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大道朝天 > 第一百二十五章雪虫腹内有只鬼
    白早摔落在洞口的雪地上。

    那道剑索随后落下,自行回复本体剑形,如血一般艳红。

    她顾不得寒意侵袭,爬至崖边,向着下方望去,只见风雪如怒,井九已经消失在幽暗的漩涡中心。

    她的眼里现出一抹决然,服下一颗丹药,用神识唤出南屏钟,转身向洞里走去,顺手拾起了雪里的那把剑。

    南屏钟照亮前路,带起的风拂落洞壁上的冰霜。

    没有走多深,她看到了一只雪虫。

    那只雪虫粗约五丈,是极可怕的高阶存在,但这时候已经死去,没有任何生机。

    白早走到雪虫身前,视线穿过半透明的虫皮,看到了洛淮南。

    洛淮南竟是在雪虫的腹中。他脸色苍白,上身赤裸,紧闭双眼,泡在雪虫体内的粘稠汁液里,右手尾指上系着的翠竹牌发着光亮,只是有些暗淡,似乎随时可能熄灭。

    应该是在前次激烈的战斗里,他被这只高阶雪虫吞噬,同时通过反击重创了对方。

    雪虫穿过光滑的石洞来到这里,也把他带到了这片严寒的世界里。

    来到这里后,雪虫难以支撑,就这样悄无声息的死了。

    洛淮南身受重伤,也无法出来,只能凭着一身极强悍的修为,在虫腹里苦苦支撑。

    也幸亏他在雪虫腹中被那些粘稠的汁液泡着,不然只怕早就被冻死了。

    白早又服下一颗丹药,南屏钟向着那只雪虫轰去。

    轰的一声巨响,石洞里沙砾乱飞,如利箭一般,地面都震动了很久才平静。

    但雪虫的表皮只是微微陷落,出现数道白色的絮流,并没有破开的迹象。

    如果白早继续用南屏钟轰击,相信这只死去的雪虫也无法支撑太长时间,但她不知道洛淮南还能撑多久。

    更重要的是,她不知道自己还能抵抗多长时间严寒。

    她的视线落在手里的剑上。

    那把剑如血一般殷红。

    如果她猜测的没有错,这便应该是弗思剑。

    白早没有犹豫,举起手里的剑,向着雪虫刺了过去。

    一声轻响,剑锋破开雪虫无比坚硬的表皮,没入小半。

    寒风从洞外呼啸而入。

    南屏钟逆风而起,轰击到洞壁上,石土簌簌而落,堵住大半个洞口,让寒意入侵的速度变慢了些。

    白早默运还没有完全掌握的伏藏卷,不顾道心崩溃的危险,抵抗着寒意,将真元尽数灌注到手里的剑上。

    嗤啦一声,雪虫坚硬的表皮被剑锋割出了一道大口,体液如瀑布一般涌了出来。

    雪虫的体液异常粘稠,如蜂蜜一般,带着速度落到她的身上,力量极大。

    白早再也无法站立,被粘稠的汁液冲倒。

    洛淮南的身体随着那些粘液落到地上,脸色苍白,已经没有呼吸。

    白早将他扶起坐下,双手抵住他的后背,开始向他的体内灌注真元。

    时间缓缓地流逝。

    幸亏她与洛淮南的身体大部分都被雪虫汁液包裹,随风而入的寒意没能凝滞真元运转。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洛淮南喷出一口鲜血与虫液的混合物,疲惫地睁开了眼睛。

    感受到掌心传来的震动,白早的脸上露出微笑,但有些淡然,就像她的声音那样。

    “没事吧?”

    洛淮南显得极为虚弱,声音很低说道:“需要调息一阵才能离开。”

    白早说道:“这里已经极北,进了雪国,我们很难离开。”

    她不知道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洛淮南的眼里出现了一抹痛苦与挣扎的神情。

    “师妹,师父应该把万里玺给了你吧?”

    白早沉默不语,在心里想着,应该如何说服师兄用万里玺离开,而同意自己留下来。

    她要留下来等井九。

    因为她的沉默,洛淮南眼里的痛苦神情越来越浓。

    “师兄,我们多了一个人。”

    白早的话没有说完。

    洛淮南声音虚弱说道:“是啊,我们有两个人,万里玺却只有一件,自然不够。”

    白早微怔,心想这并不是自己想要表达的意思。

    忽然,寒冷的洞里生出一道极为温暖的气息。

    这道气息来自洛淮南的身躯。

    他被雪虫吞入腹内已经有很长时间。

    这段时间里,他一直默默运转中州派的朝元功,虽然重伤之后身体虚弱,但已经积蓄了足够的数量。

    足够他发起一场偷袭的数量。

    啪的一声闷响。

    洛淮南的身体闪电般退后,坚实而宽阔的后背撞上白早。

    白早毫无预料,直接被这道力量撞到冰冷的石壁上,喷出一口鲜血。

    南屏钟发出一声清鸣,自行护主!

    一只暗沉小钟破开雪虫的汁液,向着南屏钟轰去!

    轰的一声巨响,石洞的山壁再次坍塌,把寒风挡的更加严实,洞里一片昏暗,只有些许微光。

    两只小钟倒在残雪里,散发着淡淡的光亮。

    那个色泽暗沉的小钟自然便是北辰钟。

    ……

    ……

    白早靠着石壁,白衣襟前尽是喷出的血点,如梅花一般。

    她有些恍惚,心想师兄难道伤了心智,不然为何要向自己出手?

    接下来洛淮南的话,让她感觉到了极度的寒冷,比她此时靠着的洞壁更冷,比洞外的风雪更冷。

    “我是师兄,既然万里玺只有一个,那就让我先用吧。”

    在微光的照耀下,洛淮南苍白的脸庞就像是鬼一般,眼里的歉意显得那般虚伪。

    “师妹你留在这里,我出去之后立刻告诉师父师娘你的位置,让他们来救你。”

    白早脸色苍白,怔怔地看着他。

    洛淮南是她的师兄,看着她长大,二人无比熟悉,此时这张脸却是陌生的难以想象。

    她闭上眼睛,然后再次睁开。

    还是那张可亲的面容,还是那般诚恳的眼神,却为何这般丑陋呢?

    要说亲近,洛淮南应该是她在世间最亲近的人,被她视为家人,在某种程度上,甚至比她的父母还要更亲。

    这是整座云梦山都知道的事情,很多人都相信,如果没有意外,他们一定会成为受到整个修行界祝福的道侣。

    事实上,如果不是白早自己不愿意,也许她现在已经嫁给了对方。

    遇到如此险恶的背叛,精神受到如此强烈的冲击,有的人可能会痛哭出声,有的人可能会痛骂一通。

    白早却笑了。

    她的笑容有些淡,有些苦涩,觉得这一次的道战之旅好生荒唐。

    洛淮南偷袭她,自然是想得到她身上的万里玺,活着离开。

    他被雪虫吞噬,发出求援信号的时候,便是这样想的吧?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