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大道朝天 > 第十九章好大的动静
    那两个小队明显也觉得有些怪异,入暮之前便减慢了速度,等着顾清等人赶了过来。

    “你想做什么?”桐庐盯着顾清的眼睛说道。

    顾清说道:“与你无关。”

    桐庐冷冷地看了他一眼,没有再说话。

    他今年来雪原参加道战,没有别的什么目的,只是想要重温一下当初的记忆,祭奠与洛淮南之间的友情。

    既然与桐庐所在的小队无关,那自然与中州派的向晚书有关。

    人们的视线在二人之间来回,气氛有些紧张。

    因为洛淮南的那个故事,因为井九与白早没有回来,青山宗与中州派的关系迎来了历史上最好的一段时期。

    然而这个进程在三年前戛然而止。

    因为洛淮南死了,杀死他的是一名青山弃徒,这件事情与青山宗本质上没有什么关系,影响却无法消除。

    “请问顾道友,你为何要跟着我们?”

    向晚书有些警惕地看着顾清。

    顾清说道:“天地这般大,我就想到处走走。”

    向晚书有些无奈,心想两忘峰的道友都说顾清性情沉稳可亲,没想到最终还是染上了神末峰的习性。

    这般不讲理的话也能说的如此平静?

    顾清也很无奈,心想要不是师父没有什么随身的定位法器,我跟着你做什么?

    向晚书用眼神示意他跟着自己去了稍远些的地方,压低声音说道:“你到底想做什么?”

    顾清说道:“你想做什么,我就想做什么。”

    向晚书说道:“他们的遗骸不见得在一起,难道你忘了洛师兄说的最后那场雪崩?那可都是雪虫!”

    顾清说道:“你的意思是说他们都已经被雪虫吃了,然后现在连根头发都无法找到?”

    向晚书有些郁闷,说道:“这是你说的。”

    顾清说道:“既然贵派的定位法器还能用,那就说明雪虫并不能消化掉所有东西。”

    向晚书说道:“不错,万里玺可能就与定位法器在一起。”

    顾清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那你有没有想过,我家的弗思剑也可能在一起?”

    向晚书怔了怔,说道:“有道理。”

    顾清看了眼天色,说道:“先休息,明天一起走?”

    向晚书说道:“如此也好。”

    以青山宗与中州派的名望,自然不用担心参加道战的年轻修行者敢抢夺万里玺与弗思剑,只是万事皆须小心。

    一夜无话。

    晨光降临,人们醒了过来,忽然觉得今天的晨光比前些天要明亮了些。

    忽然有人发出了一声叫喊,指着北方跳了起来。

    人们向着北方望去,都震惊地说不出话来。

    四周的黑山如此清楚,朝霞染着天空,山里的寒雾竟在一夜之间散尽!

    顾清走到向晚书身侧,笑着说道:“终于可以快些了。”

    向晚书笑了笑,正想说什么,忽然感觉到腰间传来震动。

    他低头望去,只见那只青竹小牌正在发光。

    向晚书脸色顿变,根本来不及说什么,直接唤出一片青色琉璃,轻掠而上,破空而去,瞬间变成一道流光。

    顾清神情微变,毫不犹豫驭剑而去,瞬间化作一道剑光。

    看着这幕画面,雪原上的同伴们很是吃惊,而且奇怪,心想发生了什么事,居然如此着急?

    桐庐看着远方,微微挑眉,心想向晚书动用了天地遁法,顾清的剑光居然还能追上,难道他已经到了无彰上境?

    ……

    ……

    白城外的原野上。

    方景天看着北方,脸上的皱纹被晨光照亮,眼神还是那般深静,如无波的古井。

    数里外的另一处,任千竹也在看着北方,神情有些凝重。

    这两位青山宗与中州派的大人物在看什么?

    忽然,方景天眯了眯眼睛。

    “传讯掌门……”

    他沉默了会儿,对身后的弟子说道:“找到了,无事。”

    片刻后,任千竹也对身后弟子说了句相同的话。

    ……

    ……

    青色琉璃带出的流光与剑光隔着数十丈,向黑色群山外面飞去。

    “还有多远?”顾清问道。

    向晚书的神识落在青竹小牌上,片刻后说道:“还有很远。”

    顾清性情再如何沉稳,也有些恼了,心想中州派的这些法宝真是虚有其表,难用之极。

    向晚书看了他一眼,心想对方拜入神末峰下不到十年时间,居然便已经超过了自己,不由有些羡慕。

    景阳真人的洞府故居,果然自带仙气。

    不知道是寒雾的缘故还是别的原因,罡风要显得安静很多。

    二人冒险飞行,很快便出了黑色群山,来到那片死寂的雪原,诡异的环境也没能让他们把速度降低半分。

    烈阳当空,却没有任何暖意,因为前面寒意骤盛。

    顾清与向晚书落在了雪原上,发现前方是一道崖壁,极为陡峭,深不见底,最恐怖的是里面全部都是寒雾。

    “具体位置在哪里?”顾清问道。

    向晚书握紧青竹小牌感受片刻,指着寒雾里的崖壁某处说道:“就在那里。”

    顾清的声音有些微微颤抖:“还活着吗?”

    向晚书的脸上满是喜悦,喊道:“师姐还活着!”

    “啊!”顾清快活地叫了一声。

    向晚书这时候心神被惊喜所占据,还是觉得有些奇怪,心想自己只能判定师姐还活着,不知道井九的情形,你为何却比我还要更高兴?

    顾清自然不知道向晚书在想什么,他的逻辑非常清楚,既然你师姐白早都还活着,我师父又怎么可能会死?

    “还犹豫什么!”他喝道:“赶紧救人。”

    向晚书说道:“寒雾封着洞口,怎么救?”

    顾清说道:“直接破山,大概多深?”

    向晚书观察山崖,说道:“十余丈的距离,如果从这里直接破,可能会崩塌,太危险。”

    顾清不想再与这个书呆子商量,驭剑退回百余丈外,盘膝坐在雪中,双手剑指疾出!

    飞剑向着雪原地表斩去!

    哗的一声响!

    不知多少冰雪与坚硬的土壤被飞剑斩开,地面上出现一道深约数尺的沟壑。

    向晚书怔了怔才明白他的意思,赶紧飞了回去,盘膝坐在他身旁,调起神识,唤出法宝便向雪原地表轰去!

    ……

    ……

    参加道战的年轻修行者收到消息,陆续赶了过来,便看到了一幕很奇怪的画面。

    向晚书与顾清盘膝坐在雪地里,闭着眼睛。

    剑光与流光不停地向着地面轰击,雪原地表已经被挖出了一道深坑,宽约丈许,通向地底深处。

    这是在做什么?

    元姓少年最先反应过来,怪叫一声,唤出飞剑便向地面斩了过去。紧接着,青山弟子也明白了,中州派弟子也明白了,各自唤出飞剑与法器向地面轰击,就连有的别家宗派弟子也猜到了什么,开始帮忙。

    桐庐没有出手,站在远处,看着越来越深、越来越长的坑道,神情有些复杂,不知道在想什么。

    因为担心崖壁垮塌,顾清与向晚书选择的角度很浅,等于要挖出一个很长的斜道,而且雪原地底被常年寒雾侵蚀,冻的无比坚硬,尤其是那些岩石简直如钢铁一般,即便是锋利的飞剑与威力极大的法宝,斩削轰击的效果也不是太明显,幸亏到场的年轻修行者越来越多,用了数个时辰,终于渐渐靠近了崖边。

    顾清与向晚书坚持的时间最长,真元消耗太大,脸色苍白。

    深坑尽头的石壁上出现了一道裂缝。

    顾清喝道:“小心些!”

    话音落处,那道裂缝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自行扩展,沉重的石块落下,发出沉闷的撞击声。

    年轻修行者们纷纷向后避开。

    顾清与向晚书还有元姓少年,走到了人群的最前方。

    那道裂缝越来越大,直至上半截石壁全部塌了下来!

    轰的一声巨响,雪原震动,地面的石头到处乱滚,烟尘大作,遮蔽天空!

    不知道隔了多长时间,烟尘终于渐散。

    无数道视线盯着那边。

    那里出现了一个洞口。

    一把铁剑插在那里,正在不停燃烧,看着就像黑夜里永远不会熄灭的火把。

    燃烧的铁剑里同,是一张竹躺椅。

    看着那张竹躺椅,顾清的眼睛有些湿润。

    井九躺在竹椅上,望向人群。

    他的视线移动,最后落在顾清处。

    “你们这动静也太大了些。”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