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傲天弃少 > 第394章 狐疑
    这次在金矿这件事上,他们段家虽然吃了一个闷亏,但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张家的势力张沐阳的名声,他们算是明白了个通透,换一个思路看来,也是一种机缘。

    段炳文想了一阵后,心中暗中定计,既然事情到了这一步,那就索性送佛送到西,反正那个物件,落在他段家手里,也不见能有什么作用,不如送给张沐阳,借助这次的人情,换个更大的好处出来。

    想清楚这些之后,段炳文起身要先回石城一趟,那件东西自从落到他的手里,还不曾被别人知道过。

    段炳文的这些心思,张沐阳现在自然是不知道的,这件事对他来说,只是完成老爹给安排的事情,并没有太过于深究的念头。

    从酒店出来,也没有回张家,而是带着人参娃娃直接去了机场,路上本想给哈士晨发个视频,可谁知道人家根本不吊直接拒绝,末了发来一条信息,说不要打扰她和白灵儿的二人世界。

    张沐阳砸了咂嘴,熊孩子啊熊孩子,想绿你哥,你还嫩了点,看来上次自己教训的还是轻了,这回要是让自己再抓着,那就让她知道知道什么叫满脸桃花开。

    收了手机,张沐阳靠在椅背上,歪头看着车窗外景,那股寂寥的心情又升了起来,自己还是真是劳碌命,刚想给自己放个假,当一会咸鱼,麻烦事就不停的出现。仔细一算,自己在飞机上带的时间,比在家里都多。这次乌拉省的行程结束后,说什么也得在家里多呆几天,他是真的感觉有点累。

    正当张沐阳赶到机场准备登机的时候,候机大厅里突然传出消息,因为乌拉省地震,飞往那里的航班全都暂停。

    这下子,大厅里很多人都炸了,这不是耽误事么?不过除了有少数人**叨之外,大家也能理解,毕竟那边发生了自然灾害,安全第一,而且空出航线,方便抢险救灾。

    不过,张沐阳却从中看出了一丝异样,根据哈士晨说的,这次的地震根本没有发生在人烟密集的地方,也就是说城市里只有些震感,并没有太大的危险,而这次政府直接停了所有飞往乌拉省的航班,那就说明,乌拉省那边可能出事了,而且是政府一时间不好解决的事情。

    这个念头刚刚升起,张沐阳的电话便响了,拿出一看,不禁一乐,心道:“就知道你小子要打电话。”

    “戴副局长有什么吩咐啊。”

    “沐阳你现在在哪?”

    “你猜。”

    戴长生:“……”你好歹是华夏现在修行界第一人,这么皮真的好么?初次见面时的高冷形象呢?都巴拉出锅了么?声音顿了顿后道:“乌拉省出事了,需要你要亲自赶过去处理。”

    “到底出了什么事?”

    “暂时还不清楚?”

    “嗯?”戴长生这个回答出乎了张沐阳的意料,发生了这种事情,堂堂特九局居然半点消息也没有?眉头微微皱起,看来这次的情况,还真有点意思了。

    果然,戴长生随后解释道:“总部派了几波人马进去,可都是有进无出,包括通讯设备也全都失联。”

    张沐阳眼睛眯了眯道:“知道了,我现在在中海机场,有飞机么?”

    “你等一会,我联系一下。”戴长生也没多话,过了三分钟后,他回过消息道:“十五分钟后,有一架军机路过,我安排人去接你。”

    “好。”

    挂断电话后,张沐阳又给哈士晨和白灵儿分别去了电话,果然全都不在服务区。捏了捏自己鼻子,张沐阳又给沈龙发了消息,他们那里距离乌拉省最近,如果有什么情况,他那里也会有消息传来。

    这时贵宾休息室里,急急走来两位军人,其中还有一巾帼英雄少校军衔,进到张沐阳身边问道:“请问,您是张沐阳少将么?”

    张沐阳打量了二人一眼,男的国字脸,四十岁左右,身材雄壮,走路时虎虎生风,脸上有一道刀疤。平添了三分狠辣之色。而那女子,面容冷艳逼人,虽然是一身戎装,但那凹凸有致的身材,仍旧是展露无疑。

    他拿出自己特九局的证件扔给那女少校检查后说道:“是我。”

    女少校认真的检查了张沐阳的证件后,虽然有些诧异张沐阳的年轻,但还是朝张沐阳行了一个军礼。道:“首长好,十八集团军长风特种部队,余若男,陈昇奉命前来,请您跟我们走。”

    张沐阳说道:“明白,走吧。”

    他抬脚走了几步,却见这俩军人脸色有些犹豫,眼角时不时的扫向张沐阳身边,正咔咔啃着一根棒棒糖的人参娃娃。

    那女少校纠结了一下道:“那边情况危急,这孩子是不是先留在这里,您放心我们会安排人专门照看,或者帮您送回家里也行。”

    原本啃的正开心的人参娃娃,一听要把它给送回去,顿时冲着女少校扮了个鬼脸,它使尽手段,好不容易才让张沐阳把它带出来放风,那会轻易回去。

    张沐阳拍了拍它的脑袋,让它不要作怪,解释道:“不用,它也是修士。”

    “修士?这么小?”他们疑惑的看了张沐阳一眼,心里有些不信,毕竟人参娃娃的扮相,只有五六岁的模样,哪知道它已经修行了上千年。

    尽管他们两个人心里还有疑惑,但既然张沐阳说了,他们也不好在反驳,来的时候,上面已经有了命令,一切听从张沐阳的指挥。

    上了飞机后,张沐阳闭目养神,重新回忆回忆,在自己的印象当中,这乌拉省到底发生过什么事情。

    而在飞机的另一舱室里,有几个军人正在议论纷纷。

    “陈若男你们确定没接错人?那小子看样子细皮嫩肉的,最多也就是二十岁,而且还带着一个孩子。”

    “是啊,这次行动危险的很,而且咱们还要去总部报道,别给接错了人,受处分不说,耽误了行动,那可就糟了。”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