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大道朝天 > 第四十三章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
    “你不是要证明吗?我就证明给你看,不老林有很多人,也有很多流派,有好有坏。”

    魏成子看着他面无表情说道:“你可以站在我们这边,或者去死。”

    他们当着柳十岁的面,表明了自己的身份。

    中州派的元婴长老以及一茅斋的前辈,居然都是不老林的人。

    如果柳十岁不跟着走,那就只能死。

    只有死人才不会暴露这个秘密。

    柳十岁还是没想明白,他们怎么会忽然向那名玄阴宗弟子下手,就为了证明不老林也有好人?

    “我们接到的任务是把你带回去,并且是你自愿,所以我们只能用这种方法来说服你。”

    魏成子说道:“再说我中州派杀一个魔头,又有什么问题?”

    柳十岁说道:“我不觉得自己有这么重要。”

    魏成子说道:“你的材质极佳,如此年纪便能进入金丹中期,放眼整个朝天大陆也能排进前十,青山宗不珍惜,自有别家珍惜,若不是那些宗派不愿意得罪青山宗,只怕都会过来看看你。”

    柳十岁沉默了会儿,说道:“我要想想,你们明天再来吧。”

    魏成子说道:“我知道你不怕死,但不要试图自杀,不然你们全村人都可能会为你陪葬,还有你的父母。”

    柳十岁盯着他的眼睛,说道:“刚才那些好人坏人的话,其实都是假话?”

    “那些是你想听的理由、你需要的借口,不管真假,你只需要问自己一句——我真的甘心吗?”

    说完这句话,魏成子与老书生转身离开。

    ……

    ……

    夜深,星明。

    柳十岁静静看着窗外,不知道是不是在心里问自己那个问题。

    忽然,他爬了起来,走到隔壁房间里。

    ……

    ……

    柳母抓着他的手,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柳父叹了口气,从厢柜最深处摸出一个小匣子,递给了他。

    柳十岁接过匣子,打开一看,发现里面是一朵茉莉花。

    这朵茉莉花应该是用道法封存过,依然白嫩如初。

    “这是九公子一年多前留在这里的。”

    柳父对他说道:“他交待过,如果你还是要走,就记得把这个给你。”

    柳十岁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柳母拿起那朵茉莉花,用针线缝在他的衣襟上,很好看。(注)

    ……

    ……

    柳十岁从小山村里消失了,村子里的人自然知道,但外界无人在意。

    现在朝天大陆最重要的事情是再过些日子的梅会,很多修行者已经往朝歌城去。

    数十道剑光在湛蓝的天空里出现,极为壮观——青山仙师集体出行的画面早已成为南大陆一景,如果天气足够好,总有些运气不错的百姓能够看到这样的画面,成为他们日后的谈资。

    朝南城得到通报,用最快的速度调整阵法,直待那数十道剑光落在城中才重新开始布置。

    南河州是青山剑宗的传统领域,青山师徒出行自然不需要像别的修行者那样入住仙居。

    做为南河州最大的拍卖行,宝树居每天都会挣取数量极多的晶石与金银,但从前天开始便完全停业,由东家亲自指挥数十名执事与仆役把九层楼擦洗的干干净净,必须保证没有一点尘埃。

    第九层被隔出了两个套间,一个归此次带队的清容峰主,另一个套间则属于赵腊月。

    宝树居东家根本没资格见到两位峰主,他只希望其中某位不要记得当初在这里受到的冷遇——七层楼的玄字丙号房,无论怎么看也不算冷遇,但当时那名执事哪里知道灰布蒙脸的少女就是传说中的赵腊月?

    宝树居对清容峰主的服侍自然不敢有任何怠慢,但此次参加梅会以及随行观礼的青山弟子还是感受到宝树居对赵腊月的态度尤其恭谨,除了隐隐透露出来的畏惧之意,更有着非常明确的逢迎意味。

    幺松杉是去年青山试剑选出来的十位弟子之一,他去两忘峰之前一直在上德峰修剑,不明白其中缘由,听到昔来峰与适越峰的两位弟子解说,才知道是什么道理。

    宝树居是青山宗的外围产业,靠拍卖所得的晶石与银钱数量极大,对青山宗而言却算不得什么,青山宗真正在意的是,朝廷与宗派联盟每年分发给的丹药原材以及修行所需的资源,现在由宝树居负责运送进青山。

    碧湖峰前任峰主雷破云已经死了数年,所谓遗泽或者说情份早已消失殆尽,宝树居自然担心被取消资格。

    幺松杉不解说道:“神末峰初立,青山议事都不参加,怎么会管这些小事,宝树居为何不去求求别峰的师长?”

    那位昔来峰弟子说道:“你也知道神末峰初立,除了神末峰,其余诸峰谁没有自家的产业?凭什么把最肥的差事让宝树居继续做下去?宝树居的意思很清楚,就是想改换门庭,直接投到神末峰门下。”

    幺松杉微微挑眉,说道:“我看还是徒劳,小师姑怎么会理他们。”

    适越峰弟子笑了起来,说道:“小师姑当然不会理,宝树居也攀不到神末峰上,但你不要忘记,小师姑的家在朝歌城,想要找上门去却不是难事,听说去年冬天,宝树居可是往朝歌城里送了数十车好东西。”

    幺松杉无语半晌,说道:“别聊这些了,且抓紧时间静修吧。”

    梅会就在不远处,哪怕在路途上境界再进一分,也是不错。

    那位适越峰弟子与昔来峰弟子对视一眼,苦笑着摇了摇头,完全没有什么自信。

    今年参加梅会的青山宗弟子,在很多人看来是数百年来最弱的一次。

    卓如岁还在闭关,参加梅会的青山弟子当然要以过南山为首。

    这位掌门首徒确实在青山试剑里表现出远超同龄人的境界实力,厚积薄发,竟然一跃进入游野境界。按照很多人的推算,如果童颜这几年没有什么奇遇,过南山一定能够战胜对方,甚至有挑战洛淮南的可能。

    结果……他的剑断了。

    他现在只能留在云行峰里继续炼剑,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出山。

    除了过南山,顾寒还在养伤,简如云也在养伤。

    仔细一算,两忘峰最强的几名弟子此次都无法参加梅会。

    都是因为那个人。

    昔来峰弟子说道:“他为什么可以不跟着我们一起走?”

    适越峰弟子微嘲说道:“因为他是师叔啊。”

    ……

    ……

    井九没有驭剑,直至天黑才走出青山,来到云集镇。

    像上次走出青山时一样,他登上酒楼,要了个火锅。

    这次他不用再要鸳鸯锅,直接要了一大锅白汤,然后煮了一片青菜叶子。

    没有酒楼会欢迎这样的客人,但客人提前拿出一片金叶子,自然是例外。

    ……

    ……

    (注:我一开始准备让柳母把茉莉花插在柳十岁的鬓角,就像当年范闲把小黄花插在陈萍萍的头发里那样,但仔细一想,十岁还很年轻啊,与老来俏没啥关系,认真考虑后发现别在衣领处应该也很好看。)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