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大道朝天 > 第二十八章四大镇守的来历
    赵腊月抱着白鬼,跟着井九走进殿里。

    殿里很空旷,地面由青玉砌成,不知用什么手段雕出极繁复的花纹图案,流溢着光彩,散发着淡淡的阵法气息。

    青石阵外围有一排半人高的平台,也是由青玉一体制成,表面光滑至极,上面搁着各式各样的玉瓶。

    赵腊月猜到,这些玉瓶里应该都是需要雷威蕴养的材料,隔段时间,便会送到适越峰,被做成各种丹药。

    如果是平时她应该会像井九一样去看看那些玉瓶上的标签,但现在她的精神全部放在自己怀里。

    用她对井九曾经说过的那句话来讲,她很凶,而且谁都知道她的胆子很大,但这时候她很不安。

    被她抱在怀里的白猫没有动,她却感觉像是抱着一座大山,又像是抱着一团轻烟。

    更准确的形容应该是——她就像抱着青山祖师的牌位。

    她的双臂早已僵硬,脚步很是沉重,看着井九问道:“我们来这里做什么?”

    白鬼睁开眼睛看了她一眼,心想青山真是一代不如一代,看着挺好,怎么蠢成了这样?

    “既然要把它抱走,当然要把雷魂木也带过去。”

    井九说完这句话,向青石地面中间走去。

    青石阵生出感应,自行开始转动起来,地面微微隆起,升起一方石台。

    石台上搁着几个瓷盘,瓷盘里是几段焦黑的事物,从隐约可以看到的纹理可以判断出应该是木头。

    这便是青山重宝雷魂木。

    雷魂木是沉在大漩涡深处的古树心,被海水浸泡无数年,又被大漩涡的威压冲洗无数年,然后被青山宗的通天境强者取回,在碧湖峰顶承受雷电之威,五百年才能真正成熟,变成传说中的雷魂木。

    青山宗开派万年,雷魂木的数量也极有限,流散了一些,前些年又被取走了两根,现在只剩下了六段,其中一段还未成熟,需要继续留在这里承受雷击。

    井九把五段雷魂木收好,回头望向赵腊月,发现她抱猫的姿式很是僵硬,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不由笑了起来,说道:“放松些,你可以摸摸它,它喜欢这样。”

    赵腊月有些紧张说道:“我没养过猫,不会摸。”

    井九说道:“就像我摸你的头那样。”

    赵腊月怔了怔,回想着平日里的感觉,小心翼翼地把手放到白鬼身上,然后开始抚摸。

    随着她的动作,白鬼眼睛渐渐眯起,发出低沉的呼噜声。

    赵腊月有些不安,用眼神询问井九这是不是动怒的前兆。

    井九说道:“它很舒服。”

    ……

    ……

    成由天收到弟子的回报,知道井九与赵腊月已经驭剑离开,问道:“他们做了些什么?”

    弟子羞愧说道:“没有跟住,不知道他们后来去了何处。”

    成由天皱眉说道:“峰间可有什么变动?”

    弟子摇头说道:“并无。”

    成由天很是奇怪,心想一个刚从雪原归来,一个刚刚破境入游野,这种时候却来到碧湖峰,这是要做什么?

    就算是觉得此间湖光山色,风景极佳,又何必如此着急?

    他想不明白,又感怅然,觉得好像错过了些什么。

    ……

    ……

    弗思剑落在峰顶,淡了暮色。

    顾清与元曲看着赵腊月怀里那只白猫,有些吃惊,心想两位师长这是从哪里抱了只宠物过来?

    青山群峰里有无数珍禽异兽,却很少能够看到猫狗这种凡间常见的宠物。

    元曲好奇地凑了过去,看着那白猫闭着眼睛,很乖顺的样子,伸手想要摸摸。

    井九看了他一眼。

    元曲觉着手背仿佛被针扎了下,赶紧收了回来,却会错了意。

    顾清发现了问题,因为赵腊月抱猫的姿式很僵硬,神情有些紧张,如临大敌一般。

    若是普通家猫,怎么会让她流露出如此神态?

    赵腊月抱着猫走进洞府。

    顾清不安问道:“师父,这是?”

    井九说道:“不要说出去。”

    元曲这才知道这只白猫的来历有问题,赶紧认真应下。

    井九这才说出白猫的真实身份。

    顾清震惊的完全说不出话来,元曲更是用手紧紧捂住自己的嘴,才没有发出惊呼。

    两位师长居然把镇守大人给抱回来了!

    要让青山诸峰的师长知晓此事,不知要惹出多大的乱子。

    顾清忽然想到一件事情,神情微变,赶紧向洞府里跑了过去。

    元曲也想了起来,叫了声也冲了过去。

    ……

    ……

    洞府深处没有出现他们担心的血腥画面。

    但现在的画面也有些诡异。

    赵腊月站在榻旁,眼睛睁的很大。

    白猫趴在塌上,闭着眼睛,睡得很香。

    那只叫做“寒蝉”的雪甲虫不知为何趴在它的头顶,瑟瑟发抖,惊恐得快要死过去。

    寒蝉根本不敢抓住猫毛,僵硬至极,片刻后像个石头般滑了下去。

    白猫伸出毛茸茸的爪子把它捞住,放回脑袋上,连眼睛都没有睁开。

    这是什么意思?它准备把这个雪国小怪物当作蝴蝶结?

    ……

    ……

    “镇守大人睡寒玉榻会不会嫌冷?“

    “冷应该无事,关键是有些硬。”

    ”是啊,我们是不是应该去做个窝?”

    “关键是镇守大人吃什么?”

    元曲依然处于震惊里,声音有些颤抖,就连顾清都有些神思恍惚。

    他们当然听说过青山镇守,但从来没有想过能亲眼看到传说中的镇山神兽,而且今后似乎……会一起生活?

    更不要说,传闻里最神秘最可怕的白鬼,居然是一只猫。

    这完全超出了他们的想象。

    顾清不确信问道:“师父,没弄错吧?”

    井九说道:“没错,你们可以叫他刘阿大。”

    顾清与元曲对视一眼,心想我们可不敢如此称呼镇守大人。

    另外,刘阿大这个乡村气息十足的名字又是从哪里来的?

    “白鬼大人不是鬼,居然是只猫,那阴凤大人难道也不是凤凰?”

    元曲下意识里问道。

    井九说道:“是鸡。”

    听着这名字,赵腊月想起那块翠绿色的小竹牌,神情微变,心想难道你叫它妖鸡?”

    元曲难以置信,很长时间说不出话来。

    顾清问道:“元龟大人难道也有别的本体?”

    井九说道:“喔,它倒确实是只老乌龟。”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