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大道朝天 > 第六十章井九讲故事
    青山两大通天境齐至。

    西海剑派能如何?

    百里外的那位通天境大物做出了自己的反应。

    海边再生一剑。

    那道剑光较诸先前更加明亮,更加骇人,仿佛要夺了天地之威,如鲲鹏般扶摇而上,很快便穿过虚境,直至消失无踪,应该是进入了雷域。

    难道西海剑神准备用剑引来天雷,冒着天大的风险独战两位通天?

    无数道视线望向夜空深处。

    修行者们带着各种情绪,紧张地等待那道剑光再次出现。

    元骑鲸站在鲸背上,负手看着夜空,沉默不语。

    风雪暴雨皆止,星光再临,站在虚境里的那道高大身影也没有什么动作。

    元骑鲸在等什么?青山掌门真人在等什么?为什么他们不提前出手?

    布秋霄心头微动,望向数百丈被剑影缚住的西王孙。

    西王孙的伤势极重,脸色苍白,却依然保持着威严,只是看着夜空里的眼神不再幽深,而是充满是讥讽的意味。

    布秋霄忽然懂了,对着近处的修行者们喝道:“退远些!”

    话音方落。

    那道剑光重临人间。

    嘶的一声响。

    天空仿佛被切开了一道口子。

    一道剑光如闪电般,与倾泻而落的星光一道落下,照亮整座云台。

    云台四周的夜空里响起无数声惊呼。

    因为人们看到了不可思议的画面。

    ……

    ……

    青山很安静。

    大阵关闭,碧湖峰顶的雷光消失无踪,自然也没有暴雨如注的景色给清容峰上的女孩子们看。

    除了南忘等峰主还有闭关潜修的长老、弟子,所有无彰境以上的青山弟子都去了西海。

    无彰境以下的低阶弟子虽然不知晓具体事由,也猜到了应该是有大事发生,或者担心,或者紧张不安,根本无心练剑。

    九峰自然安静,神末峰也如此,除了铁壶里茶水的沸腾声,再没有别的声音。

    井九躺在竹椅里,端着茶杯,看着远方,不时饮一口,不知道在想什么。

    赵腊月与顾清、元曲看着他的背影,对视一眼,然后摇了摇头,心想确实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西海那边的局势想必很紧张,引发这件大事的柳十岁只要没回到青山,便应该很危险,井九为何不担心?

    这是因为他们不知道,掌门真人与井九之间的那个交易。

    井九让弗思剑去异大陆请动巨人朋友盯着被浓雾锁住的群岛,掌门真人便要保证柳十岁的安全。

    那位巨人从鸣泉秘境里拿了根万年老树,现在正盯着那片雾犯困。

    在井九看来,有柳词照看,还有不二剑与那朵茉莉花,柳十岁如果还会出事,那小家伙的运气也实在太糟糕些。

    他忘了柳十岁的运气向来不怎么样,而且没算到柳十岁离开不老林后没有直接回青山,却是去取那把剑。

    至于青山宗与西海剑派这场战争的胜负,他不是很关心,因为不需要担心。

    “为什么?”

    听到元曲的问题,井九把茶杯递给顾清,说道:“因为两个通天比一个通天多一个通天。”

    这是句废话。

    也可以说是连孩子都觉得无聊的算学常识。

    废话之所以被称作废话,是因为不言自明。

    不言自明的道理,一般来讲都颠扑不破。

    最简单的算学常识,也往往最无法推翻。

    元曲摸了摸自己的头,心想确实是这个道理。

    顾清则是有些意外,问道:“掌门真人与剑律都去了?”

    赵腊月心想若非如此,几年前井九和自己为何要去把白鬼大人从碧湖峰请过来。

    想着此事,她看了崖畔那只白猫一眼,对井九问道:“西海也有镇派神兽,我们见过的那只飞鲸。”

    井九说道:“那只鲸是个假通天,而且元骑鲸的名字克它。”

    顾清怔了怔,想了想才明白是什么意思,忍不住笑了起来。

    元曲又摸了摸自己的头,心想这没什么道理吧?

    白猫趴在崖边听着他们说话,心想这话有趣,而且有理,就那种愚笨的大块头儿也配和自己相提并论?

    它伸出右爪把寒蝉扒回身边抱住,打了个呵欠。

    春日已深,天气渐热,它越来越喜欢抱着寒蝉睡觉。

    至于寒蝉愿不愿意,神末峰要为此多耗费几瓶冷玉髓,从来不是它关心的问题。

    “我还是觉得没道理。”

    顾清把井九的茶杯洗干净,换了新茶,递到他的手上,继续说道:“对西海剑派来说就算有些好处,但与风险相比太小,除非他们想改变整个修行界的格局。”

    这说的是西海剑派暗中控制不老林。

    赵腊月说道:“很明显,他们就是这个目的,不然他们永远无法超越青山。”

    很多年前,西海剑派快速崛起于海滨,此后做的事情,谁都能看出目标便是青山宗。

    问题是西海剑派对青山的敌意或者说超越的强烈愿望从何而来?只是因为西海剑神不甘居于人下?

    赵腊月无法回答这个问题,望向井九。

    顾清与元曲的视线也落在井九身上。

    井九低着喝茶,装作不知道。

    赵腊月三人就这样看着他。

    峰顶安静了很长时间。

    井九放下茶杯。

    顾清赶紧接过。

    井九有些无奈,说道:“这个故事很长,讲起来太累。”

    元曲发出一声欢呼,跑进洞府,搬出三个锦墩。

    赵腊月示意自己不用,让井九挪了挪位置,便在竹椅上坐了下来。

    白猫不感兴趣,抱着寒蝉继续睡觉。

    那些发生过的事情它都知道,何必再听一遍。

    “这个故事一开始是这样的。”

    井九说道。

    ……

    ……

    很多很多年前,从海上来了一艘船,船上载满了香料、珠宝、晶石,还有一个少年。

    那个少年叫做南趋,据说是南海某个小国的王子,不远万里来到朝天大陆,便是慕名要进青山宗,他修行天赋极佳,很轻松地便进入了内门,在承剑大会上被诸峰争抢,他却都不愿意,说只愿拜当时的掌门道缘真人为师,道缘真人说他杀性太重,莫说收他为徒,便是修练青山真剑都不合适,说愿意介绍他去果成寺修行。

    南趋自然不愿,一怒之下离开青山,周游大陆,遇着一些惨事,心性更加极端,其后他在海上某座岛上,遇到前代剑仙洞府,拿到传承,境界突飞猛进,用两百年时间修至通天境巅峰,堪称一代剑仙。后来他回到大陆,为了报复当年之仇,杀了好些青山弟子,更是借冥界妖物相助,趁道缘真人飞升之际偷袭成功。

    道缘真人身受重伤,飞升失败,临死前用万物一剑,隔着数万里斩断南趋的道树,同时启动青山大阵准备杀他,南趋见机不妙,启动大阵将洞府所在的岛屿自禁于海雾之中。

    ……

    ……

    井九不会讲故事,词藻毫不华丽,情节也不生动有趣,但赵腊月与顾清、元曲听得很认真,然后很吃惊。

    他们当然知道井九说的是谁。

    遁剑者的传说本就是朝天大陆修行界最著名的故事之一。

    他们今天才知道,原来那位南海通天剑仙与青山宗之间有这么多的恩怨情仇,也第一次知道对方的名字。

    道缘真人是很多年前的青山掌门,换辈份来算应该是太平真人与景阳真人的师祖,飞升失败然后死去,原来真实的原因便是那名南海通天剑仙,难怪青山宗发誓一定要杀死此人。

    ……

    ……

    (这两天有点事情,暂时回复一天一更,晚上那章就没有了,故事慢慢讲,还长。)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