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大道朝天 > 第四十五章离开青山的流星雨
    斜风细雨落在那名官员的脸上,有些隐隐生痛。

    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隐隐感觉不对,来不及继续向鹿国公靠近,便捏碎了藏在衣袖里的符宝。

    轰!一声巨响!

    地面震动,烟尘大作,惊呼不断。

    隔得近些的几个人被震飞,撞到了墙壁上。

    烟尘渐落,只见那名官员坐在地面,浑身是血,身下的青石板上满是裂纹。

    就在他捏碎符宝的同时,一道无形光罩从太常寺的飞檐里落下,把他罩在了里面。

    那个光罩不知道是何宝物,竟把符宝爆炸的威力全部锁在了里面,所有的气浪与杀伤力都落在了这名官员的身上!

    疾风再作,那名官员的身上出现数道清晰的指印,同时手腕上出现一道铁索,正是清天司的元气锁。

    那名官员根本无法阻止,看着坐在椅子里的鹿国公,眼神震惊至极。

    那件符宝是他用来暗杀鹿国公的利器,谁知道竟连一个光罩都无法轰开!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斜风细雨?

    那名官员忽然想到这种可能,紧接着想到太常寺方面居然早有准备,难道这次暗杀早就已经败露了?

    “你们为何能识出我的身份!”

    他看着鹿国公震惊问道。

    鹿国公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说道:“我一直以为你们会在外面选择机会动手,没想到你们会选择太常寺。难道你们不知道,在这里没有人能杀死我?”

    那名官员怔住了,不明白这句话的意思。

    鹿国公接着说道:“你只是个刺客,自然不知道不老林为何要杀我,但我想不老林与冥部之间的关系你应该有所了解,那么今后的岁月里就在下面好好反省吧。”

    想着太常寺下面的那片黑暗,那名官员脸色变得更加苍白,眼神变得异常怨毒且绝望。

    他当然想要自杀,只是今日事发突然,根本没有自杀的机会,这时候更是失去了所有可能。

    鹿国公看着被拖下去的刺客,下意识里伸手去端茶碗,却摸了个空,自嘲地笑了笑,问道:“还有吗?”

    “这边没有了。”

    一个有些胖的男子从人群里走了出来,身上披着件大氅。

    皇宫供奉金明城。

    人群如潮水般退走,太常寺顿时恢复了安静与秩序。

    所有的混乱,都是人为制造出来的,不管是先前的,还是此刻本应该出现却被控制住的。

    金明城皱着眉头问道:“刺杀一位国公来制造混乱,总有些怪异的感觉,而且不老林为何要在这里制造混乱?”

    鹿国公说道:“杀死我他们才能拿到我身上的钥匙,同时也能造成混乱,一举两得,为何不做?”

    金明城神情凝重说道:“看来他们的目标真的是镇魔狱。”

    鹿国公说道:“知道镇魔狱就在太常寺地下不难,知道钥匙在我身上的人不多,而有自信拿到钥匙便能达到目的,说明这个人对镇魔狱了解很多。”

    金明城说道:“但那个人的级别应该不高。”

    鹿国公说道:“是的。”

    “因为他不知道在这里没有人能杀死你。”

    金明城把鹿国公先前的话重复了一遍。

    鹿国公微笑说道:“关键是不老林想进镇魔狱做什么,这个就要你们查了。”

    金明城说道:“各处都已经开始动手,今天之内这件事情便会结束,但我不认为能够查到那步。”

    他坐到鹿国公身旁,不再说话。

    春雨落在外面的庭院里。

    太常寺很安静。

    没过多长时间,有声音在春雨里陆续响起,那是刚被抓捕的目标姓名。

    今天朝歌城里有很多地方都在抓人,清天司与神卫军全面出动。

    无人知晓的是,中州派的一位化神期长老昨夜便在清天司衙门里坐镇。

    听着那些名字,鹿国公与金明城的神情没有什么变化,只有在两个名字出现的时候,他们对视了一眼。

    第一个名字叫做刘湘,昆仑派二代弟子,清天司南镇抚。

    第二个名字叫做杨长雨,太常寺协律郎。

    雨继续落着,外面的声音已经很久没有响起,应该是抓完了。

    金明城站起身来,有些遗憾地摇了摇头,说道:“都是些虫子。”

    鹿国公说道:“虫子多了,蛀断梁柱,大厦亦会倾塌。”

    金明城说道:“陛下不会满意。”

    鹿国公说道:“大人物自然不会轻易出手。”

    金明城说道:“陛下不理解的也是这点,为何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初子剑还在原地,始终没有动过。”

    鹿公没有再说什么。

    那夜他亲自带赵腊月与顾清进皇宫,自然知道这件事情,但直到今天他还是没想明白,陛下为何要把初子剑送出去。

    ……

    ……

    神末峰顶。

    井九说道:“当初我说过,皇帝是顺水推舟,如果西海那边真是南海老鬼的后人,肯定会想把初子剑拿回来,压力便会通过你落在青山上,青山就算想再忍西海几年,到时候也只好提前开战。”

    赵腊月有些意外,说道:“我还以为陛下与青山的关系不错,没想到他居然会利用我们。”

    井九说道:“如果我在,他自然会对青山另眼相看,但那时候我在雪原,他大概也弄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赵腊月说道:“但谁都没想到,我会把剑给了十岁。”

    井九接过顾清递过来的茶,说道:“随手之举,便让很多人都想不明白,你的运势确实极好。”

    赵腊月说道:“你现在应该关心的是他的运势如何。”

    顾清与元曲在旁听着,知道这说的是柳十岁。

    井九说道:“一场扮家家酒,却弄得震动天下,他的运势如何不知道,气势倒是不错。”

    赵腊月三人都听出来了他的情绪并不是很好,这句赞扬更像是嘲弄,不,应该说是气恼。

    以柳十岁的性情,绝对不会提前离开不老林。

    今日之后,他还来得及离开吗?

    “看风景吧。”

    井九喝了口茶说道。

    时隔很多天,神末峰师徒再次闲聊,顾清还煮了壶茶,是因为有好风景可看。

    青翠群山间,忽然生出数百道飞剑。

    数道百剑光向着遥远的西海飞去,如流星雨一般。

    很美。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