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大道朝天 > 第一百零九章寒意十足的信号
    西山居某个庭院里,清容峰的少女们正在聊着道战的消息。

    她们说的眉飞色舞,瓜子壳到处翻飞,壶里的茶水已经不知道换了多少道。

    南忘面带寒霜走了进来。

    清容峰的规矩向来不严,但看着峰主这般模样,弟子们哪敢怠慢,赶紧放下手里的茶杯与瓜子,齐声行礼。

    南忘坐到椅子里,看着这些如花似玉的少女们,微怒说道:“瞧瞧你们这模样,难怪试剑大会表现这么糟糕,连一个道战的名额都抢不到,你们这趟跟着我来朝歌城做什么的,来玩啊?”

    少女们心想自己这些人没资格参加道战,青山又不参加前面的琴棋书画四项,来朝歌城不就是来玩的吗?

    直到她们知道南忘的心情为何如此糟糕之后,才担心起来。

    梅会道战本来就极凶险,每次都会有年轻的修道者死去,但今年死人也太早了些?

    而且井九师叔在最后方,按道理来说最安全,与他一起的那个昆仑弟子怎么就死了呢?最麻烦的是,那个昆仑弟子刚刚成功杀死一个雪国怪物便死了,很容易让人产生不好的联想,尤其是对那些阴谋论者来说。

    “听说何渭很生气,要我们给个交代。”

    南忘一拍桌面,寒声说道:“交他个妈的代啊!”

    少女们低头站着,就当没听到这句话。

    何渭是昆仑掌门的名讳。

    按理来说,南忘应该给予对方一些尊重。但她们早就习惯了峰主百无禁忌的行事风格,平日在清容峰里,峰主生气起来连掌门师伯都要说上几句,更何况是别派的掌门。

    当年连三月拜访青山之后,南忘的性情已经收敛了很多,但身周都是自己的弟子,她不想再压抑自己的情绪,冷笑说道:“死就是输,活就是胜,这就是道战,他要什么交代?”

    一位颇受宠爱的女弟子劝说道:“这种情形,小师叔被人议论也是难免,待寒号鸟的消息回来,自然就好了。”

    寒号鸟乃是昆仑派的镇派异禽,天性不惧严寒阴气,平日里都在九幽寒潭里静养,只有隔数年的梅会时才会被请出来,负责监视雪原上的情形,确定那些年轻修行者的位置,在某些最危险的时刻也会亲自出手。

    其实南忘明白这一点,寒号鸟是昆仑自己的祖宗,何渭总不能说它说谎,而且就算它没有看到当时的情形,在场还有证人。问题在于……现在就连她都觉得这件事情有些奇怪,井九与那个昆仑弟子的死有没有关系,她毫无把握。

    就看那几年赵腊月在旅途上杀人不眨眼的劲儿,再想着前些天施丰臣的死,谁知道井九会做出些什么事来。

    那座她曾经很熟悉的山峰,现在已经变得很陌生了。

    ……

    ……

    朝歌城入夜。

    净觉寺的桃花早就已经落完了,通往最深处那条通道两侧的桃花灯还亮着。

    一位老僧向着石道尽头走去,看似缓慢,实则只用了数息时间便到了静室的门前。

    他调整呼吸,推门而入,看着眼前的画面,露出欣慰的笑容。

    今天禅子终于肯盘膝而坐了。

    虽然他只是盘着单膝,而且主要的原因还是方便他侧着身子去看那堆木棍。

    “不是听耳,应该是铁线虫。”

    老僧知道此事有些急,没有任何耽搁,直接说出了自己的结论。

    老僧法号释海,曾经在北方那座小城里服侍刀圣数十年,说到对雪国怪物的了解,整个果成寺没有比他更强的。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禅子才需要他的建议。

    铁线虫是雪国深处的一种异虫,模样与听耳相似,也是寄居在各种雪兽的身体里,但甲壳异常坚固,就算是青山宗的剑都不见得能斩开。至于恐怖的杀伤力,更是与听耳天差地别。

    如果那名昆仑弟子遇着的是铁线虫,全无防备的情形下,确实难有幸理。

    禅子抬起头来,有些不解问道:“这种虫子不是向来都在那位身边?”

    释海老僧知道禅子说的那位指的是哪位,神情凝重说道:“而且铁线虫已经很多年没有出现过了,就算当年偶尔有那么几只在兽潮退去的时候钻进了地底深处,但这时候是初夏,也应该长眠才是,为何会突然醒来?”

    禅子睁大眼睛,无辜说道:“我哪里知道答案。”

    释海老僧苦笑一声,说道:“难道今年又会是一次大兽潮?”

    听到兽潮二字,禅子的神情认真了些,说道:“我已经让渡海师侄去看看。”

    渡海僧是果成寺律堂首席,谁也不知道,这位禅宗高僧竟是已经悄无声息去了北方。

    释海老僧担心说道:“要不要提前结束道战?”

    今年梅会由禅子亲自主持。

    只有他有资格用一句话结束这场道战。

    禅子望向榻上的那堆木棍,随意伸手握住一根,然后抽了出来。

    释海老僧忽然觉得很紧张。

    数百根木棍就这样倒塌,没有发出太大的声音。

    禅子看着那堆凌乱的木棍,很长时间没有说话,似乎是拿不定主意。

    果成寺最擅两心通。

    禅子在这方面的修为更是深不可测。

    如此犹豫,是非常罕见的事情。

    “写信给需要知道的那几家,让他们做好准备。”

    禅子安静了会儿,继续说道:“我们等曹园的信。”

    ……

    ……

    寒号鸟的目力极为锐利。

    雪原上的那四个小黑点,对它来说就像近在眼前。

    它能够看清楚他们衣服上的尘土、靴上的残雪、脸上的疲惫、眼神里的茫然。

    它有些不理解的是,走在最前面的那个年轻人为何那么干净?

    没有尘土,没有残雪,没有疲惫,没有情绪起伏。

    这也是殷清陌三人想不明白的事情。

    当然,他们还有更多想不明白的事。

    代寅死后,在那座山里枯坐十余天的井九,像是忽然想通了什么事情,开始向雪原里行进。

    同伴的惨死没有摧毁这三名年轻修行者的意志,但还是会让他们感到有些茫然,很自然地开始听从井九的想法。

    井九没有带着他们猎杀雪国怪物的意思,明明路上曾经遇到过两三次,他却是看都没有看一眼。

    他就像是单纯在赶路。

    他要去哪里?

    如果是急着要去哪里,为何他还是像往常那般行走,没有加快速度,也没有冒险驭剑?

    ……

    ……

    天光渐暗,寒号鸟早就已经离开。

    井九停下脚步。

    后面的三人赶紧停住。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