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大道朝天 > 第二十一章抽丝
    顾清说道:“知道,所以三年前他就死了。”

    井九看了他一眼,说道:“老家伙们不会动手,他怎么死的?”

    顾清微惊,心想师父你为何能判断出这一点,解释道:“腊月师姑决意做这件事情,所以他就死了。”

    井九有些意外,心想腊月要超过洛淮南至少还需要四年时间,为何三年前便能杀死对方?

    顾清把三年前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没有任何隐瞒。

    知道这件事情里还有柳十岁以及棋盘对面的童颜,井九沉默了会儿,然后示意他继续。

    顾清说道:“十岁消声匿迹,谁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腊月师姑在闭关,准备破境入游野。”

    井九说了声不错,也不知道是针对哪一句做出的评价。

    顾清没有忘记那个重要的细节,说道:“杀洛淮南的初子剑是神皇给的。”

    井九有些意外,说道:“南海那个老家伙的剑?”

    顾清说道:“是的,事后掌门真人去了云梦山。”

    井九说道:“中州掌门夫妇应该很清楚这件事情,皇帝给你们剑也应该没有什么深意,只是顺水推舟。”

    顾清再次吃惊,心想师父你的判断为何如此肯定?

    他又想起一事,说道:“这次带队过来的是昔来峰主方景天。”

    听到这个名字,井九想起六年前景阳真人假洞府开启那夜发生的事情,沉默片刻后说道:“无事。”

    故事说完了,二人回到崖洞。

    很明显,崖洞里的白早是在修行某种功法,已经到了关键时刻。

    中州派弟子在洞外结阵,禁止任何人靠近,但当然不会拦着井九。

    如果井九想对白早不利,过去在雪原地底的六年里随时都能出手害死她。

    走进崖洞,示意顾清与元姓少年去休息,井九走到角落里,抬头望向那颗雪茧。

    那些细密茧丝似金如玉,茧体看着也并非完全雪白,但在他的意识里还是习惯称之为雪茧。因为那些茧丝都是由雪虫尸体里的汁液里提取,能够隔绝严寒,白早能够在这般极端严寒里存活六年,与之有很大关系。

    崖洞里已经安置了很多夜明珠,柔和的光线落在雪茧上,把里面那道纤细的身影照耀的更加清楚。

    井九双眼如剑,更是能够穿过茧丝,看到少女紧闭的眼睛与苍白的双唇。

    六年前,他一指落下,传授白早这种道法,只是想试试看能不能帮助她修复破裂的金丹。

    他没有想到,自幼修行云梦山玄功的白早,居然与水月庵的道法如此相合。

    没有丹药晶石的帮助、吸收天地灵气也极为困难的情形下,她一朝入定便过了六年,所得远远超过了他的想法。

    当然,这种道法有禅子贡献的智慧,以心证念,对外界的索求确实要比别的功法少很多。

    渐有胭脂色涂上少女的双唇,井九确认无碍,走向崖洞的另一边。

    崖洞那头临着绝壁悬崖,夜色里的寒雾依然未散,扑面而来,有如无数根钢针。

    井九早已习惯这种寒冷,神情如常向着下方望去。

    寒雾深处,隐有风雪起,只是距离洞口只怕有数千丈的距离,根本影响不到这里。

    崖壁里的雪虫早就已经钻出洞穴,顺着岩壁爬到了雾深处,岩壁上残留着它们留下的汁液,闪闪发光。数万只雪足兽在寒雾深处高速向着北方进发,他还看到了很多第一次看到的妖兽,甚至看到了几只蹦蹦跳跳、像兔子般的白毛雪怪。

    他把手伸向崖外的寒风里,意念微动,一只雪甲虫出现在他的掌心里。

    与六年前相比,这只雪甲虫的体形没有变大,只是不再透明,浑身散发着寒意。

    它的甲壳仿佛是万年冰玉做成,给人一种坚不可摧的感觉。

    就在他翻手的那瞬间,一直装死的雪甲虫忽然醒了过来,伸出六只像细竹般的白色肢足,紧紧地抱住他的手掌,发出急促的叫声,听着就像是冰雪撞击在崖壁上。

    感受到它的意思,井九心情微异,心想跟着自己做什么,青山虽然不热但更不寒冷,绝对不适合雪国生物存活。

    不过既然雪甲虫想跟他回去,他也无所谓,重新把它收了进去。

    然后,他抬头望向北方。

    他的视线穿越夜色与寒雾以及更远处的狂暴风雪落在数万里之外的那座孤峰上。

    从三年前开始,那道意志便已经变得平静了很多,不再狂燥,不再那般敏感。

    他的感觉反而更加不好。

    因为只要对方吞噬一切的生命本能不被解除,越平静便会越可怕。

    他早就明白了师兄想让自己看什么。

    “我要走了。”

    他对着远方那座孤峰说道。

    孤峰没有回应。

    井九转身回到崖洞里。

    ……

    ……

    夜色渐深,顾清醒来,又取出一颗百草丹服侍井九服了。

    然后他走出洞外,在向晚书身边坐下,问道:“那边怎么说?”

    向晚书说道:“让我们小心行事,尽快把他们带回去。”

    顾清有些吃惊,说道:“没有人过来?”

    “是的。”

    向晚书转头看了眼崖洞,感慨说道:“也不知道这么多年他们是怎么熬过来的。”

    顾清想着师父身上那件破烂的白衣与虚弱的身体,叹道:“是啊。”

    向晚书凑近了些,低声问道:“井九……前辈有没有说,我师姐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顾清说道:“师父说了没事,那便没事,不用担心。”

    ……

    ……

    第二天。

    崖洞里的雪茧发生了很微妙的变化,有风拂过的时候,茧体表面如水面一般轻荡,仿佛正在变软。

    中州派弟子们注意到这种变化,更加紧张。

    顾清确认两派的师长前辈都没有过来的意思,有些出乎意料。

    傍晚时分,暮光照耀在悬崖绝壁之间,井九站起身来,收起竹椅,向崖洞外走去。

    洞外结阵的中州派弟子有些吃惊,心想你要去哪里?向晚书最快反应过来,神情紧张望向洞里。

    雪茧表面飘起一根线头,被风拂动,轻轻飘着,在暮光里就像美丽的蛾子,想要断开身后的丝线。

    ……

    ……

    (我当然记得元姓少年曾经有个名字叫元擒虎,但当时取完便后悔了,因为这个名字实在是不好看,而且辈份也有些不对,我想改掉,于是在书里以他的名义要求师长赐名……然后一直到现在我也没想到自己满意的名字。感谢大家的热情回应和脑洞,现在有了很多好的备选,我喜欢的有酒徒大大亲自取的元二,但这个名字担心乱了辈份,还有元嘉,元草草,元旦,元芳,元音,元曲,这些我都很喜欢,我再认真想想用哪一个。)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