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傲天弃少 > 第441章 谁特么干的
    既然他们是来这里搞事请的,刚刚有特么对自己不恭敬,那自己为什么不陪他们玩玩呢?张沐阳可不是一个喜欢吃亏的主儿,你想想越国佬就因为伤了他兄弟,他就那和两把西瓜刀,从南砍到北,从东追到西,一路尸横遍野,几乎将越国修行界屠虐一空,剩下的几只小猫咪,还是他故意留下的棋子。

    现在这帮英伦佬找上门来作死,还想在他的眼皮子地下搞事情,张沐阳能惯着他们吗?当然是不能的,他不是他们的爸爸。所以他一个电话出去,便打听清楚了,这帮英伦佬住在哪家酒店,每个人住在哪个房间,今天又做了什么,就连他们几点吃饭,吃的什么都调查的一清二楚。

    当然这些对张沐阳的帮助其实并不大,只是张家人好不容易等到张沐阳让他们帮忙去做事,一个个哪敢大意,如果不是觉得实在没必要,他们或许还会把他们穿的什么颜色内裤都给查出来。

    张家现在在中海的势力,甚至比张沐阳印象当中都要大一点,只是平时不显山不露水罢了,一旦这台机器发动,将爆发出恐怖的能量。在打听清楚这些消息之后,张沐阳便准备开始下一步的动作。

    谁说偷东西就非要等天黑,张沐阳开车到了英伦佬住下的酒店,神识简单一扫,便基本上看清楚了他们现在的状态,只是张沐阳在利用神识侦查时,似乎被那个红衣主教察觉到了一丝的异样。这货战力虽然不高,但是感应还是很灵敏的。不过也只是有点感觉而已,好似第六感一样,他并不确定是不是有人真的在监视自己。

    这货倒也是个小心谨慎的,为了防止发生什么意外情况,特意叮嘱了随性的众人,让他们小心一些。原本有些自大的这帮英伦佬,在被张沐阳结结实实教训了一顿之后,变的老实谨慎了许多,在进入房间之后,居然布置下了一些防护阵法。

    张沐阳冷笑一声,以为这样就能挡得住我,今天我就让你们见识见识,什么叫华夏神偷,根据之前打听的消息,和刚刚神识的侦测,这帮英伦佬身上,每个人都应该有不错的法器,尤其是那个红衣主教,在他身上,张沐阳能明显的感觉到一股灵气的波动,看模样应该至少有灵宝级别。

    炼器是不可能炼器的,自己动手太累,自己又这么懒,只有打打秋风,借走别人的法器改造成自己的,只有这样才能当一个合格的咸鱼,更何况修士偷东西能叫偷么?这个叫拿,对方技不如人,只能低头认倒霉。

    在一阵自我安慰之后,张沐阳潜行进了酒店,在酒店当中等了一阵,趁着他们出去吃饭的空隙,进了他们所入住的房间,这帮人也不知道是不是公款吃喝,虽然只有七个人,居然包下了这所酒店里所有的总统套房,财大气粗么?有你们哭的时候。

    这帮英伦修士,虽然在房间里设下了阵法,但是在张沐阳面前,一切都不是问题,虽然华夏修行界于英伦魔法师,在修行和阵法上,有着不同的简介,但是大道殊途同归,这些小把戏,还是难不住张沐阳。

    巧妙避开他们设下的阵法之后张沐阳将他们留在房间里的东西,全都席卷的一干二净,只不过他虽然收拾的快,但却并没有找到什么太有价值的东西,张沐阳撇撇嘴,看来真正的好东西,还是藏在他们这伙人的身上了。

    既然是这样,那就玩点更刺激的,就当是原来兴盛一时的农场偷菜。

    张沐阳离开他们的房间,在酒店里找了一身服务生的衣服,默默等在楼梯口,然后轻轻触动他们之前留下的阵法。顿时,还在酒店里享用华夏美食的几个英伦佬全都有了感应。

    “难道有人潜进他们的房间?”几个人相互对视一眼之后,急急往楼上赶去,虽然房间里没有什么珍贵的东西,但是他们也决不允许有人冒犯他们的尊严。

    他们这七个人分成三组,一组乘坐电梯,一组走楼梯上楼,一组留守在他们吃饭的地方,观察有没有形迹可疑的人。

    看他们这么分兵而行,张沐阳撇撇嘴,还算不笨,不过就是自己麻烦了一点,他等在楼梯口,和赶过来的几个英伦佬打了一个对面,就在交错而过的时候,张沐阳悄然啊出手。

    在不知不觉间,对他们使用了一个小小的幻术,然后神不住鬼不觉的,将他们身上所有的法器包括现金在内,全都拿走,在偷完这三个之后,张沐阳身形一晃,用同样的手法,拿走了他们身上的东西。最后只剩下红衣主教、

    鉴于这货修为稍高。再加上警惕性很强,所以张沐阳没有贸然行动,而是在等了一个合适的机会后,在他转身愣神的刹那间,施展幻术,让他不曾察觉的陷进幻术当中,而后取走他身上的法器。

    虽然过程当中稍稍有些麻烦,但还是成功搞定,将他们这帮人的一干法器全都收入自己的乾坤袋周,而后飘然离去,直到半个小时之后,红衣主教才察觉了一丝的异样。

    看着空空如也的房间,和自己身上消失一空的法器。红衣主教直接怒了:“这特么谁干的,太过分了,简直欺人太甚,欺人太甚。”

    他环顾四周,看着一脸蒙逼的众人,再看看周围,怒火中烧,这一定是有人故意的,一定是的,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还能在他们意识清醒的情况下,将他们身上的法器都拿走,毕竟是一修为绝高的人。

    只是他在心里回想了半天,也没有察觉出哪里有异样。到最后实在没了办法,他只能去找特九局:“霍昂莱德你去马上联系特九局,马上。”

    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此时已经躺在张家的软榻上,开始处理这些赃物,虽然来的不是光明正大,但是感觉确实不错。怪不得会有那多人有偷东西的嗜好。

    这件事虽然不对,但确实爽,他现在都能想想那红衣主教现在的表情,就在他把那些赃物刚刚处理到一半的时候,他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