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大道朝天 > 第四十六章看就看吧
    当然,他还是有办法登上峰顶,只是就像他对赵腊月说的那样,这时候很有可能有人在看着这边。

    掌门和元骑鲸那个家伙都能看到这里,如果他们愿意的话。

    别的时候,井九肯定不会再继续向峰顶走,而是直接回去,但是……

    他看了眼赵腊月,心想这个小姑娘会很失望吧?

    “那么……看就看吧。”

    他望向云海深处的那些山峰轻声说道。

    他伸出手指轻点赵腊月腕间的手镯。

    悄无声息,手镯离开少女的手腕,变作剑索被他握在手里。

    不知道为什么,这根绝不普通的剑索,竟愿意听从他的命令。

    他心意微动,剑索如蛇般弹出,缠住赵腊月的身体。

    他从背上解下剑,想了想又收了回去,提起赵腊月向峰上走去。

    他的手法很巧妙,剑索与她身体接触的地方能够均匀受力。

    赵腊月被他提在手里,就像睡在吊床上,睡的很香,没有醒来。

    ……

    ……

    井九登峰,风格自然与赵腊月完全不同。

    他没有像赵腊月那样,谨慎小心,进三步退两步,时而左转,时而轻掠。

    他没有什么讲究,就是直接走。

    在山道上前行两步,他便遇到了一道剑意。

    啪的一声,清脆而且响亮,白衣上出现一道破口。

    他继续向前,没有一点停顿,仿佛无所察觉。

    在山道上继续前行,他的脚步越来越快,遇到的剑意越来越多,清脆的响声也越来越急。

    啪啪啪啪!如同暴风骤雨来临,又像是无数弓弦同时断开,又像是无数把剑在互相撞击。

    剑声连绵不绝,被剑阵隔开的区域被强行打通,声音在山崖间回荡,又无法传出峰去,渐渐混在一起,变得越来越低沉,越来越可怕,就像是雷霆一般,不停地扫荡着山道。

    如果这时候有人在这段山道上,只怕会被这万千道剑音集成的雷霆,直接震聋耳朵。

    赵腊月没有被惊醒,脸色红润,睡的极香,看来被井九护的很好。

    ……

    ……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夜色依然深沉,晨光未至。

    神末峰顶已在眼前。

    青峰绝崖之间,隐隐可以看到几处楼阁。

    井九停下脚步,揉了揉脸。

    从峰间一路闯到这里,撞破如此多道剑意,哪怕是他,脸也有些发麻。

    他的那件白衣很特殊,水火不侵,可抗飞剑,这时候也已经变得破烂不堪。

    数十道布条挂在他的身上,露出白玉般的身体,看着很狼狈。

    崖间忽然有风声,呜咽不停,异常悲切,仿佛鬼泣。

    数十团幽冷的魂火,从前方断崖的石缝里飘了出来,渐渐合在一处,显出狰狞而丑陋的脸,显得恐怖至极。

    “难怪墨池当年的绰号叫做冥灵,果然很难看。”

    井九看着那个散发着阴森气味的冥灵摇了摇头。

    很多年前,太平真人已入死关,人族皇朝与冰雪王国在兰陵雪原发生了一场修行强者之间的大战。

    掌门带着九峰的剑道强者尽数去援,青山便剩下些普通弟子留守。

    恰逢其时,卷帘人方面遗失了几分极重要的资料,那资料落在了冥师的手里。

    这位冥界大物,带领下属,通过资料上记载的青山大阵漏洞,潜入九峰之间,想要得到某样东西。

    他们没有想到,那样东西并不在上德峰的剑狱里,而是在神末峰上。

    冥师推演计算,觉得景阳应该在闭关,机会不可错过。

    景阳的一生,绝大部分时间都在闭关,所以他没有算错。

    但冥师没有想到,当他们刚踏进青山九峰的时候,四大镇守便同时醒了过来,于是景阳出关了。

    面对那些冥界强者,景阳一剑杀之。

    冥师也身受重伤,险些没能逃出去。

    这件事情因为牵涉到青山宗某个大秘密,又与卷帘人有关系,所以被遮掩的极严密。

    冥部自己当然不会宣扬这一次的惨败,于是直到现在,都没有几个人知晓此事。

    青山掌门回来后,觉得应该清除一下魂火的残余,至少也要把散布在神末峰顶四周的那些尸体处理一下。

    景阳觉得太麻烦,神末峰没有弟子,也不会有客人,何必多此一举。

    于是那些冥部强者的尸体就这样散落在乱崖间,直至被风吹雨打,变成白骨,然后化作尘埃。

    至于那些魂火的残片,则是留存下来,现在更是变成了怨灵一般的存在。

    这种魂火集成的怨灵,没有智识,只有怨意以及凶念,对普通弟子来说可能比较麻烦。

    但在井九眼里,这些魂火残余和灶台里没有燃烧干净的湿柴生出来的烟,没有什么区别。

    “散开。”

    他提着赵腊月向峰顶走去。

    经过那个恐怖的冥灵时,他没有丝毫停顿。

    那只冥灵发出刺耳的凄厉喊声,想要把井九吞入腹中。

    忽然,冥灵散体,变回数十团幽冷的冥火,那些冥火发出恐惧的尖叫,拼命地向着峰顶四周逃去,却没能逃多远,便无力地落在了崖石上,变成了数十缕青烟,就此消失无踪。

    “等它们凑在一起来弄,果然比到处找要简单很多。”

    井九这般想着,走进了峰顶的小楼,就像青山里的大多数建筑一样,小楼后面也有个山洞。

    这里便是景阳当年的洞府。

    楼阁用的自然是最珍贵的巨树实材,地面铺着白色的美玉,雕梁画栋却不显俗气,所有细节都透着完美二字。

    但很明显,这里已经很久没有人来了,无论是梁间还是玉石铺就的地面上,都蒙着层浅浅的灰。

    井九走到墙壁前,伸手转动了一下墙上的那颗夜明珠。

    伴着喀喀几声轻响,地面微震,不知是什么开始转动起来。

    清风徐至,把梁上与地面上的尘埃掀起,吹到楼外,很快,洞府里便变得纤尘不染,非常干净。

    井九把赵腊月放到地上,在楼内走了一圈,偶尔伸手摸摸石壁、廊柱还有那些器皿。

    最后他来到小楼正中,背着双手向四周望去,有些感慨。

    他没想到自己会这么早便能重新看见这些。

    赵腊月改变了他的计划,不过现在看来,感觉不错。

    他向洞府里走去,在尽头的石壁处轻轻一按,石壁悄无声息地开启,露出一方静室。

    石室里悬挂着数十件衣衫,以素色为主,看着颇为清净。

    井九的手指在这些衣衫间缓缓拂过,最后停下。

    他挑了件白衣,不算特别合身,勉强能穿。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