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傲天弃少 > 第459章 修行盛况
    张沐阳扫了几眼问道:“方正大师,咱们的船呢?不会也让咱们在这里等着吧,怎么连个接应的人都没有。”

    方正和尚看了张沐阳一眼道:“本来咱们计划是昨天来,但是耽搁了,所以船被别人借走了。”

    张沐阳歪头看了眼方正和尚,咱可不背这口黑锅,他刚要回怼一句,就有一武士打扮的东瀛人走到近前,用东瀛话说道:“你们是来自华夏支那么?”

    张沐阳虽然对东瀛话不怎么精通,但是勉强还能听懂一二,就算听不懂,对支那二字,还是比较敏感的。

    所以在这东瀛武士说完之后,张沐阳一巴掌已经扇了过去,那东瀛武士显然没想到张沐阳会直接动手,躲闪不及下,被张沐阳扇的原地转了几圈。不等他发怒,就听张沐阳道:“会说话么?你这小鬼子再重复一句我听听。”

    他这一巴掌,不禁东瀛人没想到,就连跟着他的华夏小伙子都没想到,这位火气这么大。

    挨了一巴掌的东瀛武士,稳了稳之后,怒道:“八嘎。”

    “啪!”

    小鬼子的话没说完,张沐阳上去又是一巴掌;“你耳朵聋么?重复错误。”连续两巴掌之后,他们这里的冲突,引起了周围人的侧目,而那个挨打的小鬼子也怒了,腰间的武士刀直接拔出,准备朝张沐阳动手。

    张沐阳双手抱怀,挑了挑眉毛,意思小鬼子动手,看到这一幕的特九局小伙子们,一个个摆出战斗姿态,他们虽然不爽张沐阳,但这毕竟是内部矛盾,来了东瀛那就要一致对外。而且张沐阳刚刚的出手,他们看着还挺爽的。

    就在双方矛盾一触即发时,方正和尚和另一从远处赶来的东瀛武士拦在了众人中间。

    “阁下是什么人?怎么敢在这里闹事。”新赶来的东瀛武士,用蹩脚的中文问道。

    张沐阳眉毛一挑道:“你丫都用华夏语了,你问我是什么人?智商有没有。”

    东瀛武士:“……”他沉默了两秒后,重新组织语言道:“阁下为什么打人,这有违我们双方之前签订的条约。”

    张沐阳冷笑道:“你怎么不问问,他刚才放了什么狗屁,胆敢侮辱我华夏,你们东瀛是想开战么?”

    卧槽!他的这句话,把身边的方正和尚也吓了一条,他们这次可是来参加遗迹,来寻宝的,这活动没开始,怎么就要开战了。

    面对张沐阳的咄咄逼人,对面的东瀛人脸色几变,他很想超张沐阳出手,但最后还是忍住了,不得不说东瀛人在这个忍字上,还是有意思的。尤其是在他看过张沐阳之前的资料之后。

    东瀛武士强忍下怒气道:“抱歉阁下,如果他刚才有什么做得不对的地方,我代替他向你道歉。”

    张沐阳轻笑一声道:“看在你这么乖巧的份上,饶他一命,我们的船呢?”

    虽然因为忌惮张沐阳的实力东瀛武士没有动手,但是并不意味着,他就被张沐阳给吓趴下了:“因为你们错过了上船时间,所以你们只能等下一批。”

    张沐阳眉毛一挑,上前一步道:“作为五大流氓,我如果记得没错的话,你们应该安排有专门的船只吧,谁给你胆子,把我们的船借给别人使用,现在我没工夫跟你扯蛋,马上给我安排船,老子要去捡宝。”

    武士瞪着张沐阳道:“张先生,我刚才已经说了,是因为你们迟到……”

    他的话还没说完,肩膀上已经多了一只手掌:“你是不是对我刚才说的话理解错误,我说马上安排船。”张沐阳说话的声音不大,但是东瀛武士的额头上却满是冷汗,肩膀上传来的剧痛,几乎让他软到在地。

    他很想反抗,很想直接抄起家伙跟张沐阳干上一架,这么太欺负人,但是他不敢,最起码他不敢在这个时候,公然和张沐阳起冲突,尤其是在知道张没有用的一些传闻后。

    所以他只能认怂,半个小时候,张沐阳一行人登上了一艘游轮,本来可以承载数百人的游轮,被张沐阳他们十九人独占,至于这艘游轮本来是安排给谁的,张沐阳并不在乎。

    坐在船上的雏鸟们,对张沐阳刚刚的行为褒贬不一,虽然刚刚硬怼东瀛的感觉很爽,很有面子。但是行事这么张扬嚣张,不符合华夏人一贯的中庸之道,尤其是几乎以蛮横的手段,抢了一艘本属于别人的游轮。这已经属于四处树敌了,在国际上本来盟友就少的可怜,现在又多了一些潜在的敌人。如果在加上东瀛人在后背推波助澜,恶意宣传,张沐阳这些人,在遗迹还没开启之前已经成了很多人的公敌。

    所以他们心中更加认定,张沐阳就是一个行事张扬不知所谓的镀金官二代。他们的这点心思,张沐阳并不注意,他现在正站在船头,拿着一壶神仙醉喝的痛快。

    方正和尚走到他身边,神色欲言又止,张沐阳见了直接道:“老和尚,你是觉得我刚才行事过分了么?”

    方正和尚双手合十,唱了一句佛号,道:“张先生的行事和尚还是明白的,不管我们怎么做,该敌视的人还是会敌视,这些外国人,对咱们一直不安好心,我们秉持的中庸之道,在他们的眼中就是好欺负的意思,既然这样,不如强硬一些,也让他们知道知道咱们的厉害,咱们过的也舒心一些。”

    张沐阳诧异的看了和尚一眼,这老和尚的觉悟倒是不错,他扫了眼那些雏鸟后道:“除此之外,还有一点,进入遗迹之后,迟早会因为利益大打出手,我这么做,就是提前给他们打个预防中,省的对外人抱有幻想被人暗害,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是他们的第一课。”

    对于张沐阳的这个解释,老和尚更为诧异,他刚想说这可不是你的风格,就看不远处隐隐有一艘小艇急速而过,在小艇上站着一人,金发碧眼,身着蓝色长袍。

    在路过张沐阳等人游艇旁边时,轻蔑一笑。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