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大道朝天 > 第十章人死如烟生
    洛淮南的元婴停止了挣扎。

    那张棋盘样的光网也不再继续缩小。

    元婴飘在小绿瓶上方的空中,看着走到桌前的童颜,脸上露出不解的情绪。

    这种情绪很淡,因为元婴刚刚新生,本来就很淡。

    童颜坐到石凳上,双眼与元婴的位置刚好平齐。

    元婴的容颜与洛淮南有些相像,但显得稚嫩很多,与童颜的脸隔着极近的距离相对,画面有些意思。

    “原来你偷偷养成了元婴,难怪这三年里很少在云梦山里停留,想来这就是你为自己准备的最后退路?”

    “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还不赶紧放开我?”

    “我说的意思是,你害死了师妹,所以良心不安,异常恐惧,就连养成元婴也不敢让二位师尊知道。”

    元婴沉默了会儿,说道:“师妹确实是为了救我而死,要说我害死了她,倒也不错。”

    童颜摇了摇头,说道:“你明白我的意思,何必再说这些话。”

    元婴恼怒说道:“难道你想说我杀了师妹!”

    童颜说道:“如果不是这样,你怕什么?为何养成元婴也要瞒着所有人?”

    元婴盯着他的眼睛说道:“你疯了?我为什么要杀死师妹?”

    童颜说道:“当然是为了万里玺。”

    元婴露出荒唐的神情,说道:“万里玺有两件!”

    “师父都不知道掌门把他的万里玺悄悄交给了师妹,这当然是为你准备的,如果你也不知道这件事情,那么便有杀人夺宝的理由。另外一种可能性更大,虽然有两件万里玺,但是你们有三个人,如何分配?”

    童颜的声音没有情绪起伏,神情也很平静,就像在讲述一件很寻常的事情。

    元婴冷笑说道:“都是借口。你只不过是嫉妒我,因为师妹为了让我活下去宁愿去死!”

    童颜面无表情说道:“按照你说的故事内容,我嫉妒的对象应该是井九。”

    元婴说道:“你什么意思?”

    童颜说道:“掌门太疼你,师父太伤心,没有怀疑你,但我不一样,我不喜欢你,我这三年闭关便是在想这件事情,想你在里面扮演着怎样的角色,想明白之后,我便开始想,怎样才能悄无声息地杀死你。”

    洞府里变得很安静。

    很长时间都没有声音响起。

    翠绿色的小瓶,耀映着那些光线,把石壁涂抹的有如冥界一般。

    洛淮南的元婴本就暗淡,此时被抹上一抹绿色,看着更有些狰狞。

    “这个局……果然是你设的。”

    “是的,与过南山他们没有关系。这个局其实很简单,我只不过在两忘峰上说了几句话,像马华这种习惯剑走偏锋的聪明人,自然会想到这个方法。”

    童颜的语气很淡然,没有嘲弄的意味。

    元婴沉默了会儿,说道:“那头肥猪被你像提线木偶般玩着,居然还自鸣得意。”

    童颜说道:“柳十岁可以杀过南山,同门相残也是很轰动的剧情,但马华肯定会提议你,因为他想讨好你。”

    元婴说道:“这是冒险的事情,算什么讨好?”

    童颜说道:“马华知道你好名,会接受这个提案,甚至会感谢他,我说过他真的很聪明。”

    元婴问道:“我不明白你凭何断定柳十岁会借这个机会真的杀我?”

    “柳十岁被逐出青山的时候,井九的表现已经证明他们之间的关系。”

    童颜说道:“我们都知道柳十岁是什么样的人,所以才会选他去不老林,这样的人怎会不为井九做些什么?”

    元婴说道:“问题是他为何认为井九的死与我有关?还有赵腊月。我知道你去过神末峰,你又是如何说服她的?”

    童颜说道:“我不需要说服她,因为她根本不相信你说的故事,柳十岁了解井九,自然也不会相信。”

    元婴说道:“难道你也了解井九?”

    童颜说道:“我与他下过棋,我从未见过这样无情的人。”

    元婴微嘲说道:“不愧是下棋的,就喜欢琢磨这些,但我没有想到你会为了井九设局杀我。”

    童颜说道:“我是为了师妹。”

    元婴沉默了会儿,忽然说道:“不要杀我。”

    童颜说道:“我不认为你能找到理由说服我。”

    元婴诚恳说道:“如果善恶可以计算,我肯定是个好人,因为我做过无数好事,只做过一件坏事,就算为了让师妹的的死更有价值,你也应该让我活着。我现在已经真心悔改,这三年难道我还没有证明自己?”

    童颜说道:“这也是我想不明白的地方。你做出这般无耻的事情,如何还能抱守道心?这三年里你的表现太过诡异,包括你同意两忘峰的计划,愿意被柳十岁重伤,这样的你太过勇敢无畏,似乎是真想做刀圣这样的人,为什么?”

    元婴神情专注问道:“你现在想明白原因了吗?我也很想知道。”

    童颜说道:“那是因为你渴望痛苦与被伤害,以此抵销曾经的罪孽,才能让道心平静。”

    元婴沉默了很长时间,说道:“原来是这样。”

    “为什么?你现在能够无惧死亡,当时却做出如此无耻的选择?”

    童颜盯着元婴的眼睛问道。

    洛淮南的元婴新生,非常脆弱,在这个局里早就应该死了,之所以能活到现在是因为他想要知道答案。

    元婴叹息道:“生死之前,慷慨易,从容难。”

    童颜说道:“你在雪虫腹中呆了很久?”

    “准确来说只有半日不到,但我的感觉却像是半生。”

    洛淮南沉默了会儿,继续道:“修行境界越高,情绪越少,但那种情绪我摆脱不了。”

    那是对自我终结的恐惧。

    壮美的殉道、勇敢的牺牲,同样是每个人自主的判断。

    洛淮南不知道什么才是正确的,只是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其实直到你问我这个问题,我才想明白自己没有错,修道者本就应该贪生怕死。”

    他说道:“我唯一的错误是不该无知而无畏地直面生死考验,而应该躲的更远些。”

    童颜说道:“也许你说的话有道理,但既然你选择了直面生死,却没有通过考验,那就要付出代价。”

    洛淮南沉默了很长时间,说道:“如果有来世,希望还能再见。”

    童颜眼帘微耷,说道:“还是算了。”

    如棋盘的数十道光线向里陷落。

    嗤嗤数声响。

    一道青烟。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