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大道朝天 > 第一百二十一章我来人间看看太阳
    少女是水月庵的过冬。

    据说她是连三月的关门弟子。

    不知为何她没有参加今年的梅会道战,而是来白城见佛。

    也不知道那道声音为何会说这样一句话。

    原来是你来了?这里说的原来是何意?难道她本不是她?

    过冬神情淡然说道:“没想到,你居然能看出来是我。”

    那人说道:“或者,是因为我在你身后看了很多年的缘故。”

    在身后看了很多年,那是因为没有勇气、也没有资格站到你面前。

    但你的背影已经烙在我灵魂的最深处,那无论你容颜如何变化,又怎会认不出你?

    (我知道这两句酸,但想了想又还是没删,因为他就是这样的人啊……)

    ……

    ……

    站在佛前,过冬沉默了很长时间。

    不知过了多久,那道声音再次响起,充满了感慨与伤感。

    “没想到你最终会选择这条道路,为了追上他,付出如此大的牺牲值得吗?”

    “那你呢?在这里守了数百年,值得吗?”

    “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便没有值不值得。”

    “我也如此。稍有不同的是,直到死去的那一天,你都无法证明自己的成功,而我已经证明了自己的失败。”

    “于是你来人间走走?”

    “他当年经常说,来人间一趟,总要看看太阳,我的时间不多了,也想多看两眼。”(海子的诗)

    “原来如此,难怪我记得你不会弹琴,为何要去参加梅会,想来金禅子也不敢说你不好。”

    “是的,我没有参加过梅会。”

    “不,你参加过。当年梅会,若不是你出手助我,就凭我当年的境界,又怎么可能杀死那只王阶的雪虫。”

    过冬不习惯被对方用这种感激的口吻提起往事,转身离开佛前,来到门槛处,望向雪原。

    “当年你没算到那只虫子,这次你有没有可能算错什么?”

    “你为何会关心这些小事?”

    道战是年轻一代天才们的舞台,对修行界来说当然是大事。

    但那人清楚,对过冬而言这些都是小事。

    “景阳的徒弟在里面,虽然我不喜欢他,但也不想他死。”

    “你为什么不喜欢他?”

    “太漂亮。”

    过冬走回佛前,从案下取出一张蒲团,盘膝坐了上去,闭目开始休息。

    她似乎对这座庙很熟悉,以前来过很多次。

    她没有再说话。

    庙里很安静。

    夜色降临。

    一声叹息响起。

    满是欣慰。

    依然伤感。

    晨光来临。

    过冬睁开眼睛,再次走到槛前,望向雪原深处,神情微凛,感觉到有事情要发生了。

    那道浑厚而有缺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

    “她从来没有这样过。”

    水月庵的天心通与果成寺的两心通,都是世间推演天机最强大的手段。

    但过冬知道,论起对雪原深处那个存在的了解,世间没有谁能比身后那人强。

    “到底出什么事了?”

    “不知道,我从她的意识里感觉到了暴燥、愤怒、痛苦……还有些紧张,我不理解这样伟大的存在为何也会紧张。”

    ……

    ……

    清晨到来,又是一夜结束。

    井九睁开眼睛,驭铁剑来到山峰的最高处,望向远方。

    群山那边,便是雪国。

    忽然,他道心微动。

    看着遥远的、远至他都看不到的远方,他的心里生出一抹紧张的情绪,却不知道来源。

    对他来说,紧张是极罕见的事情。

    破空声响起,白早出现在他身边,南屏钟散发出淡淡气息,挡住寒意的侵蚀。

    “怎么了?”

    在她的眼里,寒冷的群山与昨日没有任何区别。

    井九回答很简洁:“出事了。”

    话音方落,狂风骤起。

    寒冷的空气以难以想象的速度在山野之间穿行,带出无数道刺耳的呼啸声。

    峰顶四周积蓄了无数万年的冰雪,被狂风吹落,露出黑色的岩石,空气里的温度陡然降低。

    在这样的酷寒里,普通人瞬间便会被冻僵,然后死去,修行者就算运转真元,也无法坚持太长时间。

    白早感受到寒意已经进入了南屏钟的屏障,不敢怠慢,取出一件用火金雀织成的大氅披在身上,感受着其间自然生出的暖意,面色稍微好了些。

    井九看了她一眼,确认应该没什么问题,便没有再理会。

    白早看着他身上那件单薄的白衣、不禁有些不解,心想难道青山宗的功法如此神奇?

    峰顶的冰雪继续剥落,忽然从深处传来一道震动。

    白早低头望去,看到了一幕很难忘记的画面。

    一只雪虫正从绝壁间探出头来。

    雪虫的肌肤是半透明的,成年后也不会改变,但极其坚韧,即便是修行者的飞剑也很难斩开。

    这只雪虫的身体极粗,完全可以装进一幢小屋,随着它的爬行,阳光落在半透明的皮肤上,隐约能够看到里面的事物——里面有石头、有树枝,还有些雪足兽的残肢,还有些白骨,不知道是什么动物的。

    做为雪国最著名的怪物,雪虫除了在用自己的汁液腐蚀出来的洞里极其迅疾,在别的地方行动速度都比较缓慢,但危险性却极大,尤其是模样与进食方式,很容易让人类感到恶心。

    白早这时候就觉得很恶心,但不敢发出任何声音。

    那只雪虫钻出绝壁,没有找到受力点,在寒风里四处摇摆,看着就像是腐肉上面生出的蛆虫,只是要大无数倍。

    白早微微蹙眉。

    忽然,雪虫的身体停在了寒风里。

    她感受到有道意识落在自己身上,知道是被这只雪虫发现了自己的存在,真元默运,准备用南屏钟迎敌。

    不知为何,那只雪虫没有理会她,继续向着绝壁前的空中伸展身体。

    直至最后它的身躯触到了对面的山崖,又钻了进去。

    直到雪虫的尾部也消失在对面的崖壁里,白早才松了口气。

    这是一只高阶的雪虫,就算她拿着南屏钟也不是对手。

    除了兽潮的时候,人类很少会看到如此高阶的雪虫,为何它会出现在这里?

    紧接着,山间响起很多细碎的声音,即便是呼啸的寒风也无法掩埋。

    白早运起清水鉴法用四周望去,只见风雪里有很多黑影,正在向着北方高速奔掠,仿佛受到了什么感召。

    她隐约能够分辩出来,那些黑影里有雪足兽,有雪甲虫,甚至还看到了两种只在书上见过的怪物。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