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大道朝天 > 第九十章施丰臣的一天
    细小的松仁被嚼碎,也没多少份量,但香味很足,可以送一杯酒。

    梁星成端起酒杯,有滋有味有声音地嗞溜饮尽,斜了施丰臣一眼说道:“水月庵的弟子你都能用?”

    看着老者脸上似笑非笑的神情,施丰臣笑了起来,说道:“我哪里有这本事,是那边的人在用。”

    梁星成有些厌恶地皱了皱眉,不想听到那个名字,哪怕施丰臣用的是那边指代。

    施丰臣仿佛没有察觉对方的忌讳,继续笑着说道:“只要客人有想法,那边的人就有能力实现。”

    梁星成放下酒杯,看着他说道:“那你是什么想法?”

    施丰臣正色说道:“只想替殿下分忧。”

    小酒馆里很是吵闹,喝醉的人们争执不休,说着那步棋如何,这步棋如何,把他的声音淹没无遗。

    梁星成自然不会相信他这个说法,施丰臣自己也不会信,只不过他们彼此都清楚,身为臣子有些话是必须要说的。

    他盯着施丰臣的眼睛问道:“你确定此事可成?”

    施丰臣笑了笑,说道:“赵腊月一死,栽赃到贵妃身上,就算她再受宠爱,也是死路一条。”

    梁星成端起酒杯旋又放下,说道:“你真的能确定?贵妃可不是普通人。”

    “说句大不敬的话,就算她是皇后娘娘又如何?陛下总要给青山剑宗一个交待。”

    施丰臣觉得这位谋士就像太子一样愚蠢,声音压得更低了些,语气却重了更多。

    “陛下今天出宫去了骊山,牛老爷与金老爷都不在身边,却带了贵妃娘娘。”

    梁星成闻言大惊,骊山在朝歌城外,陛下居然一个供奉都没带,那究竟是去做什么事情?为何他却要把贵妃带着?

    酒馆里的争吵还在继续,发酸的浑酒却已经没了味道,他枯瘦的脸上闪过一抹厉色,说道:“那就好好做。”

    ……

    ……

    梁太傅与自己远房堂弟梁星成的容貌有些相似,只不过更高更瘦,看着不像位官员,而更像一位修道有成的仙师。

    他看着栏边的那个年轻人耐心等着,虽然他是对方的老师,但尊卑从来都不会这样计算。

    “我总觉得太冒险。”

    年轻人把手里的鱼食扔进栏下的水池里,惹来无数游鱼,乱了春水。

    梁太傅当然知道这个计划并不安全,声音微哑说道:“但那个消息已经证实,断离丸……确实已经停了好些天。”

    年轻人转过身来,正是前些天井九与赵腊月在旧梅园里见到的那位锦衣青年。

    只不过与那天相比,他眼里的漠然情绪变得更加幽冷。

    他就是神皇陛下唯一的儿子,景辛皇子。

    很多大臣、百姓、修行宗派都认为,他将是未来的神皇,私下甚至明着都以太子相称。

    景辛自己也是这样认为的,直到这些天知道了那个消息,他才发现原来自己的太子之位并不稳固。

    因为父皇……似乎准备再生一个。

    他看着梁太傅冷声说道:“就算胡贵妃死了,父皇一样可以再有儿子。”

    梁太傅说道:“但也许陛下就是因为胡贵妃,所以才想生个儿子。”

    景辛沉默了,其实他知道自己这个问题没有意义,不管是哪个妃子生下来的儿子对他都是威胁。

    因为这代表了父皇的态度。

    太傅的意思也非常清楚,在皇位之前,任何冒险都是值得的。

    “那我呢?我怎么才能够与这件事情没有任何关系?我要确保牛金二人和青山宗都查不出来。”

    “很简单,因为这件事情本来就与殿下没有任何关系。”

    “你相信那个叫施丰臣的家伙?”

    “是的,因为我知道他的仇恨从何而来。”

    梁太傅感慨说道:”仇恨是最可怕的力量,可以帮助他保守一切秘密,哪怕是在面对青山宗的时候。”

    ……

    ……

    朝歌城里有很多小酒馆。

    施丰臣离开那间小酒馆,在蛛网般的街巷里转了半个时辰,走进了另外一个小酒馆。

    酒馆里的醉客们依然在讨论梅会,准确来说是还是在议论那局棋。

    施丰臣有些不喜地皱了皱眉,走到酒馆里面,对掌柜点头致意,随其进了安静的杂物间。

    “上次说的事情,如何?”

    他看着那个肥头大耳的掌柜说道,神情平静,心情却有些怪异。

    做为朝廷清天司的副巡察,见着不老林的管事,最应该做的事情是把对方拿下,而不是谈话。

    那位掌柜笑眯眯看着他,没有说话。

    施丰臣最近的耐心不是很好,沉声说道:“我能找到你一次,就能让你再也无法离开朝歌城。”

    “我们是做生意本来就要与人联系,清天司能找到我并不奇怪,就像谁都知道白马湖畔那座医馆的来历,”

    胖掌柜依然笑眯眯地说道:“而且我们已经证明了自己的诚意与能力,问题是您还没说过愿意付出什么。”

    从古至今,请客杀人都是要花钱的,不老林做的就是这个行当,当然不会例外。

    施丰臣神情微松,说道:“没想到水月庵的弟子也能为你们所用,只是你们凭什么相信赵腊月会答应单独前往?”

    胖掌柜摇头说道:“这就不方便说了。我们还是说回这门生意吧,你究竟能付出什么?”

    施丰臣说道:“我与你们交易,便等于把我交到了你们的手里,至于你们能获得多少自然要看你们以后怎么用我。”

    胖掌柜脸上的笑容更盛,语气里却嘲弄意味十足:“一个清天司被边缘化的官员凭什么和九峰之主相提并论?除非你是掌握实权的国公,或者是镇北军里的副指挥使。”

    施丰臣没有动怒,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说道:“如果说我是为太子办事呢?”

    胖掌柜没有露出意外的神情,看来竟是早就已经猜到了。

    “有意思,有意思,只不过你就这么卖了主子,难道不怕他知道后杀了你?”

    “太子信任我,我也相信自己能够守口如瓶,哪怕面对死亡与搜神术,但可能的话,我还是不想直面青山的怒火。”

    施丰臣盯着胖掌柜两条线般的眼睛,说道:“我可以信任你们,对吧?”

    胖掌柜忽然觉得这个朝廷官员有些意思,笑着说道:“当然,不老林的声誉非常值钱,而且你没有出卖的价值。”

    如果不老林不会出卖施丰臣,那么施丰臣自然也没有机会出卖太子,太子又为何要杀他呢?

    表面上看起来,这段对话的重点便在这里,但施丰臣和胖掌柜都知道并非如此。

    胖掌柜说得很清楚,施丰臣没有出卖的价值,太子却是有的。

    这次事件之后,不老林一定可以从太子那里得到足够多的好处,这便是他们愿意参与的原因。

    这场交易的唯一筹码,就是太子。

    ……

    ……

    离开小酒馆,回到位于南城的家里,施丰臣站在冷清而有些简陋的院子里,沉默了很长时间。

    他是位很清廉的官员,做事严肃方正,那些本来应该讨好他的小宗派在碰了几次钉子后也懒得再理他。

    这样的家里自然不会有什么丫环仆人,更不可能有歌姬。

    也没有家人。

    他早已习惯了这种冷清,无论是在南河州还是在朝歌城。

    但不知道为什么,想到三天后赵腊月便会死去,他忽然有些伤感。

    都死了。

    死了也好。

    没有烦恼。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