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龙8国际 > 傲天弃少 > 第350章 你不敢杀我
    看着他们三个一改刚才的苦逼脸,张沐阳问道:“听到警察来,就这么开心么?”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刚才张沐阳那一巴掌大傻了,还是觉得自己是警察,来的都是自己小弟,警装男脸上带着几分怪异笑容道:“哈哈,哈哈,警察来了,你还敢杀人么?警察来了。”

    尽管脸上带着伤,尽管每次笑都会牵动伤口,带起一阵剧痛,警装男还是忍不住大笑,只要警察来了,他绝对不敢杀了自己,就算他们牵扯到血莲教,但只要是走正轨司法程序,他就有信心活命,甚至全身而退,也不是不可能。所以他笑了。笑的不仅诡异,甚至还有些癫狂。

    对于他的这种情况,张沐阳并没有反驳,而是轻轻抬起一掌,直接将那富商给毙了。若是那富商现在还能思考或者说话,心里肯定是一阵MMP,我特么在旁不吭声,也躺枪么?

    原本还在狂笑的警察男,笑声戛然而止,好似他的嗓子被什么堵住了一样,眼睛圆睁。

    刚才还跟他在一起聊女人的富商,就这么挂了,他的那张老脸,就这么直直的对着他,还没闭合的眼神里,全是不可置信。

    随着富商的身体噗通一声到底,屋里原本的那些陪酒女,全都尖叫出声。

    “啊!!!”

    “杀人了!”

    “杀人了。”

    “……”

    可不管他们再怎么叫,外面也没人答应,这家会所里的所谓保安,早已经被白灵儿刚刚全都放倒。

    警装男现在疯狂的咽口水,手指不停的发抖,这是他紧张到极致的表现,之前他虽然害怕,但却不认为张沐阳真的敢杀人,毕竟他们身份不一样。但是现在事实就这本摆在眼前,尸体就躺在他的眼前,由不得他不信。

    他真的想不通,张沐阳为什么还敢杀人。即使他有修为又如何?难道还能凌驾政府之上?要知道这不是偷偷摸摸的杀人,官方有时候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是在赤裸裸的挑衅权威呐。

    “怎么不笑了?”

    张沐阳慢吞吞的问道。

    警装男瞪着眼睛不说话,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心底开始升起一阵阵的绝望和后悔,自己嘴贱什么呢?自己为什么之前得到教里的消息不走呢?自己为什么要加入那血莲教呢?如果他没有走这一步,也不会沦落到今天这样的下场。

    “噔噔噔!”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楼梯间响起,一队人马直扑这间包厢,随着他们的脚步声越来越近,那警装男的死亡时间也就越来越近。不用张沐阳说,警装男也明白,他就是在等,等外面的人进来了,张沐阳才会杀了自己。

    之前那些被他引以为救醒的警察,现在成了他的催命符,听着越来越近的脚步声,警装男的脸色越来越惨白,身子开始不住的颤抖。在这生死之间有大恐怖,一般人或许可以接受死亡,毕竟那是一瞬间的事情,但是绝对接受不了,等待死亡的那几秒。那其中的煎熬,足以把一个人折磨彻底疯掉。

    所以,警装男不等外面那些人进门,就自己把自己给吓死了,临死之前,屎尿齐流。房间里瞬间充满一股臭味。

    张沐阳看着他的尸体,满是嫌弃。而跪在一旁的邓姓男人,现在也是哆哆嗦嗦,把头直接摁在了地上,闭着眼睛,不敢去听张沐阳说什么,更不敢去看。唯恐自己也跟他们一样,不是被拍死就是被吓死。

    “砰!”

    的一声,原本就敞开的房间门,被人重重拍了一巴掌,戴长生一手扶着大门,一手扶着自己的腰,喘着粗气说道:“沐阳,手下留人。”

    张沐阳扭头看着他道:“你来的到及时,正好还有一个,你再等等。”

    “哎,哎沐阳,你听我说,你把这个人交给我,我保证公平审判,而且我还要利用这小子,把血莲教剩下的人给挖出来。”

    张沐阳笑了笑说道:“不必了,他刚才把他所知道的已经全都告诉我了,我会给你留个备份,至于他,呵!”

    张沐阳手掌朝着那姓邓的官员轻轻一捏,吧嗒一声,尸体倒地。

    “沐阳你……哎!”

    戴长生看着倒在地上的三具尸体,张了张嘴轻叹一声,而跟着他进门的那些特九局人员,和当地的警察,全都愣住了。

    或许特九局的人,还知道一些关于张沐阳的传闻和消息,明白这位大佬到底是什么体量级别人物,但是那些当地警察不明白啊。

    一个个目瞪口呆,哑口无言,地上躺着的三个人,他们知道的太清楚了,都是蓉城乃是整个蜀州的风云人物,实权人物,居然身死在这里,几乎就是当着他们的面给干掉的。

    一时间他们有些手足无措,要依照往常,或者说他们的职责,他们应该上去抓人,但想想特九局都TM歇着呢,他们谁敢造次,而且摆明了人家说有恃无恐,他们才不上去触碰那个眉头,所以一时间,房间里落叶可闻,就连呼吸声都很少,至于刚才还在鬼叫的那些陪酒女,现在一个个都已经痴傻了。

    张沐阳拍了拍戴长生的肩膀说道:“剩下的事情就交给你了,随后血莲教的事情,我会发消息给你。”

    “你倒是会使唤人。”

    对于张沐阳戴长生是没脾气的,只能抱怨几句,而且还是抱怨他让自己劳累,至于刚才的三条人命,完完全全的忽视掉。

    “那要不你再送我们一程?去飞机场。”张沐阳听了后,贱嗖嗖的加了一句。

    汽车的轰鸣声,在公路上不断的回响。

    戴长生亲自开车坐在前面,回头瞄了眼正在亲亲我我的俩人,心中不满更甚,刚才血莲教的事情,不卖我面子也就算了,谁让他们作死惹到你头上,但是先虐狗就是你们的不对了。

    他咳嗽几声道:“注意影响,我正开车呢?我告诉你们啊,虐狗是不对的关爱单身狗人人有责,小心爱狗人士找你们麻烦。”

    张沐阳等他一眼道:“别逗了,狗到你这个年龄早死了,而且我家之前养过狗,人家的配种几率,比你多太多了。”

    咔嚓!

    戴长生只觉得自己的心脏又被人插了一刀,他深吸一口气,强行转移话题道:“血莲教的事情,你计划怎么处理。”
龙8国际