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大道朝天 > 第二十七章偷猫
    崖前道殿。

    碧湖峰主成由天与两位长老正在议事,忽然听着弟子通传,不禁怔住了。

    “随便逛逛?”

    一位长老声音微哑说道:“把我们碧湖峰当成神末峰的后花园,想来就来?这也太不尊敬了吧?”

    青山修道极为刻苦,除非有事,很少有弟子会去别的峰里闲逛观景,除了清容峰那些女孩子。

    当然如果真想逛也可以,没有人会拦你,问题在于赵腊月与井九并不是普通弟子,尤其赵腊月是神末峰主,未经通传,连招呼都没打一个便去别家峰里,实在是有些犯忌讳的事情。

    成由天看了那位长老一眼,微讽说道:“师兄到底想说什么?因为宝树居被神末峰拿了过去,心情还是不好?”

    他前年才从游野境入破海,可以说是青山九峰里除赵腊月外最弱的一人。

    两位长老多年前便已经是破海境,境界要比他更高,面对他的嘲讽却没有什么反应。

    另外那位长老苦笑说道:“失了宝树居的进献,弟子们修行确实受到不小影响,峰主莫怪师弟恼火。”

    “现在青山九峰里,就数我们碧湖峰最惨,但这能怪谁呢?谁叫他犯了不能犯的错?”

    成由天自嘲一笑说道:“当初我还是游野境便被任命为峰主,这么荒唐的事情都能发生,表明掌门真人与剑律就是要我们闭嘴,要我们老实些,你们若不同意,那就去隐峰里请位长辈出来与他们打官司。”

    那位长老苦笑说道:“那些师长早就已经变成枯骨,请出来供着吗?”

    成由天说道:“那还想什么呢?且熬着吧,熬过百年再说,莫说只是来逛逛,做什么我都只当看不见。”

    先前那位长老恼火说道:“这要熬到什么时候去?越熬越弱,如果遇着事情,我们怎么撑得住?”

    成由天叹息说道:“把老祖服侍好比什么都重要,只要它在,掌门真人总要给碧湖峰些颜面。”

    ……

    ……

    碧湖峰顶有座极强大的禁阵,湖水看着清美,却不知隐藏着多少凶险。

    赵腊月猜到井九要带自己去哪里,但是湖心岛上那座宫殿乃是青山禁地,即便她是青山峰主,未经允许也无法进入。

    她忽然感觉到井九走了,转身望去却发现他还在原处,只是已经没有任何气息。

    这里说的气息不止是呼吸,包括毛孔的舒张,血液的流动。

    井九就像是变成了一块没有生命的石头。

    赵腊月知道他有这种能力,不以为异。

    当初在剑锋上,左易想要杀她的时候,他便是这样悄无声息地出现。

    但她没有这种能力,如何才能通过这座禁阵,还不惊动碧湖峰里的人?

    井九递给她一个东西。

    那是个翠绿色的小竹牌,约摸麻将牌大小,看着很寻常,没有散发任何气息。

    神奇的是,当赵腊月接过这张绿竹牌,碧湖四周的禁阵忽然消失了,或者说在她的面前开了一条通道。

    赵腊月想到某种可能,吃惊问道:“难道这是掌门令牌?”

    除了掌门令牌还有什么可以让青山里的禁阵失效?

    井九说道:“不是。”

    赵腊月翻过那块翠绿色的小竹牌,发现画着一只锦鸡。

    她好奇问道:“这是什么?”

    井九说道:“妖鸡。”

    赵腊月觉得有些耳熟,这名字好像在哪里听过。

    ……

    ……

    烈日当空,平湖无风。

    清澈的湖水忽然微微拱起,漫上银色的沙滩,然后退回。

    井九与赵腊月从湖水里走了出来,身上出现蒸汽,走了数步,衣服便干了。

    碧湖峰顶正对着青山大阵的某处灵眼,云雨常集,雷电不断,像此时这样的天气极少。

    野猫们都从树林里、宫殿里钻了出来,趴在湖边的沙滩上晒太阳,画面看着很是壮观。

    井九与赵腊月向殿宇走去,那些野猫眯着眼睛,也不理会。

    赵腊月感受着前方传来的威压,想着传闻,心情有些紧张。

    离殿宇越近,那道威压便越清楚。

    只是这道威压究竟来自何处?

    井九走到殿前的石阶上坐下。

    一只白猫趴在那里,凌乱的长毛上面到处都是灰。

    赵腊月心想难道就是这位?

    看着白猫的脏毛,她想起以前自己的头发,紧张的情绪消解了些,走了过去,看了井九一眼。

    井九示意她不用害怕,对那只白猫说道:“她是现在的神末峰主,叫做赵腊月。”

    白猫没有睁开眼睛,依然懒洋洋地趴着。

    井九对赵腊月说道:“青山镇守白鬼,你也可以叫它刘阿大。”

    赵腊月心想果然如此,敛神静气,认真行礼。

    青山镇守的辈份要比掌门真人高很多,可以说是青山万年不乱的根基。

    她只是觉得镇守的名字实在是太过农家。

    白鬼睁开眼睛,看了赵腊月一眼,眼神很是漠然而且懒散。

    忽然,它的眼睛亮了亮,斜了井九一眼。

    ——你挑的继承者居然是个姑娘,难道终于想明白了飞升没意思,还是人间好玩?

    井九不知道它在心里想什么,说道:“今后多照顾。”

    白鬼把头搁回软绵绵的前爪上,懒得理他,心想一次又一次,我又不是看孩子的。

    井九说道:“我来有事。”

    白鬼心想都是废话,不然你来做什么。

    井九说道:“反正你每天就是睡觉,要不要去我那边去睡?”

    白鬼斜了他一眼。

    不说雷魂木,只说碧湖峰顶可以聚雷,可以落星,我去你那个什么都没有的什么峰上,吃啥?喝啥?

    “不用太久,短则三年,慢则五年,如果你愿意,宝树居还碧湖峰一半。”

    井九说道:“碧湖峰一代一代服侍了你这么多年,想来你也不忍看着他们吃苦。”

    白鬼眼睛微眯,不知道在想什么。

    井九的手落在它的身上。

    白鬼瞳缩如针,毛发也如针般竖了起来。

    感受到它散发出来的恐怖威压,赵腊月很紧张。

    井九神情不变,摸了摸它。

    白鬼闭上眼睛,再次认命。

    井九的手落在它的颈间,忽然抓紧,把它拎了起来。

    白鬼霍然睁开眼睛,再也无法忍受,喵的一声,便准备出手。

    忽然,它发现自己落在了一个温暖所在。

    赵腊月的怀里。

    白鬼犹豫了会儿,用脸蹭了蹭,又用前爪踩了踩。

    感觉不错,很软。

    它心软了,觉得井九的说法有些道理。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