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大道朝天 > 第一百一十五章师叔来了
    夜色深沉,七个年轻人围坐在火堆旁。

    这里已经在山里,两侧是高耸险峻的山崖,天空被缩成一道线,消失了很多天的雪云,再次出现,遮住了所有。

    星光并不是来自星辰,而是殷清陌的星壶。

    铃铛静静悬在远处,感知着天地气息的变化,随时准备发出清亮的铃声。

    幺松杉闭着眼睛,盘膝而坐,青剑被召了出来,静静搁在膝上接受外养。

    他之外的其余六人也在调养静修,却不时忍不住望向数十丈外的那块岩石。

    井九与白早坐在那块岩石上。

    ……

    ……

    那天进入这片山脉之外,井九要求众人停下。

    众人有些不理解,心想如果继续向前,猎杀雪兽,可能会帮助你更早确定道战第一的位置,为何要停下?

    但他们现在对井九很尊敬,加上白早也没有提出反对意见,于是九个人便在峡谷里停了下来。

    今天暮时,忽然有十余只雪足兽从山外狂奔而至,意图穿过峡谷。

    井九没有出手,只是关键时刻,偶尔说两句话。

    白早再次展现出近乎完美的领袖能力,带领着同伴,将那十余只雪足兽尽数斩杀。

    在她的指挥下,八个人比两个小队的战斗力加起来要大得多,因为她能够最大限度地发挥同伴的能力,并且加以配合。

    那如果让她去指挥数百名修行者同时战斗呢?

    之所以说是八个人,是因为井九没有参加战斗,他只是在最关键的时刻,偶尔出声说两句话。

    就像那天夜里,他指点幺松杉出剑一样。

    明明只是简单的指点、伍鸣钟等人却觉得战斗轻松了很多。

    井九似乎能够提前知道雪足兽会怎么进攻,知道雪足兽甲壳最薄弱的地方,而且极为精准。

    这实在是令他们震惊无语,心想就算是自家的师长,也不见得能做到这一点。

    ……

    ……

    “我本来不相信你是果成寺的蹈红尘传人,现在却有些信了。只有杀过无数雪国怪物的修行者,才会对它们如此了解。据我所知,你应该是第一次来到这里,那么就只有一种解释,你得到过高人的指点。”

    “高人?”

    “我说的当然是刀圣。”

    “你想错了,我只是比较擅长切断事物。”

    “那你又如何知道应该从哪里切下去?”

    “万事万物都有其薄弱之处,我的眼力不错,多观察几天便能发现。”

    这几天井九时常把那个白色的小甲虫拿出来看,便是观察。

    虽然那只幼虫没有升阶,但他还是能够看到很多想看的东西。

    白早忽然问道:“你是无彰上境?”

    井九说道:“初境。”

    无彰是青山的境界,按照中州派的分级初境便是初入金丹,这种境界怎么可能一夜之间杀了这么多雪足兽?

    白早根本不相信。

    井九说道:“可能是我修的剑道比较适合做这种事情。”

    白早说道:“你什么时候发现的?”

    井九说道:“那天夜里。”

    他是认真的,不是在说笑话。

    确实是那天夜里,他杀死了那么多雪足兽,才知道自己很擅长或者说很适合做这件事。

    雪足兽的攻击对他来说,太慢,而让修行者觉得最麻烦的那些毒血,对他也没有任何影响。

    最关键的是,那片寒冷至极的浓雾对修行者来说非常可怕,对他却是帮助。

    他不怕那些寒雾,相反可以借助雾气遮掩自己的身体,让雪足兽看不到他。

    那天夜里,他杀死了那么多只雪足兽,对任何人来说都是难以想象的事情,对他来说却是太过简单。

    借着寒雾的遮掩,他走到一只雪足兽身后,举剑斩落。

    这只雪足兽死了。

    他走到另一只雪足兽身后,再次举起手里的铁剑。

    一剑一个。

    这有什么难的呢?

    唯一的麻烦大概就是,那天夜里他身上沾了太多毒血,心里有些不舒服。

    剑火就算烧灼的再干净,他还是觉得有味道。

    所以,他找了个雪湖,用剑火烧热水,仔仔细细地洗了个澡。

    现在想来,这应该是他进入青山后第一次洗澡?

    “为什么要停下?”

    白早终于说到了正题。

    井九从有些发散的思绪里醒来,说道:“等人。”

    白早没有再问什么,看了一眼他的手腕。

    她记得很清楚,井九的手腕上有道剑镯,前天忽然消失了,今天又重新出现。

    ……

    ……

    第二天清晨,峡谷入口处出现了四名年轻的修道者。

    四人的神情很疲惫,看来竟是走了一夜。

    要知道夜晚的雪原更加危险,不知道是何处来的压力,让他们如此着急。

    四人看着白早等人,有些意外,上前互相行礼致意。

    其中有位青山弟子,来自两忘峰,名叫雷一京,看着幺松杉,高兴上前说道:“师兄。”

    幺松杉微微一笑,示意他先去见过井九。

    雷一京这才看到井九,微微一怔,脸上露出有些不自然的神情,行礼还是很认真,说道:“见过师叔。”

    井九看了看四人的情况,说道:“给你们半个时辰休息,然后一道出发。”

    雷一惊没听明白,其余的年轻人也没明白,心想按照道战规矩,各小队应该分别作战,偶尔遇着,也要分开。

    为何井九会说一道出发?

    四人当中有位中州派弟子正在给白早讲述昨夜遇着的事情,听着井九的话,吃惊问道:“师姐,这是怎么回事?”

    白早还没有确定井九的意图,说道:“先跟着走再说。”

    雷一惊就算不愿意,也无法违背师长的要求,那位中州派弟子完全听白早的。其余二人知道井九前天夜里的惊天表现,下意识里生不出反对的念头,只是有些担心让西山居的那些师长们知道了,会不会判定自己这些人违反了规则。

    半个时辰之后,井九向着峡谷里走去。

    峡谷里有很多山道,有的通往覆着万年不化冰雪的峰顶,有的通向极其狭窄阴暗的天然石洞。

    井九直接向着某条山道走去,似乎想都没有想。

    寒冷的风拂动崖间的碎石,偶尔吹落一些积雪。

    其余人站起身来,对视一眼,带着很多疑惑跟了上去。

    傍晚时分,很多人终于知道了井九为何会选择这条山道。

    因为远处的崖下,有另外一个小队正在布置阵法,准备休息。

    看着井九等人出现,小队里响起一道充满意外情绪的声音。

    “井师叔?”

    ……

    ……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