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大道朝天 > 第一百零一章踏上修行路的王小明
    (感谢书友20171025……后面记不得了的评论,那几句话的原文是鲁迅散文诗,这样的战士里面的几句,在这样的境地里,谁也不闻战叫,太平太平……感谢您)

     ……

    ……

    井九应该可以阻止施丰臣的自杀,但他没有。

    不是因为没有必要,而是因为在施丰臣说出最后一句话的时候,他在对方的眼里看到了死志。

    他理解施丰臣对修道者的愤怒与仇恨,虽然并不同情。

    他也不想追问对方生命里那些痛苦的前尘往事。

    生死最大。

    他会尊重。

    那么就让赴死者得到死亡的结局吧。

    ……

    ……

    小院安静无声。

    阳光移走,两只瘦鸡有气无力地啄着地上的影子。

    不知何时,院门再次被推开。

    “师父,今天还是白菜苔炒腊肉!”

    王小明瘸着腿走了进来,把那条腊肉搁到磨台上,伸脚把两只瘦鸡踢进笼子,以免它们去啄腊肉。

    “上次你说白菜苔有些老,这次可是嫩极了。”

    他兴高采烈地提着白菜苔走进屋里,想让师父先看一眼。

    啪的一声轻响。

    白菜苔落在了地上,散开,就像是真正的花一样。

    他的双腿不受控制地颤抖起来。

    “啊……啊……师父啊!”

    屋里响起凄惨的哭声。

    他的哭声很难听。

    哭声都不好听。

    ……

    ……

    施丰臣的丧事办得很冷清。

    至少在最开始的时候。

    王小明跪在堂前,往盆里扔着纸钱,动作很机械,神情很麻木。

    不知道是被烟薰的太狠,还是哭的时间太久,他的眼睛里满是血丝。

    邻居们来了,又走了,小院里就只剩下他在这里跪着。

    院外忽然响起喝斥声与别的动静,然后木门被人有些粗鲁地推开。

    不是来找麻烦的人,而是有些大人将要前来吊唁,得到通知的衙役赶紧过来清场。

    被高高挑起的白幡,墨水淋漓的奠字,让小院的气氛顿时变得与先前不同。

    王小明没有理会,依然跪在铜盆前,木然地烧着纸钱。

    他没能记清楚随后出现的那些大人究竟是什么官职,叫什么名字。

    施丰臣生前门庭冷清,死后倒是热闹的狠,谁都明白这是为什么。

    王小明也知道。

    没有人看见施丰臣是怎么死的,清天司官员自查确定是自尽,但他是被谁逼死的呢?

    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青山宗,更准确地说是指向了井九。

    深受中州派影响的朝廷官员们当然要借此事向青山宗施加压力。

    所谓致哀,官员们的脸上哪有哀容可言?

    在王小明看来,唯一有些真情实意的反而是那位间接导致师父死亡的胡贵妃。

    夜深的时候,胡贵妃派人送来了一大笔很实在的金银。

    王小明说了一声谢。

    施丰臣下葬后,王小明便离开了朝歌城。

    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在清天司库房与他一道做事的工友偶尔会议论起这个少年。

    有个叫七十二的工友与他关系最好,被问起时说道:“他说要回西北,说老家在那边。”

    其实他也觉得奇怪,这两年里从来没有听说过王小明还有老家,更不知道与西北有什么关系。

    ……

    ……

    赵府后园很安静。

    深春时分的树木,正在最茂盛又不令人腻烦的阶段,看着便令人心喜。

    赵腊月的心情却并不如此。

    “施丰臣有个养子叫王小明,有修行潜质,今天离开朝歌城不知去向。”

    井九看了她一眼,心想这是要斩草除根的意思?

    “我说过,我不是好人,我很凶的。”

    她的脸色有些苍白,那天在鸣翠谷受的伤太重。

    井九说道:“施丰臣其实看得不算太错,也与我不会教人有关,你的杀心确实有些重。”

    赵腊月盯着他问道:“你在意?”

    井九摇了摇头说道:“你只是还没有想明白,所以有些生气。”

    赵腊月沉默了会儿,说道:“是的,我想不明白他为什么一定要杀我,难道我真做错了什么?”

    井九说道:“能力越大,责任越大,相对应,危险性也就越大。你的心性不受约束,偏又对天下苍生又所眷怜,所以在他看来最是危险,必须要趁你现在还不够强大的时候,提前消除掉。”

    赵腊月还是不明白,说道:“难道躲进隐峰修无情道,不理众生死活才是好的?”

    井九说道:“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不理会世间万事的修道者,对凡人来说当然要更加安全。”

    赵腊月沉默不语,她小时候在朝歌城里生活,每日想着的便是修道,但也看过一些杂书。

    那些故事里有才子佳人,有行侠仗义,也有热血国士,后来去了青山宗,门规里也写着济世扶困之类的字眼,但在数万里的旅途中以及现在,井九流露出来的态度却是修道者应该不理世事,为何?

    “修道者与凡人本来就是两个世界的人,人一旦可以修行,便与凡人再没有太多关系。前朝诗人曾经写过一首梦游寒山吟留别,深受凡人喜爱,修道者却无甚感觉,更喜欢他的那首白发三千丈,为何?”

    井九说道:“因为后者写的是生死大苦,修道者依然很难摆脱,所以有同感。而前者写的是神仙事,你我本来就是神仙,我们能看到凡人看不到的风景,能体悟到他们体悟不到的感受,又如何会被凡人臆想的风景与感受打动?”

    赵腊月沉默了很长时间,说道:“但凡人也可以追求。”

    井九说道:“是的,凡人可以不接受自己的命运,力争踏上修仙大道,但并不是所有凡人都有这种幸运。”

    ……

    ……

    朝歌城外,有座山庙,不是节时,前来供奉香火的民众极少。

    王小明走到庙后,有些困难地爬到树上,确认山林四周没有什么人,才从衣服最里面拿出了一个油纸袋。

    袋子里装着一些零散的东西,对他来说意义重大。

    那些东西是胡贵妃派人送来的银票、还有一本很薄的书。

    书上写着清玄功三个字,正是三清派的入门功法。

    这是施丰臣留给他的遗物。

    他翻开书开始认真阅读,但过了很长时间还是无法把那些文字看进去。

    因为他总是容易想起师父,然后泪水便模糊了双眼,怎么擦也擦不干净。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