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大道朝天 > 第十一章谁来回答这个问题?
    桂华城很普通,但一夜之后便成了整个朝天大陆最出名的地方。

    从清晨开始,无数道关注的视线与那些飞辇、剑光一道落下。

    城里的气氛异常压抑紧张,就连狗儿都不敢发出吠叫,夹着尾巴躲在洞里。

    青石板上的湿露映出无数道身影,不知有多少人在街巷间穿行搜寻。

    清天司开始查案,禁止任何民众离开,那座已经变成废墟的小院更是变成了禁地,不准任何人靠近。

    废墟里不时亮起宝珠的光毫,偶尔能够听到闻迹犬的粗重喘息声。

    中州派弟子们守在废墟四周,眼神里满是怒火与悲痛,往更深处望去还能看到一丝茫然。

    大师兄就这么死了?这怎么可能?

    一位枯瘦老者在数十丈外另一处民宅废墟的上空,脸色难看到了极点,浑身散发着阴沉的气息。

    他是中州派长老任千竹,境界深不可测,早已到了化神期巅峰。

    谁都能够想象洛淮南之死对中州派带来的冲击,也能够想象到任千竹此时的心情。

    人们不要说劝慰,便是连看都不敢看一眼。

    任千竹忽然收敛气息,望向霞光起处,说道:“来了。”

    他身边那位官员闻言微怔,随之迎了过去。

    官员是清天司指挥使张遗爱,乃是朝廷里的重要人物,闻知噩耗后连夜赶了过来。

    与前几任清天司指挥使一样,他也是中州派出身。

    东方的朝霞里落下一顶青帘小轿。

    张遗爱不知轿中人身份,心想出了这样的惊天大事,难道掌门夫妇都不来?

    任千竹境界高深,地位也极高,对着那顶青帘小轿却是极为恭敬,说道:“辛苦前辈。”

    晨风拂动青帘,轿中传来一道温和的声音,请中州派道友节哀,然后表示她需要安静查看。

    任千竹亲自将青帘小轿带到小院的废墟里,然后带着门下弟子避到街外。

    张遗爱低声问道:“师兄,这位是?”

    任千竹说道:“水月庵的太上长老。”

    张遗爱闻言微惊,心想水月庵太上长老那是何等样身份,居然这么快便赶到了桂华城,必然是掌门亲自出面请托。

    他的视线越过半垮的院墙,落在那顶青帘小轿上,生出一些希望——凶徒的气息遮掩做的极好,清天司动用多种法器也没有找到什么痕迹,应该是杀人界的行家老手,但水月庵精研两界通,必然会有所发现。

    “昨夜城里为何会有这么多修行者?”任千竹问道。

    张遗爱已经得到下属回禀,把珍器阁拍卖大会的事情讲了一遍。

    任千竹神情微冷,说道:“我要去看看那些人。”

    张遗爱想着那件麻烦事情,压低声音说道:“别的都无妨,只是青山宗神末峰主在,师兄莫要冲动。”

    任千竹闻言微怔,问道:“她为何会在这里?”

    这时那顶青帘小桥离开了小院废墟。

    张遗爱来不及回话,与任千竹二人走到轿前。

    “有妖火痕迹,还有血魔功的气息,应是邪派余孽,只是还有两椿不解。”

    青帘小轿里的温和声音渐低,似是这位水月庵的太上长老也觉得奇怪。

    张遗爱与任千竹神情变得更加认真,不敢漏过任何字眼。

    “其中一道剑意很淡,但……是青山的。另一道剑意明明陌生,却又总觉得在哪里见过一般。”

    听着这话,张遗爱忽然觉得落在脸上的晨风变得异常寒冷,甚至有些割人。

    当年赵腊月在鸣翠谷被中州派元婴长老暗杀,便引发了一场大波。

    今日洛淮南可是死了!

    他出身中州派,却是朝廷命官,自然不愿意事态向这个方向发展。

    任千竹听着这句话,神情却变得更加淡然,也可以说冷漠,对着青帘小轿躬身行礼,说道:“辛苦前辈。”

    青帘小轿里传出一声叹息,逆晨风而起,渐渐消失于朝霞之中。

    张遗爱没有犹豫,直接转身拦在了任千竹身前,盯着他的眼睛说道:“师兄,请先冷静!”

    任千竹冷哼一声,怒拂双袖。

    张遗爱不好硬拦,无奈何避开。

    任千竹身形骤虚,在原地消失。

    ……

    ……

    数息后。

    十里外的珍器阁里起了一场风。

    任千竹身影显露,望向楼上,厉声喝道:“赵腊月出来!”

    这声暴喝如雷霆一般炸响,久久没有止歇。

    楼里狂风大作,梁柱吱呀作响,匾牌落下,烟尘四起,竟似要塌了一般。

    珍器阁东家凌晨时分刚赶过来,正因为这件事情头疼,发现有人闹事,更是愤怒至极,拂袖来到栏边,向着楼下望去,看着任千竹的身影,脸色骤变,便跪到了地上。

    其余的修行者看着这画面,猜到那位老者身份,面露惊惧之色,行礼避开,下意识里望向楼顶。

    顶楼传来房门开启的声音。

    赵腊月走了出来,顾清跟在她的身后。

    她走到栏边,居高临下看着这名中州派的长老,神情淡然。

    ……

    ……

    “昨夜子初之时,你在哪里?”

    任千竹盯着楼上的赵腊月问道,眼神寒冷至极。

    子初之时是守在小院外的北溪门弟子确认的时间,也是整座桂华城听到巨响的声音。

    更是洛淮南的死亡时间。

    赵腊月没有说话。

    “你是在请求帮助还是审犯人?”

    顾清向前走了一步,来到栏边说道:“如果是前者,我们或者可以配合,如果后者,你凭何发问?”

    任千竹也不理他,只是盯着赵腊月沉声说道:“杀死我洛师侄的凶徒中,留下了一道青山剑意,你怎么解释?”

    听着这话,楼里的修行者与珍器阁的管事们震惊异常,心想这是怎么回事?

    “你与我中州派有旧怨,又刚好莫名其妙出现在这座小城里,我当然要来问你一句。”

    任千竹盯着赵腊月厉声说道:“你是答不出来还是不敢答?不要以为你是青山峰主,我便不敢对你如何!”

    有参加拍卖会的修行者想解释一下赵腊月为何会在这里出现,但在化神期长老的威压之下,竟是无法开口说话。

    风微作,清天司指挥使张遗爱终于赶了过来,直接走到任千竹身后,低声说了几句话。

    任千竹微微眯眼,散发出来的威压稍微小了些。

    中州派弟子与清天司的官员们也赶了过来,知晓了事情的缘由。

    ——昨夜珍器阁的拍卖会里有件物品是三清草。

    整个修行界都知道,赵腊月需要三清草破境入游野,那么她出现在这里,自然是很理所当然的事情。

    青山宗寻找三清草已经找了好些天。

    “任何事情总要有个先来后到。”

    顾清平静说道:“前辈应该问的是,昨夜洛淮南师兄为何会刚好出现在这座城里,而不是我们。”

    这句话很有道理,又很不讲理。

    因为洛淮南已经死了,没有办法回答问题。

    “那道青山剑意如何解释?”

    任千竹收敛了些气息,但依然盯着赵腊月的眼睛,随时可能发出雷霆一击。

    他是化神期巅峰的强者,不管赵腊月天赋再高,也只有受死一途。

    那些中州派弟子也望向顶楼,眼神警惕而愤怒。

    赵腊月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回答中州派的……是无数声剑啸。

    嗖嗖嗖嗖!

    十余道剑光照亮桂华城的天空。

    青山宗弟子到了。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