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大道朝天 > 第三十二章乱礁斗剑
    桐庐没有说话,神情漠然。

    忽然,剑光闪动。

    飞剑自乱礁远方飞回,带着水渍,没有血。

    站在礁石上的柳十岁已经消失。

    桐庐默运剑诀,身前空气微微变形,脚下白色的泡沫忽然消失,他也随之消失。

    嗤的一声轻响,他原先站立的礁石上出现一道深刻的痕迹。

    碧蓝的海水在这片乱礁里涌动,浪花翻滚,礁石缝隙里不时喷出水柱,腥味有些重。

    桐庐与柳十岁不知道隐藏在何处,准备着下一次出剑。

    到了他们现在的境界,已经很难用肉眼看到彼此的飞剑,战斗自然也变得更加凶险,往往只在一剑之间。

    青山试剑时,诸峰弟子的剑斗会显得那般精彩,追击不停,那是因为双方彼此太过了解,而且不是生死之争。

    桐庐与柳十岁今天这场剑争则是生死立见。

    先前他们的各自一剑如果没有落空,这时候礁石里的白沫应该已经被染成了红色。

    时间缓慢地流逝,海水冲洗着礁石,发出轰鸣的声音,两个人的身影始终没有出现。

    身为剑修,首先要做的事情便是隐藏好自己的行踪,就像当初赵腊月杀洛淮南那样。

    某块礁石的下方,光线昏暗,很难视物,石壁上到处都是青苔与贝壳的尸体。

    桐庐站在里面,闭着眼睛,任由海水落在脸上与身上,没有任何反应,呼吸细微悠长的仿佛要停止一般。

    他的飞剑灵阶极高,名为西冷,此时正隐藏在那片如雪般的浪花里,随时准备出击。

    数百丈外的另一块礁石后方,柳十岁闭着眼睛,盘膝坐在海里。

    他的头顶距离海面约有数尺的距离。

    他的剑则是不知去向。

    在海浪的轰鸣声里,他们很难捕捉到对方的心跳声与气息,从而确定对方的位置,只能散开剑识去寻找,但这同样很容易被对方反过来确定自己的位置,所以最终还是要看谁的剑更快。

    桐庐忽然心生警兆,睁开眼睛,向侧方避去。

    嚓的一声响,他的左肩出现一道血口。

    那块礁石被斩出一道裂缝,青苔与贝壳的尸体变成碎末飞起,然后落在海里。

    柳十岁的剑竟是一直藏在海里!

    桐庐没想到这个青山弃徒竟是如此阴险,但丝毫不惧,剑元疾运,双指并拢朝着海里某处遥遥一指。

    西冷剑破空而去,海面生出一道白线,浪花翻滚,其势极为惊人。

    西海剑派的隐潮剑法!

    ……

    ……

    剑光闪动。

    海面上生起数十团白色的湍流。

    礁石被切碎,然后飞起,如倒飞的雨。

    桐庐飘退十余丈,盯着远方那道身影,厉声喝道:“你从哪里学的这剑!”

    他先前确定了柳十岁的位置,毫不犹豫动用了隐潮剑法里威力最大的一招。

    没想到对方竟然早有准备,而且竟能判断出自己的剑路,轻而易举地接了下来!

    柳十岁浑身湿漉,脸色苍白,应该是真元损耗极大,看着就像从海里爬出来的水鬼。

    数声清脆的剑鸣在他身周响起,满是水雾里的空气里,出现数团气流。

    那些气流便是两道飞剑相斩的痕迹。

    他没有回答桐庐的问题,隔着百余丈的距离一拳轰出,拳上缭绕着黑色的妖火!

    无论是礁石下方的海水还是浪花,瞬间被蒸发,变成一道白龙,轰向桐庐的身体。

    桐庐知道这便是血魔教的邪功,还有妖丹之火的威力,神情微凛,唤回西冷剑,在身前连续布下三道剑帘。

    啪啪啪三声轻响,三道剑帘连续被破!

    桐庐闷哼一声,重重摔倒在礁石里,胸口微陷,唇角溢血,竟是受了重伤。

    柳十岁脸色更加苍白,如此狂暴的一击消耗了太多妖火与真元。

    他正准备追击,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向天边看了一眼,毫不犹豫驭剑就走。

    黑色的妖火向四周翻滚,海水沸腾,白雾如云,消散之后,已经看不到他的身影。

    数道剑光落在乱礁上。

    西海剑派弟子到了。

    为首的更是一位游野境长老。

    看着礁石上的桐庐,几名弟子惊呼师兄,赶紧过去救助。

    那位游野境长老感受着空气里残留的妖火气息,微微皱眉说道:“是谁?”

    桐庐被几名西海剑派弟子扶起,说道:“是柳十岁。”

    听到这个名字,无论是那位长老还是几名弟子都有些震惊。

    桐庐示意师弟不用再扶自己,看着四周破碎的礁石、到处飘浮着的死鱼,眼里闪过一抹厉色。

    “这次他逃不掉了。”

    从看到那封信开始,他便开始猜测是谁想约战自己。

    虽然他没想到柳十岁的胆子会如此之大,但这个答案也并不是太出乎他的意料。

    这里是海州城外,是西海剑派的领域,他事先在外围做了安排,当然不会让柳十岁逃走。

    然而接下来的事情出乎了桐庐的意料。

    西海剑派把海州城四周全部封禁,派出很多弟子搜寻,依然没能发现柳十岁的痕迹。

    他就像是一只鬼,就这样平空消失。

    ……

    ……

    海州城外有一片终年不散的云,或者更应该说是一团云。

    因为这团云很厚,从最下沿到最高处说不得有千丈之高。

    就连海州城里的普通百姓都知道,云里隐藏着一座山,山里有无数楼阁殿宇。

    海州城里时常能够看到百姓跪在地上,对着那团云叩拜不停。

    这便是云台。

    在云台山崖的最深处,有一个非常安静的房间。

    外界的天光很难抵达此处,所以石壁上镶嵌着很多夜明珠,光线柔软,更适合看书。

    也许是因为这个原因,房间里的架子上排满了书籍,桌上也堆满了长短不一的卷轴。

    柳十岁坐在桌后,不时拿起一个卷轴展开,神情认真审读,然后右手执笔在白纸上记录些什么。

    谁能想到,神秘的不老林原来就藏身在西海剑派的重地云台里。

    难怪无论正道宗派与朝廷寻找了百余年,始终找不到不老林在哪里。

    难怪柳十岁杀死了中州首徒洛淮南,被中州与青山悬赏捉拿,依然可以安安稳稳地活到现在。

    难怪桐庐已经提前做好准备,西海剑派四处搜寻,依然让他轻轻松松地逃走了。

    房间里的光线微变。

    柳十岁望向忽然出现在静室里的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穿着极华美的黑袍,天生贵气。

    正是西王孙。

    柳十岁起身行礼。

    西王孙看着他,神情淡然说道:“既然受了伤,就应该休息,这些卷宗一时间也整理不完,何必着急。”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