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大道朝天 > 第七十六章开放
    天近人走了,梅会当然还要继续,只是很多修道者觉得错失了请教大师的机会,有些遗憾。

    水月庵弟子果冬拿到了琴战第一,接下来便是棋道之争。

    以往梅会,棋道之争受到的关注最少,不是因为不感兴趣,而是因为结局早就已经注定。

    就像那句“反正赢的都是水月庵”,下棋这种事情……反正赢的都是童颜。

    不过今年的情形稍有不同,棋道之争迎来了更多关注的视线。

    当然,没有人怀疑最后的胜者还是童颜。

    他昨日刚在旧梅园外中盘战胜了当朝棋道第一人郭大学士,随后又连胜十余名朝歌城的棋道高手,声势之盛,古今未见。

    但有件事情让很多人把注意力放在了另一个人的身上,那就是井九。

    在修行界,井九已经出名。

    因为他有个景阳真人再传弟子的身份,他与赵腊月两人是青山宗最年轻的二代师长。

    井九拿过四海宴的棋战第一。

    但在卷帘人的册子里,他依然排在极后,完全不足以威胁到童颜,甚至可能根本无法在棋战里与童颜相遇。

    很多人都在奇怪,童颜为何要井九看那盘棋,说那几句话?

    为何井九最后落下那颗带着小聪明意味的黑子后,他与郭大学士两个人看了半天?

    有人问过郭大学士,郭大学士只是笑而不语。

    这些事由让人们生出很多猜测、很多想象,对这场棋道之争也愈发感兴趣。

    真正把这场棋战推向高潮的是最新发生的两件事。

    神皇陛下将要亲临现场,便是其中一件。

    过往梅会,陛下往往只会在最后一项的道战出现,今年为何会对棋战如此重视?

    听完赵腊月的讲述,井九摇了摇头,心想原来当皇帝这么闲吗?

    ……

    ……

    连绵的春雨总有暂歇的时候。

    晨光照进皇宫,窗外的绿植边缘悬着水珠,光线从中间穿过,折射成很多光斑落在墙上。

    胡贵妃微嗔挥手,示意宫女不要来打扰自己。

    ——洗漱这种事情有什么好着急的。

    她慵懒地伏在窗台上,嗅着清新的空气,看着花园里的风景,觉得心情很美,比自己生得还要更美。

    如此美好的心情,一部分源自昨日旧梅园里天近人让童子转告她的那句话,另一部分则源自于美好的昨夜。

    想着烛光下丝帛在白玉间游走的画面,她的脸颊微红,流露娇羞的神情。入宫已经这么多年,陛下还是这般疼惜自己,她还是有些放不开,觉得好生羞涩,有时候她也很纳闷,传闻里的种族天赋怎么在自己身上就半点没有显现呢?

    当然,陛下对她的疼爱并不仅仅体现在这些方面。

    昨夜她在枕边撒娇了几句,陛下便答应带她去看棋战,这才是真正的疼爱。

    如此一来,梅会棋战必然万众瞩目,到时候那个叫井九的家伙惨败在童颜手下,那该是何等样的窘迫啊?

    想到那个画面,胡贵妃有些得意地笑了起来,鼻尖微皱,很是可人。

    她很清楚青山宗在朝天大陆的地位。

    在禅子拒绝见自己后,她早就已经断了替竹贵报仇的想法。

    但她还是想为那个可怜的家伙做点什么,也帮自己出出气。

    ——这是知恩图报,也是了断因果。

    当年禅子教诲过的话,她可不敢忘记。

    晨光渐盛,青叶边缘那滴水珠落下,贵妃娘娘终于要正式起床了。

    白天的皇宫总是那样的无聊,而且清冷。

    她有些不舍地收回望向窗外的视线,望向早已侍候在旁的老太监,说道:“把药取过来吧。”

    每天清晨她都要吃药,这种药的名字叫做断离丸。

    断离丸对人没有任何害处,相反可以帮助调理心神,除此之外,还有一个作用就是:确保女子无法怀孕。

    她入宫第一天神皇陛下对她交待了一句,从那之后她每天清晨都要吃断离丸,哪怕头天夜里陛下并没有过来。

    陛下没有派人监视她吃药,更没有喊人逼着她吃药,但她没有一天敢停。

    最开始的时候,她当然难免有些伤心甚至愤怒,但渐渐便麻木了,甚至变成了某种习惯,哪天若醒来忘了吃药,她便觉得心神不宁,总觉得哪里不对,直到想起这件事情,把药吞进肚子里才会安心。

    但这几天她想着要吃药便有些心情压抑,说不出的烦躁。

    她出身妖狐,哪里敢奢望与陛下生个孩子,可是最近两年太子看她的眼神越来越怪了,包括昨天在梅园里。

    想着天近人说的话,她心里生出些希翼,如果陛下真的同意了呢?他这么疼自己,只是……这话该怎么开口?

    她想着这些事情,没有注意到那位老太监并没有像平日那般送上清水与药丸。

    “陛下离开前有旨意,那药今后就不要吃了。”

    老太监神情温和说道。

    胡贵妃怔了怔,有些茫然问道:“你说什么?”

    老太监一脸慈爱看着她,说道:“恭喜娘娘。”

    胡贵妃这才醒过神来,用双手捂住嘴巴,震惊的无法形容。

    陛下……陛下……允许自己有个孩子?

    这是怎么回事?

    谁能改变陛下的想法?

    难以形容的狂喜涌入她的心里。

    幸福来的太过突然。

    嘤咛一声。

    她就这样昏了过去。

    ……

    ……

    “我不喜欢这位皇子。”

    井九说道:“他的分寸感与位置感不好。”

    赵腊月有些没听懂,又觉得有些奇怪,说道:“这不像是你会关心的事情。”

    井九说道:“我也不想,但没办法。”

    赵腊月还是没有听懂。

    当代神皇只有一位皇子,就是昨日梅园里那个贵气十足的锦衣年轻人。

    朝堂上很多大臣以及绝大多数百姓,都把他视作理所当然的皇朝继承者,很多时候会直接称他为太子。

    井九不这样认为。

    以皇帝的境界修为,想有后代随时都可以有,只是不想生而已。

    现在他表明了自己的态度,那么皇帝应该很快便会生下第二个儿子吧?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