张普通无奇的面容之下,究竟隐藏着什么。

    何霑神情惘然说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过冬说道:“宝通禅院与我水月庵本属一脉。”

    童颜忽然说道:“而且这里离益州城近,想要解毒,肯定会来这里。”

    过冬说道:“你确实很聪明,我果然没有看错人。”

    童颜微微挑眉。

    这种语气有些居高临下,就像长辈对晚辈的点评。

    过往除了二位师尊,便只有井九曾经用这种语气对他说过话。

    苏子叶的眉皱得更深。

    以往他如果与正派弟子相遇,或者是对方想都不想便要杀他,就像刚才的桐庐那样,或者是他杀对方。

    白衣少女进屋之后,看都没有看他一眼,这种无视比敌视更让他不习惯。

    何霑这时候清醒了些,问道:“你来这里做什么?”

    过冬平静说道:“你们不是一直在猜那个人是谁吗?”

    屋子里变得异常安静。

    晨光落在棋盘上,仿佛都有声音。

    苏子叶冷笑说道:“你修行不过十余年时间,怎么可能是何霑想找的那个人?”

    他是天生魔胎,修行者的气机感应特别敏感,判断修行者境界高低以及岁月长短的能力堪称神奇。

    何霑很清楚这位朋友的能力,心想既然过冬师妹你还很年轻,那怎么可能是自己亲妈,最多是个小妈……

    过冬忽然对他说道:“庵后溪石下的那块纱,你还没有用过吧?”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