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大道朝天 > 第六章偏向故山行
    那位中年修行者叫吕师,出自青山第三峰上德峰,如今已经是承意圆满境界,因为前后两次冲击无彰境界未能成功,不得不暂时停下前进的脚步,如今在任南松亭门师,负责新入外门弟子的培养。

    以他的身份,本不需要亲自出来招募弟子,但最近这些年南松亭的弟子资质都很普通,远不如别处,这让他压力很大。

    现在他不指望能够做出怎样的大事,只求能够带出几位好弟子,或者可得师长赏赐丹药,再最后冲击一次无彰境。

    当他从九峰某处听到消息,这个偏僻的小山村里值得一观,很快便来了。

    他隐在青树间,观察着那名十来岁的小男孩,发现消息没有错误,哪怕只是远观,亦能感受到对方实乃良材。

    当他用剑识扫过,更是惊喜的无以复加——那名小男孩居然是天生道种!

    这等美玉良材,不要说大青山周边,即便是那些繁华州郡,甚至朝歌城,只怕也要数年时间才会出现一个,吕师哪里还顾得上会不会吓着那孩子,直接从夜色里现身,然而他还没有来得及开口说什么,便被另一件事情吸引住了注意力。

    那名小男孩受着惊吓,躲到了一名白衣少年的身后。

    他心生警意的原因是他在远处观察小男孩时,竟没有发现这个少年的存在。

    对方就坐在池边的躺椅上。

    第一时间,他的剑识落在那名白衣少年的身上,却发现对方只是个不曾修行的凡人,体内并无道种,这令他有些吃惊。

    当他的视线落在白衣少年的脸上,更是一惊。

    他在修行界多年也未曾见过这般美貌的少年。

    不要说朝歌里的那些世家子弟,就算是清容峰上的师妹,水月庵里那些出名美丽的女弟子也无法与之相提并论。

    修行界向来信奉一个道理:极致者不凡。

    无论高矮胖瘦或是别的什么外显,只要足够特别,其人便必有不同寻常之处。

    更简单的说法便是:事至极处必有妖。

    至于美之一字向来更受修行者推崇,无论是崖间的青松,如光的飞剑,只要极美,必有非凡内蕴。

    看着白衣少年绝美的面容,吕师哪能不动心,加强剑识再次查看了一遍,发现他道心尚稚,更谈不上道种的存在。

    白衣少年的年纪要比男孩大很多,道心却远远不如,天赋资质自然相差更远。

    吕师有些遗憾,不再看那名少年,望向柳十岁,问道:“你可知道我的身份?”

    柳十岁被这个忽然出现的陌生人吓的不轻,根本不敢露头,听着问话,哪里敢开口,只是紧紧地抓着井九的衣袖。

    井九从这名中年修行者的衣饰与背剑方法看出,对方应该是位三代弟子,境界距无彰境尚远,只是不知道对方的名字。

    这是很自然的事情。

    青山宗内门弟子与外门弟子加起来数千,除了上德峰那些老头儿还有昔来峰的的妇人们,谁能把全部人都认清。

    “无事。”井九说道。

    不知为何,听着这句话,柳十岁便觉得放心了很多,但还有些紧张,起身看着那名中年修行者,微颤说道:“难道您是……”

    吕师神情温和说道:“不错,我便是青山里的修道者,也就是你们日常所称的仙师。”

    听着仙师二字,柳十岁下意识里看了一眼井九。

    吕师以为他太过紧张,微微一笑,说道:“你可以称我为吕师。”

    柳十岁不安说道:“吕师……您来我们这儿做什么?”

    “我来问你,你可愿修大道,求长生?”

    听着这话,井九有些感慨,心想时隔这么多年,居然还是这句话,连一个字都没变。

    柳十岁呆呆地站了半天才醒过神来,结巴应道:“……自然是……愿意,只是……”

    平日里毫不起眼的乡村少年被青山仙师看中带走,这是山村里流传无数代的最美好的故事。他从小就听着这些故事长大,整个人都傻了,哪里生得出反对的意思,只是就像他话语里说的那样,只是……

    他望向小院,稚嫩的小脸上有些犹豫与挣扎。

    吕师非但不生气,反而更觉安慰:“修道虽非凡间事,但我们不是那些僧人,红尘亦可蹈,自然不会断绝天伦。”

    柳十岁有些不安说道:“真的?”

    吕师微笑说道:“稍后自会与你父母言明,往后也会给你时间回乡探亲,若你将来无法入内门,便需操持门派俗世事务,自不会缺银钱,更可以时常回家,想要照顾乡里,只是举手之劳……不过,我觉着你不会有这种机会。”

    很明显,他对柳十岁的天赋资质非常看好,坚信不疑。

    柳十岁望向井九。

    吕师有些意外。

    井九站起身来,说道:“想去就去。”

    柳十岁一脸喜色,说道:“是,公子。”

    吕师的意外变成讶异。

    在这样偏僻的小山村里,为何会有这样一个漂亮的公子哥?

    他看着井九,忽然说道:“你呢?可愿意随我修大道、求长生?”

    ……

    ……

    隔着一堵墙,柳氏夫妇的对话声与哭泣声不时传来。只是他们记着仙师的提醒不敢惊动村里,所以把声音压的很低。

    井九坐在窗边,看着夜空里的星星,沉默不语,不知道在想什么。

    那个叫吕师的家伙明天清晨便会来带柳十岁……还有他去青山宗。

    柳十岁在收拾行李。他是个很勤快的孩子,但收拾行李这种事情还是第一次。不过小脸上的茫然不是因为这个原因,而是因为受到了太大的精神冲击,还没有完全醒过神来。或许正是因为如此,他没有想到井九并不是仙师这个事实。

    “难道这样就行了……”

    小男孩还有些结巴:“那位仙师不需要时间看看我的……品德?”

    井九看着窗外星空,说道:“心性。”

    柳十岁说道:“对,就是这个词。”

    井九说道:“这种事情当然只看天赋,心性随年月而变,如何看?再说难道你还真以为仁者无敌?”

    柳十岁摸摸头,说道:“难道不是吗?书里都是这么说的。”

    井九没有转身,说道:“当然不是,无敌者才无敌。”

    柳十岁听不懂这句话,看着他的背影,却忽然感受到一种寂寞的感觉。

    ……

    ……

    清晨时分,天蒙蒙亮,朝阳还远在群峰的那边,不知何时才能起来。

    吕师来了。

    柳氏夫妇送柳十岁到了院前,无声地抹着眼泪,有些难过,更多的还是高兴。

    脚步声响起,井九从屋里走了出来,晨风轻拂白衣,两手空空,什么都没有带。

    看着这画面,柳氏夫妇不禁想起一年前,他走到村口时,仿佛也是这般模样。

    柳母看了柳父一眼,欲言又止。

    柳父用警告的眼光看了她一眼,恭敬说道:“公子,要不要带些路上合用的东西?十岁背得动。”

    井九没有理会,背着双手向院外走去。

    吕师在院外看着这幕,微微皱眉。

    没有人知道,厢房后的水缸里,有半颗淡青色的丹药,正在慢慢地融化,直至消散于水中,再也无法看见。

    吕师带着井九与柳十岁走进了晨雾里,很快便消失无影。

    柳父柳母抹着眼泪走回院里,忽然不知道该做些什么,怔怔地站了半晌,才起身开始打扫庭院,烧水做饭。

    无论是煮粥还是泡粗劣的大叶茶,用的当然都是缸里的水。

    直到这时,柳母才发现屋里少了样东西。

    那把竹椅不见了。

    ……

    ……

    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吕师没有选择驭剑飞行回青山宗,而是步行。

    柳十岁当然想不到这些,因为他就没想过世间有人能够驭剑而行。

    井九却很清楚,这位青山宗三代弟子现在是承意圆满境界,按道理能够轻松自如地驭剑而行,哪怕带着两个人也不是太难。

    那此人为何要坚持步行?担心被别的修道者看到飞剑的痕迹,会惹来麻烦?

    井九不明白,在他想来,虽说现在的青山宗一代不如一代,也不至于如此。

    山村距离青山宗山门最多不过百余里,青山宗弟子在这种地方还需要如此谨慎,那完全就是怯懦。

    吕师不知道井九在想什么,带着一大一小两个少年向雾里群峰赶路,沉默而低调。

    第三日,穿过一片大雾,视野骤然明朗。

    无数座青峰出现在眼前,有的秀美,有的险峻,有的山峰石壁光滑如镜,完全无法攀行,峰顶却有人烟。

    传说中的青山九峰就在其间?

    柳十岁惊叹连连,井九却看都没看一眼。

    三人顺着由青石铺成的山道向峰间去,不多时便看到一座石门。

    石门样式简单,上面布满青苔,自有古意,横匾上隐约可以看到南松亭三字。

    这里便是青山宗的南山门。

    看到这座山门,吕师的脸上露出笑容,明显放松了很多。

    山门幽静,密林里的鸟声也不烦人。

    山门下方有一张木桌,桌上摆着笔砚纸张,一个穿着灰色剑袍的男子趴在桌上睡觉。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