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大道朝天 > 第四十章返乡的废人
    夜色深沉,崖间忽然传来猿猴叫声,片刻后又回复了安静,似是被什么惊着了。

    顾清与元姓少年走出洞府,看着山道上行来的那道身影,很是吃惊,尤其是顾清。

    那人穿着件蓝布剑衫,在夜色里就像是墨一般,却不会让人觉得脏,非常干净。

    过南山深更半夜来神末峰做什么?难道是因为白天受伤一事不服,前来找麻烦?

    顾清做了过南山多年的剑童,如今在神末峰见着旧主,难免神情有些不自然,揖手行礼,没有说话。

    井九坐在竹椅里,没有理会,更没有起身。

    从辈份上来说,他是过南山的师叔,这样做很正常。

    但过南山是掌门首徒,身份特殊,过往不管去哪座峰,都会得到峰主赐座,何时有过这样的待遇。

    不过他没有什么反应,自行在崖畔大石上坐下。

    元姓少年有些紧张地看了顾清一眼,用眼神询问是不是应该泡茶待客?

    顾清站在原地,没有动。

    前一刻看到过南山,他很自然地准备走到崖畔泡茶。

    过往在两忘峰的时候这种事情他做的很惯。

    他知道过南山最喜欢喝廉价的茉莉花茶,在入睡前则更喜欢用西海铁壶煮一碗红茶。

    但很快他便醒过神来。

    现在他已经不是两忘峰的剑童,而是神末峰的弟子,只需要听师长的吩咐。

    如果井九让他泡茶他便泡,井九没有说话,他便不泡,就这么简单。

    过南山没有看顾清,伸手在桌上拿起茶壶倒了杯冷水喝了,说道:“肺经受伤,容易口渴。”

    他的伤源自井九,但他的声音很平静,没有什么别的意思,只是解释。

    “这件事情与你无关,是我自己犯了错。”

    过南山看着井九说道:“前些天破境入游野,我有些过于骄傲,今日试图超出自己能力行剑,才会得到这个教训。”

    井九看了他一眼。

    过南山继续说道:“三年前我对你说过,你对两忘峰可能有所误会,现在看来,误会很深。”

    井九说道:“你想解除误会?”

    过南山摇头说道:“眼见都未必为实,何况言语,你当时说我们的道不同,那就不要强求。”

    井九说道:“那你为何来神末峰?”

    过南山说道:“我来是想对你说,日后若再有这样的事情,希望你不要像今天这般做的太绝。”

    井九没有说话。

    过南山接着说道:“这是请求,不是示弱,顾寒师弟已经知道了你的剑战风格,不可能再次被你击败。”

    他的这句话没有提到自己——既然井九连顾寒都无法战胜,更何况他。

    井九对他说道:“如果只是说这些莫名其妙的话,以后不要来这里。”

    这便是送客的意思。

    或者说逐客。

    顾清上前举起右手,示意请。

    过南山深深看了他一眼,没有说什么。

    ……

    ……

    夜访神末峰是拜见师长,而且剑断了,所以过南山选择步行。

    离开峰顶,来到崖间,看着那栋被猿猴占据的木屋,他忍不住摇了摇头。

    回首望去,满天繁星之下,孤峰如剑。

    青山九峰,此峰最孤,自然最绝。

    他今夜来此,自然有所想法。

    仙剑被断,受伤不轻,连夜来访,没有指责,只有建议。

    他觉得已经释放了足够的善意,展现出了足够的风度。

    没想到,井九竟如此冷漠。

    他接着想到顾清,这位曾经服侍自己多年的剑童,忍不住剑眉微挑。

    ——难道这座孤峰有什么魔力,所有来到这里的人,都会变成师叔祖那样?

    ……

    ……

    “如果你再和顾寒战一场,有机会吗?”

    赵腊月走出洞府,对井九问道。

    她听到了过南山的那几句话。

    井九说道:“我对你说过,我的剑道天赋冠绝青山。”

    赵腊月说道:“哪怕他适应了你的剑战风格?”

    井九说道:“你要记住一件事情。”

    赵腊月认真听着。

    顾清与元姓少年神情专注。

    井九说道:“万物皆是一剑,怎么可能只有一种风格?”

    ……

    ……

    从天光峰到南松亭,六百里。

    从南松亭到小山村,三百里。

    如果驭剑,只需要一个多时辰,就算剑元不济,需要不时停下休息,冥想回复,最多也只需要半天。

    如果走路,则需要八九天。

    如果是一个刚被废去修为、毁掉剑丸的人,则需要整整一个月。

    回到小山村,看着三年不见的那片竹林和那方池塘,柳十岁仿佛重新获得了某种力量,虚弱的脚步变得稳定起来。

    走到小院前,看着半闭的木门,他犹豫了很长时间才喊了声:“爸,我回来了。”

    夜晚时分。

    柳十岁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始终无法入眠。

    隔着薄薄的土墙,隔壁房间的声音很清楚,带着失望与愤怒的骂声已经被长吁短叹取代。

    如果不是柳母拦得快,而且看着他的身体确实虚弱,柳父一定会把手里的那根棍子打断。

    隔壁房间安静了会儿,又响起了柳母的哭泣声。

    柳十岁看着屋顶,觉得心口有些痛。

    剑丸毁,经脉断,哪怕过了整整一个月,他还是很痛。

    唯一令他安慰的是,就像上次回来一样,父母的身体都很好,头发乌黑没有一根白的,脸上也没有什么皱纹。

    第二天,很多村民知道了消息,来到了柳家。

    已经苍老的村长问了问情况,吧嗒吧嗒抽了半晌烟袋锅子,最终也没能说出什么安慰的话来,只是拍了拍柳十岁的肩膀。

    第三天,柳十岁觉得休息的差不多了,走出了家门。

    现在正值春耕,农活很重,他想去帮帮忙。

    从家里到自家的田有段距离。

    他在路上看到了很多村民,有熟悉的叔伯与兄弟,也有一些不认识的孩童。

    那些孩童应该是他在青山这七年里生出来的。

    不管是认识的村民还是不认识的孩童,看到他,都会下意识里转过脸去。

    当他走过去,人们的视线才会重新落在他的身上,准确地说是背上。

    那些视线里的情绪很复杂,有嘲弄,有鄙夷,还有害怕。

    柳十岁能够感受到这些,没有回头。

    来到自家田里,他才发现已经灌好了水,水面很安静,映着蓝天白云,竟有些好看。

    柳父在分秧苗,柳母刚打了两瓦罐山泉水,准备回家做饭,看着他过来,也没有说啥。

    从父亲手里接过秧苗,柳十岁踏进水田。

    他的脚陷入湿泥里,没能站稳,加上虚弱无力,竟一屁股坐了下去。

    不远处的水田里响起笑声,又不知为何很快消失,然后响起打骂声与哭声。

    水面映着的蓝天白云散成碎片。

    柳十岁在水田里坐了会儿,才想起来自己已经是个废人。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